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一十章 冥妃之惧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回到房间,我让小婉给我找了个花瓶,将苏靖送我的花,仔细插进花瓶里,放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。同时,送给我的礼物,学生证和老照片,则仔细收好,以后偶尔翻出来看看,也是美好的回忆。

????不过在我把老照片放进抽屉里的时候,我无意间翻到了照片的背面,发现上面有一些黄色的痕迹。

????这些痕迹很深,像是被水泡过,但又不像是水。因为被水泡过后,很近只会发黄,而这个痕迹黄里还透着黑,与其说是水,倒更像是血。

????这张老照片,是我和母亲逃出老家时照的,后来我母亲死去后,我自己一个人搬家离开,才遗失了老照片。我不明白,这些血是从哪来的。

????想不通,我索性也就不再去想了,既然照片是苏靖帮我找回来的,兴许他会知道,到时候问问苏靖也就是了。

????我躺在床上,脑海里不断闪现着生日宴会的画面,每一帧,每一秒,都让我沉醉其中,无法自拔。

????“苏靖……”我止不住在心里念叨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名字。

????不知不觉,‘苏靖’陪伴着我进入了梦乡。梦里,我和苏靖终于可以触碰彼此了,然后顺理成章的发生了没羞没臊的一幕。可是就在快要进入正题时,我却猛然被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嚎声惊醒。

????是苏万里!

????此时已经天色大亮,苏万里那家伙竟然还有力气能叫出来!

????我心里一阵暴怒!这个该死的苏万里,竟然打搅了我的美梦!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在心里打定主意,是时候尘埃落定了!

????想到这,我直接前往贵宾层,结果发现精怪们依旧在,只不过相较于昨天,他们看我的眼神,少了敬畏,多了畏惧。本来有几个精怪是坐在地上的,见到我来了,立刻像是触电似得,从地上弹了起来。

????“阁……阁主!您……您这么早就起床了?”

????冲我打招呼的是杰森的结义兄弟,虎头。

????虎头这家伙有点粗神经,我又恰恰不喜欢粗神经,因此不怎么爱搭理他。

????“怎么样了?”我看着狐狸精,随口问道。

????狐狸精虽然在笑,但笑容却很牵强:“阁主,整整一晚上,我是该说苏万里生命力强悍呢,还是梅小姐精力旺盛呢?”说到这,狐狸精话锋一转,语气有些试探:“阁主,能成为您的家人,而不是敌人,真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选择。”

????我知道狐狸精这话是什么意思,无外乎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我太狠毒了。

????我作为一个人,被精怪暗讽狠毒,也着实讽刺。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瞥了一眼在场所有的精怪,平静道:“你们放心,我陈潇分得清是非黑白,子丑寅卯。我只会在面对敌人的时候,表现出冥妃的一面,平常我依旧是陈潇。你们来的时候我就说过,在这里,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。外人不能伤害你们,同样的,我也不能!”

????见到有几个精怪长舒了口气,我冲一旁正在跟白狼说悄悄话的杰森招了招手:“帮我个忙,擒拿苏万里的时候,不是有精怪阵亡了吗?你把他们的尸首带到我的房间,我用佛气为他们超度一下,让他们早早超生。至于受伤的精怪,让他们好好养伤,只要能力范围之内的要求,一律答应。”

????“行,我这就去办。”杰森转身而去。

????狐狸精脸上的笑容自然多了:“阁主,你身上的佛气,可是无上圣物。由你来超度,那些精怪死的也值了。”

????我摇了摇手:“值吗?我看亏大了!来到锦绣阁的精怪,便是一家人,家人死了,你居然能说出值了这种话,我看你该做一下自我检讨了。”

????狐狸精笑容收敛,不过看我的眼神却更加温和:“阁主说的是,是我失言了。”

????“对了,有件事儿跟你说一下,近期我会离开锦绣阁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,就由你和杰森好生打理,可别把我的心血搞砸了。”

????“我?”狐狸精楞了一下,惶恐道:“阁主,这责任太大了,我怕我担待不起啊。再说了,比我能力强的有的是,代理阁主这种事儿,还是找别人吧。”

????我眼神坚定的看着狐狸精:“我知道你一个人力不从心,所以才说让你和杰森一起。自打你来到锦绣阁的第一天,我就很看好你。很多人都说狐狸精善于蛊惑人心,提起狐狸精三个字,就往坏处想。在我看来却不然,我不否认你很骚,但骚的很实诚。”

????听到我这话,狐狸精很是妩媚的冲我抛了个眉眼:“阁主,哪有像你这么夸人的嘛。”

????“行了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????我不再多言,迈步进入六号房间。

????苏万里还醒着,只不过已经很颓废,眼神恍惚,身体止不住的痉挛着。

????而梅姐则是双眼冒光,眼神中的兴奋难以遮掩,而且身边还摆着好几个咖啡杯,很显然,梅姐上瘾了!至于是对咖啡上瘾,还是对重操旧业上瘾,我不想多做评论。

????总之,经过一夜不辞辛苦的‘劳动’,苏万里除了脑袋之外,身体几乎不剩一块完整的皮肤,能扒的全都扒了,而且肉也都被剔的差不多了,整个就是一具连着脑袋的骨架。就算这样,苏万里都不死,难怪苏靖告诉我,想要杀苏万里,唯有佛气。

????精怪们挤在门口,看到苏万里的残相,发出一阵阵惊呼。

????“我去,这个梅小姐比邪物都恐怖啊!”

????“之前听老狼说,秋天少女很邪恶,我估摸着,梅小姐和秋天少女相比,也差不到哪去了。”

????听到身后的议论声,我转身瞥了他们一眼,平淡道:“不想死的都离远点,不然等会儿误杀不管埋!”

????众精怪对视了一眼,立刻意识到我要干什么,仅仅是一瞬间,喧闹的现场就恢复了宁静,再也见不到任何精怪。

????我看着半死不活的苏万里,柔声道:“说谢谢。”

????苏万里艰难的抬了下头,结果颈椎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啦嘎啦声。他看着我,眼神恐惧,茫然,麻木,嘴唇微动,因为太过‘高兴’,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:“谢谢,让我解脱吧,冥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