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五百零二章 落雨潇潇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就算是有什么计划,也应该通知我一下吧?把我一个人晾在这,不闻不问,算是怎么回事儿?我顿时有些气急败坏,甭管什么计划,迈步就往回走。由于走得匆忙,我什么都没带,回去的时候,连打车的钱都没有。

????穿的又是中看不中用的高跟鞋,走了没多远,脚脖子就生疼。

????我越想越气,杰森那个臭流氓欺负我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连苏靖都学坏了!我突然响起今天早上,杰森去找过苏靖,不知道跟苏靖在一起捣鼓什么。难不成是杰森把苏靖带入歧途了?

????一想到苏靖结识狐朋狗友,我心里就又怕又气,暗暗下定主意,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敲打一下杰森,以后严禁他和苏靖来往!

????我把苏靖‘调教’成今天这样容易吗,结果一天回到解放前,果然,男人结交朋友要慎重再慎重!

????我攥着拳头,愤愤的往回走,后来脚后跟疼的不行了,又不能脱鞋,就只能坐在马路旁边的一个石墩子上休息。

????结果屁股还没坐热,就有一辆二十来万的奥迪轿车,停在我的面前。看到是奥迪,我一阵兴奋,还以为苏靖派人来接我了,结果车窗摇下,伸出一个脑袋,却不是苏靖,也不是苏靖的司机,而是一个戴着墨镜,头发梳的像是鸡冠的年轻人。

????“美女,一个人呀?请你喝杯酒?”

????我不由一阵泄了气,冲年轻人摆了摆手,面无表情道:“不会。”

????“那喝茶呀,我知道一家茶馆不错,我请。”

????“戒了。”

????“那吃个饭?”

????“你烦不烦?”我瞪了年轻人一眼,心想,大晚上还戴着墨镜,你装什么迈克尔杰克逊呢!

????年轻人脸色一冷,冲我啐了一口:“艹,装什么清纯,骚货!”

????我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,听到这话,直接恼了,等我站起身来,准备出手教训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年轻人时,年轻人冲我伸了个中指,把车窗一关,绝尘而去。

????我气得心口砰砰直跳,却又无可奈何,总不能穿着高跟鞋去追轿车吧,只能愤愤不平的坐回石墩子上。结果刚坐下,又有一辆轿车停在我的面前,这回是宝马。

????和刚才一样,车窗摇下,伸出一个脑袋,只不过这回是中年男人的脑袋。

????中年男人冲我吹了个口哨:“妹子,多少钱?”

????我有些愣:“什么多少钱?”

????中年男人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:“你坐在这不是等客人啊?现在抓得严,你们这行不好干我知道,所以我也不黑你,瞧你这姿色,包夜五千,干吗?”

????“我干你MLGB!”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愤怒,被气的直接爆起了粗口,把高跟鞋一脱,轮圆了,重重的砸在车窗上。只可惜,我的力道有限,我爆发了所有愤怒凝聚出来的一击,结果连车窗都没砸碎。

????“艹,嫌钱少直说,砸老子车,老子……”

????没等中年男人说完,我把手伸进车窗里,抓住中年男人的衣领,用力往外一拉,咬牙切齿道:“你再多说一个字,老娘打你个三级残废!”

????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松手,买卖不成仁义在,再……再不松手,我报警了。”

????“滚!”我松开中年男人的衣领子,一脚踹在车门上,看着宝马车绝尘而去,我非但没有半点解气,反倒觉得莫名的委屈,鼻子一酸,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。好好的一天,就这么给毁了,而且我竟然被人当成了街边的野鸡,还是一连两次!

????要是换做阴人敢这么对我,我早让他们尸骨无存了!可是面对阳人,除了口头上的撒气,我又无可奈何。

????我坐回石墩子上,双腿蜷缩,胳膊抱着腿,眼泪怎么也止不住。我总感觉,苏靖像是把我扔了一下,心里惶恐不安。渐渐地,愤怒与委屈,变成了悲伤与恐惧。明明我已经是锦绣阁的阁主,论身份地位和金钱,都已经算得上‘上流’。可是此刻,我却突然有一种,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的无助感。

????而这一切,都败苏靖所赐!

????“该死的苏靖,你究竟要干什么!”悲愤交加,我再也忍受不住,仰头大声向天空喊道。

????“砰!”

????在我把心里的委屈全都喊出来的刹那,一声巨响,传入我的耳边,紧接着,我感觉头顶上闪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芒。

????我楞了一下,下意识抬头往上看,惊讶的发现,不知道谁家正在放烟花。

????作为‘国人’,自然见过无数的烟花,可是此刻天空中的烟花,我却是第一次见。它实在是太漂亮了,一点红光升上九霄高空,炸裂的刹那,一道道银白色的光芒,划出弧度,缓缓下垂,像是银色的瀑布,又像是一棵银色的柳树。

????这还没完,当银色光线的亮光到达极致的地步时,又有无数蓝色的小光点,在银线中炸裂,像是银白色的柳树开出一片蓝花,这画面,美得我都忘记了委屈。

????“哇,好漂亮啊!”

????“卧槽,这烟花牛!估计这一下,就得好几万吧?”

????“没听说有什么店开业,谁这么闲放烟花,而且还是这么好的烟花?”

????从我身边走过的路人,窃窃私语,小声议论着。

????而就在这时,一个清脆却又儒雅的女性嗓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
????“落雨潇潇满姑苏,剩秋还恋着家乡荒木。”

????我顺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一个穿着素色长裙,带着黑框眼镜,手里捧着一本书的女孩,正抬头看着那烟花。

????我犹豫了片刻后,鼓起勇气,轻声问道:“姑娘,你刚才说什么?能再说一遍吗?”

????女孩低头,推了推眼镜,看向我,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艳,尴尬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有感而发,随口说的。”

????“能请您再说一遍吗?”我很是真诚的问道。

????女孩犹豫了一小下,脸色微红:“落雨潇潇满姑苏,剩秋还恋着家乡荒木。”

????“你说的是这烟花?”

????女孩点了点头:“是啊,银树开花,如同落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