笔趣阁

第四十九章 耳听不实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苦涩一笑:“苏靖会不会因为我动手先不提,你为我动手又有什么意义?咱们俩认识的时间加在一起,好像还不超过一个星期。再说了,你是邪尸,而我是绝阴之体,我们本来就是天敌般的存在。”

????孙庭意味深长的看着我,问我他和其他邪尸之间有什么不同。

????我想了想:“你有理智?”

????“没错,就是因为这一点。但是抛开这一点来说,我和其他邪尸又没有什么区别。我也无法反抗天性,得到绝阴之体就是我的天性。既然我不能杀你,那么我就要用另一种方式得到你。”

????“什么方式?”

????“苏靖的方式!”

????“疯了,你们都疯了!”我忍着肩膀上的疼痛,起身下床。

????我本打算立刻离开,远离这些疯子,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想起血祭尸体,不由停了下来。

????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已经把那些血祭尸体转移了吧?”

????孙庭干脆利落的回答了我:“既然连你都能发现,又岂能瞒得住苏靖的眼睛,转移是必然的决定。”

????我早就猜到了这一点,因此并没有太大的反应,淡淡道:“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血祭尸体,为什么还不毁了他们?对你来说,只要动动手指头,就可以一劳永逸了吧?”

????“你想的太简单了。”

????我听到孙庭往我这边靠近的声音,而且一直走到一个离我很近的距离,我的后背仿佛都能感觉到孙庭的体温。

????“当初的七椁龙棺,乃是无上至宝,才能够镇压住我们七具邪尸。既然血祭尸体能够再次镇压住我们,无疑说明这些尸体较之七椁龙棺也差不到哪去。”

????听到孙庭的话,我不禁回想起他之前对我说的一些话。

????血祭的尸体,每一个都代表着不同的人格,五个人基本就囊括了普天之下所有人的人格与人性。

????再加上我的绝阴之体,和体内的冥王之子,自然可以相媲美七椁龙棺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说,血祭尸体不能轻易毁掉?”

????孙庭轻笑一声,似是苦笑:“以苏靖的性格,他怎么可能轻易把血祭尸体给我?就算给我,也早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。五具已经血祭尸体的灵魂,都已经被苏靖索走,剩下的只不过是五具已经尸变的行尸罢了。”

????在孙庭说到这的时候,我感觉他竟然用手碰了我的腰一下,似乎想要从后面抱住我。

????我赶紧往前迈了一步,与他拉开距离。

????“对不起,我说过我抗拒不了天性,你的身体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。”孙庭发出一声窘迫的笑声,继续说道:“现在,那五具尸体无疑是烫手的山芋,毁了它们,血祭尸体就变成了血祭灵魂,而恰恰所有的灵魂都在苏靖手里。倘若不毁掉,之前在腾龙公司发生的事,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????我心里冷笑不止,或许现在苏靖论实力,不如邪尸,但是论智谋,苏靖却依旧不是泛泛之辈能够抗衡的。

????对于苏靖的老练狠辣,我是切身的领教过。

????孙庭被苏靖算计,我一点都不意外。

????“那我呢?我在这中间,究竟扮演什么角色?还有其余的六具邪尸,又在何处?”这两个问题是我最关心的,也是最重要的,我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????“不如咱们做个交易?”

????“我讨厌交易。”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孙庭的交易,甚至懒得知道交易的内容是什么,因为当初我就是因为苏靖那该死的交易,才变成现在这副摸样。

????“你先别急着拒绝。”孙庭语气突然变得很温柔:“我和苏靖不同,苏靖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但对我来说,只要你不死,我就高枕无忧,所以咱们俩才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我绝不会害你。”

????“我保留怀疑的权力。”我理智的说道。

????“当然,现在我可以说我的交易了吗?”孙庭竟然把嘴巴靠近了我的耳朵,说话的时候,由于我的六感没有完全觉醒,白玉蟠龙又碎了,因此我感觉到的是热风,而不是阴人的冷风。

????耳朵很痒,我忍不住扭头,没好气的催促孙庭赶紧说交易内容。

????“做我女朋友,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全部。”

????听到这不知道是愚蠢还是无耻的交易内容,我心里竟然产生一丝难以忍耐的厌烦感。倒不是说讨厌孙庭,而是讨厌男人这种只知道在女人身体上做文章的习惯。

????孙庭是这样,就连那个冷血无情的苏靖也是这样!

????“不可能!”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孙庭的追求。

????原因很简单,一是女人从来不是男人的附属品,表面看,孙庭的追求似乎比苏靖更文雅高尚,但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着太过深沉的利纠葛。二是与孙庭这种变相的联盟,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。

????最重要的一点是,孙庭在这种特殊的时刻,提出这样特殊的追求,势必有着更为恐怖的目的。

????“你不用急着拒绝,我会给出足够的诚意,让你重新判断!”孙庭的表情竟然轻松写意,很是淡然。

????从孙庭欲擒故纵的话中,我感觉得出,他在挑逗我。这是雄性追求雌性惯用的手法,我早已经屡见不鲜。

????说实话,被孙庭这种男人挑逗,放在以前,我绝对会心跳加速,几招就败下阵。毕竟这种又帅又暖又多金的男人,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????但是此时此刻,我唯一感受到的只有烦闷!一种被玩弄于鼓掌,却无法脱逃的羞辱在心里弥漫!

????想到‘羞辱’这个词,我竟然吓了一跳。

????古代的贞洁操守不必提,我作为现代女性,自然不会把所谓的男女授受不清看的太严重。

????凭什么只许男人拈花惹草,不许女人风流快活?

????但是,有一个情况下,女人却把贞洁看的比命重要,那就是在女人结婚之后!

????我和苏靖的婚姻,明明已经结束了,但是此刻我却发觉,自己根本就没有走出那个围城,甚至越陷越深了!

????在我迟疑之时,孙庭的眼神也一直注视着我:“你还忘不了苏靖对吧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猛地扬起巴掌,毫无征兆的打在孙庭的脸上,我不想让孙庭继续说下去,也不敢,因为那样我的心会很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