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十四章 不欢而散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死死注视着梅姐,梅姐的眼神平静中透着些许担忧的神色,很真实,至少我感觉不到半点虚情假意。

????可是明明今天下午,苏靖还派人给我送东西,怎么突然就受伤了?我觉得很诧异,也很揪心。

????“梅姐,苏靖怎么会受伤呢?”我赶紧问道。

????梅姐叹了口气:“被打伤的,从我认识苏公子以来,还是第一次知道,这天下间,居然有人可以伤到苏公子。”

????据我所知,苏靖因为七椁龙棺被挖出,法力大损,被打伤并不稀奇。但是什么人会打伤苏靖?这里面跟我又有没有关系?种种匪夷所思的头绪,让我头疼欲裂,心慌意乱。

????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而动容,可是得知苏靖受伤,我却无法控制心疼。

????或许是本能使然吧,从我们第一次相见,就无法轻易的划清界限。更何况,我的前世就已经与苏靖有着不解之缘。

????梅姐浅浅一笑:“苏公子虽然受了伤,但好在伤势不算太重,你也不必太过紧张。”

????“谁……紧张了。”我有些慌乱,赶紧低头夹菜,以掩饰自己的心虚。

????等我抬头看向梅姐时,发现梅姐也在看我。

????梅姐右手双指夹着高脚杯,摇晃着里面的红酒液体,用睿智的目光注视着我。

????“大家都是女人,女人的心思什么样,我也不是不知道。虽然你和苏公子的婚姻结束了,但你们俩之间的感情,却剪不断理还乱。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,莫相忘,旧时人新模样。为情殇,世间事皆无常。勿彷徨,脱俗过着春装忆流芳。”

????这几句词,从梅姐古典柔美的嘴巴里说出来,格外让我伤感。

????我的沉默,换来的是梅姐更甚的微笑。

????在这个阅历颇丰的女人面前,我就像是一个透明的塑料袋,无论内里装了什么东西,都被梅姐一目了然的看了个精光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不想和梅姐去探讨那些深奥的情感之说,深吸了口气,稳了稳心神。

????“除了苏靖受伤这件事,难道你就没有其他话要跟我说?”

????梅姐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,品了一口酒:“看来陈小姐也不算特别单纯,不错,苏公子的确让我转达过其他话。”

????“什么话?”

????梅姐放下酒杯,看着我,郑重其事道:“不要再去腾龙公司。”

????“这不可能!”我一口回绝了梅姐,态度坚决。

????我之所以这么直截了当,是因为我猜得出苏靖为什么不让我去腾龙公司。

????苏靖是冥君,而我的前世是冥妃,可以说她们俩早已经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冥妃告诉过我的事,苏靖恐怕也都知道。他不让我去腾龙公司,必然是阻止我去寻找血祭尸体。

????我已经尝够了苏靖给我造成的苦与涩,现在我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,残酷的现实是最好的老师,它教会了我一个道理。

????这个道理就是,与其求人,不去求己。

????除了亲手掌控一具血祭尸体,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自保。

????梅姐沉默了,脸上虽然还挂着笑意,但看我的眼神,却深沉了不少。

????我担心梅姐护主心切,对我发难,就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胡吃海塞的乔娜。

????乔娜不愧是我的闺蜜,跟我心有灵犀,立刻领会到我的意思,冲梅姐笑道:“我看你印堂发黑,双目无神,怕是近期将会有血光之灾。”

????梅姐根本没有去看乔娜,似乎连余光都懒得放在乔娜身上,而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我。

????当梅姐再次开口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对乔娜说,还是对我说:“我早就知道我会有血光之灾,若非如此,我也不会成为苏公子的婢女。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,我也如此。所以为了避灾自保,我会极力配合苏公子的一切要求。”

????说到这,梅姐看着我,语气微变,严肃了些:“虽然苏公子没有明确的说过让我阻止你,但是陈小姐,别怪我没提醒过你,如果你一意孤行,非要去腾龙公司,那么抱歉。”

????“你想怎么样?”我眉头紧锁,心里发虚,表面故作镇定。

????梅姐端起酒杯,拇指和食指捏在杯身上,轻轻一用力,一阵清脆的喀嚓声响起,酒杯竟然被直接捏碎了。

????破碎的玻璃渣刺破了梅姐的手指,鲜血直流,梅姐却不以为然,将流血的手指塞进嘴巴里,吸掉血水,云淡风轻道:“我的全部身家只有这一家酒店,论财力,我在咱们市根本不入流。论背景,也跟声名显赫扯不上关系。但是让一个父母双亡的大学生,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我还是有这个自信的。”

????“话说的这么满,也不怕闪了舌头?”乔娜早已经吃饱了,一直听着我和梅姐的对话,见梅姐威胁我,乔娜立刻为我撑腰。

????“苏靖我知道,是有点实力,但是现在落魄的连七星邪尸都搞不定,还有什么可牛的?你就更别提了,不过是苏靖身边的一条狗罢了。”

????乔娜把话说的很严重,我明显感觉到梅姐的脸色变了。

????为了避免情况继续恶化下去,我赶紧冲乔娜摆了摆手,示意乔娜先别说了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:“梅姐,想要对付我,对您来说跟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。不过您总得考虑一下苏靖吧?”

????“说下去。”梅姐用左手食指敲打着桌面,发出叩叩叩的声音,似乎在探我的底。

????我知道在梅姐这种老辣的女人面前,玩心思是没用的,因此有一说一:“就算你现在已经为苏靖办事,但有些事情,苏靖是不会跟你提起的。就算你们俩的关系再亲近,难不成还会比我跟他还近?所以,我对苏靖的重要性,还请梅姐重新评估一下才是,免得碰了苏靖某些不该碰的逆鳞。”

????我的言下之意,其实指的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。只不过这种事,我是不会轻易向外人透露的。

????血祭尸体是我用来面对邪尸的底牌,而肚子里的孩子则是用来对付苏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