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九十三章 入驻风波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火葬场虽然每天都要焚化大量尸体,并且也有很多的尸体‘储备’,不过一旦尸体被一把火烧掉,灵、运、魂这些东西也就全都消失了,因此火葬场实际上是比较干净的。相比之下,墓地,尤其是一些偏远的农村墓地,一些尸体没有选择火化就直接土葬。这类尸体的灵运魂都在,就容易酝酿阴气,滋生阴邪。

????因此,守墓人常年和这些阴邪打交道,早已经适应了阴邪之气,命相对都是比较硬的。

????小婉很靠谱,办事的效率很高,我本以为她会直接亲自下乡去搜罗守墓人,结果这丫头知道变通,知道我和王先生有‘关系’,直接联系到王先生,托着王先生的关系,去了一趟派出所,搜集了一下市里的居民档案,很快就确定了所有乡下守墓人的位置,然后再逐一电话联系村长,让这些村长亲自把守墓人送到市里。

????整个过程,我一概不知,直到六个守墓人被送到锦绣阁,我才知道小婉的手段,对她赞赏有加。本来小婉的职务只相当于‘接待’,我直接把她的职务提升到了经理,一切相关事宜都交给她处理。

????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积累起来的处世经验,正是我所需要的。

????期初小婉还有些推辞,觉得受宠若惊:“陈姑娘,你把这么大的担子交到我肩膀上,我年纪太小了,恐怕不能胜任。”

????“能变通,有经验,又知道谦虚,你已经足够胜任了。而且正如你所言,你的年纪不大,正是成长的时候,加以历练,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。”我拍着小婉瘦弱的肩膀,鼓励道。

????小婉不仅年纪小,身材也很娇小,才一米六,穿的高跟鞋,是那种后跟很矮的黑色小高跟,对身高的提升不大。因此站在我面前,小婉足足比我矮了大半个头,看起来跟个小妹妹一样,可是她的眼睛,却是少见的成熟。

????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小婉不算是穷人,她是一个人摸爬滚打存活起来的孤儿,因此她这个家当的更早。

????经过我的一番鼓励,小婉才好不容易鼓起信心。她眼神炙热的注视着我:“陈姑娘,您对我这么看重,我心里诚惶诚恐,我能问问,为什么吗?毕竟我才来锦绣阁几天而已,而信任往往是和时间成正比的,没有时间积累的信任,多少有些让人心里犯嘀咕。”

????“你能这么想,就足以证明值得信任了。信任是和人有关,而不是和时间有关。简单来说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有些人,自身足够有能力,且有诚信,哪怕接触一面,也足以信任。而有些人,内心想法太多,又总是迷失在自己的私利之中,这种人就算是认识几年,也不值得信任。”

????说到这,我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好好干,把锦绣阁当成自己的家,这里就是你永远最坚强的后盾,从此不会再流离失所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小婉的眼神更加炙热了,因为太过激动,她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:“我……我有家了,陈姑娘,谢谢您。”

????“呵呵,如果不嫌弃,我比你年纪大,以后就叫我陈姐吧。”

????“好的,陈姐!”

????我跟着小婉一起去面试那六个守墓人,正如我之前所预料的一样,守墓人的年纪普遍都很大,而且都是男性,平均年龄在五十岁左右。

????这些守墓人很显然不知道被叫到这里来的目的,再加上我们锦绣阁比较‘高大上’一些,至少对于乡下人来说是这样的,而且我和小婉,都属于比较现代的女性,气场比较强。因此这六个守墓人,多少都有些拘谨和惶恐。

????他们站成一排,自始至终没有言语,只是眼神畏惧的看着我。

????小婉站在守墓人的面前,语气嘹亮却又带着属于女子的温和:“几位大爷,你们别担心,不辞辛苦的把你们请到这里,主要是想给你们一分工作。”

????“工作?”几个守墓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叹道。

????估计守墓人心里也在琢磨,自己好端端的守着一片墓地,每个月吃着低保,也不怎么露面,怎么就突然被外人看上了?就算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,也不能这么准确无误的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吧。

????我看得出守墓人们的疑惑,不过没有急着吭声,而是让小婉先说。

????小婉指着身后偌大一栋楼,语气中透着一丝骄傲:“诸位请看,这栋楼以后就是你们的工作场所了,主要任务,是当做一种中间人,将里面的住户和外界的人联系在一起。每个月的工资一万,每周有一天轮休。”

????我自认这种工作待遇已经非常好了,至少比绝大多数上班族还要自在。可是这些守墓人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波动,甚至就连眼神中的惶恐都没有褪去。

????小婉似乎也很纳闷,不知道这些守墓人是怎么了。

????我冲小婉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先退下,我站到守墓人们面前,微微一笑:“诸位,有什么疑问就先说出来吧,别憋坏了身体。”

????期初没人吭声,片刻之后,有一个估计快要七十岁,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,鼓起勇气,用微弱的声音问道:“我好端端的在家里守墓,守了大半辈子的墓,已经习惯了,你们二话不说就把我带到这,还非要给我一个什么工作,是何道理?”

????我早就料到了这一点,毕竟像这么大岁数的人,是不会在意工资高低的,说得难听点,有命赚没命花。

????我用余光瞥了一眼其余的守墓人,发现他们的表情和白胡子老爷爷差不多,既有惶恐不安,又有些许不易差距的愤怒。

????我冲白胡子老大爷微微一笑,毕恭毕敬道:“爷爷,您觉得您还能活多少年?”

????“你问这干啥?”老爷爷没有正面回答,看我的眼神有些疑惑。

????问这种问题,确实有些不礼貌,但是为了把这些守墓人留下,我也只能如此行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