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零八章 杀伐果断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狗男女……”苏万里已经很虚弱了,但是在我的言语刺激下,他还是有气无力的发出了一声咒骂。

????他越是骂,我就越满足。我知道我此刻或许有些变态,但是他杀了那么多我的部下,又重伤了我最心爱的男人,这一点我无法容忍。所以,宁可背上‘变态’、‘蛇蝎’等罪名,我也要让他血债血偿!

????“堂堂的七星邪尸,代号嫉妒,传说中智勇双全,看来也不过如此嘛,除了嫉妒,你还有什么?你甚至连谎言都不如,至少孙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谁都杀不了他!你连和孙庭比的资格都没有,又哪来的自信,与苏靖齐名?人要有廉耻,更要知道自己的深浅!”说到这,我站的离苏万里更近了,丝毫不在意他会临死反扑。

????“对了,忘记告诉你,当初在苏家古宅,虽然是我亲手杀了你的老婆,但是我最感兴趣的,倒不是杀掉她,而是在她临死之前,失去理智,连你的宝贝儿子苏瑾年都不放过。苏瑾年像是蝼蚁一样,在幽翎公主的践踏下苟延残喘。封印了他的是我,毁了苏家古宅入口的,也是我们。你的儿子老婆都败在我手上,一个死,一个永世不得翻身,你现在是不是很愤怒?很想杀了我?不对!准确的说,是把我剥皮抽筋,折磨的生不如死?”

????我的一番言语刺激之下,苏万里的眼神时而愤怒,时而癫狂,最终,他竟然狂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,冥妃,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!上千年了,几世的轮回,哪怕你改变了相貌,更换了名字,你的骨子里依旧是冥妃!”

????“我从不否认我是冥妃!”

????“哈哈哈,不,你不懂。”苏万里的眼神突然变得疯狂起来:“你正一点一点的觉醒,一点一点的回归冥妃真正的性格,而这个性格,是人间所不能容的!你和我一样,在人间,都是怪物!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一把抓住苏万里的头发,将他低垂的脑袋拽起来,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质问道。

????苏万里脸上出现一抹诡异的笑容:“别忘了,我们是亲戚,你是我的弟妹,我太了解你了。阴人与阳人的区别,便是缺少人性,或阴狠,或毒辣,或麻木!而你,作为阴间母仪天下的冥妃,你缺的不是人性,而是多出了某样东西,这样东西是兽性!你的灵魂深处,是一只野兽。”

????说到这,苏万里的眼神变得无比鄙视:“说到狠毒,我真是连你的脚趾头都比不上啊。当年幽翎公主被封印,苏靖恐怕告诉你,是幽翎公主触犯了阴间的法度,被上任冥王封印了吧?呵呵呵,他不敢告诉你实情,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野兽最害怕的便是被人撕掉面具!事已至此,不如由我来告诉你实情吧。幽翎公主得不到苏靖,郁郁寡欢,而你得知了幽翎公主与苏靖的前世姻缘,心生怨恨,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,又将她封印起来,永世不得超生。这才是幽翎公主真正怨恨你的原因!七星邪尸,谁没吃过你的苦头?”

????“除掉一切反抗你的人,杀光一切与你不在一条心的人,折磨一切你看不惯的人。那九幽酆都,炼狱里哀哭的亡魂,有一半都是你亲手送进去的!”

????“你和苏靖实力全盛时期,乃是冥界之霸主,就算是七星邪尸联手,又岂是你们的对手?但是你的暴行,引起公愤,被群起而攻之。就连苏靖心里都清楚,你是一头野兽,所以他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????“胡说!”我甩开苏万里的脑袋,怒喝道: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以我对苏靖的了解,他也绝不会看着我被攻击,而无动于衷!”

????“他当然不会,所以他才替你去死,甘愿放弃冥王的宝座,与七星邪尸一同封印起来。你该不会真的以为,苏靖很爱你吧?哈哈哈哈,那个时候,他怕你胜过爱你!”苏万里吃力的抬起头,眼神癫狂,兴奋道:“现在真正愤怒的人是谁?是我?还是你?”

????我承认,在苏万里颠覆了我所有认知,将我描述成一头无恶不作的野兽时,我心里确实很愤怒。可是,很快我就平静了下来,我深吸了口气,静静地注视着苏万里,淡然一笑:“怪不得知道你的人,都说你善于用诡计,看来确实如此,至少在言语方面,有着很深的蛊惑能力。”

????“你觉得我在骗你?”苏万里看我的眼神很是怜悯。

????我也用同样怜悯的眼神看着他,外加一抹超然的冷笑: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那又如何?冥妃已死,就算我骨子里改不掉冥妃的性格,早晚有一天变回那头野兽,又如何?胜者就是胜者,输家永远都是输家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万里楞了一下,看我的眼神急剧变化:“不需要早晚那一天了,你已经变回冥妃了。当年,冥妃就对我说过这句话,胜者就是胜者,输家永远都是输家!”

????“是你逼我的,你不该打伤苏靖!”我根本不去控制内心中的阴暗面,我就是要利用心中的黑暗,报复苏万里!伤害苏靖者,哪怕一根毫毛,在我这里也是不可饶恕的死罪!我不想有半点妇人之仁,这一刻,我主动想要成为冥妃!

????我仿佛看待一具尸体般,瞥了苏万里一眼,随即转身向后看去。杰森,狐狸精,包括贵宾层所有的精怪,全都站在我身后,眼神敬畏的看着我。

????很显然,我和苏万里之间的对话,对他们触动极大。

????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心里想什么,惧怕?惶恐?这些都不重要!

????我冲杰森,面无表情道:“去把梅姐叫来。”

????“梅小姐?”

????“没错!”

????杰森楞了一下,很显然,他明白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找梅姐,不过接触到我冷酷的眼神,杰森也没有多说什么,立刻转身而去。动作很快,只花了二十几分钟,就把梅姐带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