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一十三章 新的身份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的看向梅姐:“你看,咱俩想低调也不行了。”

????梅姐笑了笑,将遮阳帽带在头上,遮住她很有韵味的芳华容颜,调侃道:“男人都太肤浅了,看到美女,就管不住自己的荷尔蒙。甭管年纪大小,都这个样子。哎,有的时候长得太漂亮,也是累赘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白了梅姐一眼,没好气道:“你这是在拐外抹角的夸自己呢。”

????梅姐耸了耸肩,不以为然道:“哎,男女和女人都很好色,只不过女人比较内敛一点,不容易那么放肆。要是女人们也这么大胆就好了,真可惜,从来没有女人来占我的便宜。”

????要不是梅姐提起来,我都忘记,梅姐的性取向和普通女人不同。我双手护胸,故作惊吓道:“梅姐,去了哈市以后,人生地不熟,为了安全起见,咱俩肯定要住在一个房间,到时候你可别对我图谋不轨啊!”

????梅姐露出一抹阴笑,小声道:“现在才知道?晚了,到了以后,我就要睡了你!”

????“哈哈哈……”

????我俩不由笑了起来,突然觉得这场旅行,变得很轻松自在。

????我看向车窗,注视着不断后退的景色,已经逐渐变得陌生的环境,不由叹了口气:“要是苏靖也来就好了。”

????梅姐拍了拍我的手,以示安慰:“苏靖还在养伤,等他伤好了以后,肯定会来找你,咱们先去等着便是。”说到这,梅姐突然想起什么,压低声音,小声道:“对了,你知道我们选择坐火车,除了为了掩人耳目之外,还有什么原因吗?”

????“还有原因?”我楞了一下,扭头看向梅姐,惊讶道:“快说说。”

????梅姐嘴角上扬,神秘道:“这列火车上有一个人,将会对我们帮助很大。”

????“什么人?”

????“检票员。”

????“检票员?”我愣了又楞,看梅姐的眼神越发奇怪。

????不过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的前提下,我不敢妄言,因此静静地等待着梅姐的下文。

????梅姐露出一抹微笑,眼神柔和,像是在回忆什么。

????“他是我的一个朋友,当年一起混过,后来严打,再加上种种原因,大家都转业了。很多兄弟姐妹,要么经商,要么上班,而他则托关系,在这当起了检票员,已经有很多年头了。因为这列火车,是直达哈市的,所以他经常出入哈市,在哈市的关系非常硬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不禁一阵疑惑:“他都当起检票员了,关系还硬呢?”

????梅姐嘴角上扬,微笑道:“其实我们这个圈子,一旦进入,就很难脱身了。我们这些改业的人,其实和道上的人,或多或少都有联系。而且我这位当检票员的朋友,背地里还在干着一些违法勾当,这就叫做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吧。”

????“违法勾当?”我愣了又楞,惊叹道:“他该不会是干走私的吧?利用职务之便,为自己谋私,梅姐,这种人……”

????我向来排斥这种人,不过没等我说完,梅姐就笑着打断了我:“别担心,我指的违法勾当,是非法集会,而不是真的干什么违法的事。”

????非法集会?而且经常出入哈市?我突然意识到什么,兴奋道:“梅姐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,你的这个朋友,也是兄弟会的一员!”

????梅姐嘴角上扬,神秘道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兄弟会早已经化整为零,触手遍布各行各业,每一个角落。在哈市,一个普通的奢侈品店员,或是酒店服务员,甚至街头的乞丐,都有可能是兄弟会的一员。在‘正经’外衣的保护下,拥有着‘不正经’的身份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越发觉得这个兄弟会的神秘,也对此行多了几分担忧。

????“咱们现在,不是应该尽量避免与兄弟会接触吗?”我下意识问道,不知道梅姐找他这位朋友,是何目的。

????梅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:“确实应该避免直接接触,但是间接接触又不得不进行。毕竟兄弟会太过神秘了,而且想要找到周凤薇的关押地点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而我这位朋友,既是兄弟会的外围成员,又路子很野很广,我倒是无所谓,最关键的是你。”

????“我?”

????“没错,我那位朋友并不认识你,因此从现在开始,你不再叫陈潇。”

????改名换姓,暗中行事!我立刻明白了梅姐的意图,兴奋道:“我知道了,从现在开始,我叫赵燕,是你的生意上的助手,生活中的马仔。”

????梅姐嘴角上扬,调侃道:“你的适应性还真强,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,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,你就暂时委屈几天吧。”

????在我和梅姐交谈之际,一阵非常轻佻的嗓音,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车厢内的平静气氛。我和梅姐也受到了这阵噪音的影响,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巴。

????“哥们,换个座?”一个二十岁出头,戴着墨镜,穿着体恤,肩膀上纹着一条龙的年轻人,胳膊搭在我对面的椅背上,冲坐在我们对面,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说道。话是请求的话,但语气却是命令的语气。

????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不喜欢惹事儿的老实人,虽然眼神有些舍不得,但还是站了起来。临走的时候,中年男人朝我和梅姐的腿上,使劲儿看了几眼,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????带着墨镜的年轻人,一屁股坐到我们面前的座位上,脸朝向我们,由于戴着墨镜,看不见他的眼睛,但不用想也知道,他的眼神正肆无忌惮的在我和梅姐身上游走。

????这种事儿,我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,因此并没有太多的反应。

????“两位美女,旅游?”

????由于我现在是梅姐的‘马仔’,因此我没有吭声。梅姐则脸上挂着淡笑,很有江湖阅历的打量着面前的墨镜年轻人。

????梅姐也没有吭声,翘着二郎腿,只是静静的看着年轻人。

????起初,年轻人的表情还很轻浮,不过当他的眼神落在梅姐的大腿上时,脸色却收敛了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