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六十六章 血腥舞台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夜幕降临,玉罗和汤臣亲自来接我,为我换上华贵的晚礼服。一左一右的带着我往客厅走,我像是一个公主一样,从容不迫的走向深渊。

????推开客厅的大门,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繁华的客厅。之所以说它是繁华的,因为里面儿坐满了人。只不过这些人都不是活人,而是一具具死尸这些死尸被穿上了衣服,精心打扮像是一个一个观众。

????这场血腥的杀戮自然不是活人能够观看的,让死人来做观众最适合不过了。

????所有死人都面向我,它们之中绝大部分已经没有眼睛了,早已经烂掉,单纯用黑洞洞的腐烂眼眶盯着我。随着我的移动,这些死尸的脑袋也缓缓移动着,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现场气氛异常诡异。

????我被玉罗和汤臣牵引到舞台之上,从容不迫的躺在单独的花卉之中,玉罗走到旁边,从另外一个台子上拿起一个拂尘,在我面前甩来甩去,嘴里念念有词,竟然是在为我超度。而汤臣,则一扫我记忆中妖艳邪魅的姿态,脸上浮现着深深的愧疚感,轻叹道:“陈潇,你之前说的道理,对我触动很大,我觉得我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。可是……”

????没等汤臣把话说完,我便直接打断了她,轻笑道:“哪怕是错的,也要继续一错再错下去,没有意外,我早知道你会这么做。”

????“对不起,请原谅一个母亲的自私。”

????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,静静的注视着这场闹剧。

????整个客厅,除了我和玉罗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活人。而我身边的汤臣根本就算不上活人,她是一个根正苗红的邪物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,终于玉罗为我超度完。

????她缓缓放下手中的浮尘转身走到舞台的中央,看着下方的观众,用一种合格女司仪的口吻,高声说道:“让我们有请今天的主角。”

????雕像一般的观众们竟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现场一度变得更加诡异。

????舞台后方的大门缓缓打开,发出一阵渗人的“嘎拉拉”声音。

????在台子上,我虽然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我知道何须弥来了,因为我能感觉到一股充满威胁性的猛烈阴风,将我完全吞噬。

????我听到的不是脚步声,而是头顶上发出的‘铿锵’声音。那是手指头刺入墙面,发出的诡异声响。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何须弥缓缓从天花板上爬了过来。

????尽管是第二次见到何须弥的恶念,但是他那辨识度极高的可怕嘴脸,还是让我头皮发麻。

????何须弥在我的正上方停下,脑袋转成一百八十度,死死盯着我。

????他说过他爱我,但是此刻他看我的眼神,却像人看一头猎物,没有半点儿的感情色彩,好可笑的爱情。我眼神怜悯的看着何须弥,觉得他很悲哀,因为选在我头顶的,是一只披着人皮,毫无感情的怪物,甚至连野兽都不如。

????此时,汤臣和玉罗已经走下高台,站在下方,静静地注视着即将开始的杀戮。

????何须弥猛地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,他站在台子旁边,近在咫尺的注视着我,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神中,闪现着浓烈的杀戮欲望,而他呼出来的恶气,则带着浓烈的腥臭味,那是无数无辜之人的血肉,在他口腹中腐朽之后遗留下来的气息。

????何须弥换换举起猩红色的手掌,锋利的手掌开始向我的肚子靠近。很显然,我快要被开膛破肚,但是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恐惧,因为今天晚上,真正的猎物并非是我,而是何须弥!

????由于我手无缚鸡之力的纤弱体质,在这里根本毫无法抗的余力,因此玉罗并没有捆住我,而这也正好给了我机会,让我可以不动声色的把手伸进衣服里,摸出藏匿在其中的玉牌。在何须弥挥下锋利爪子的刹那,我也捏碎了属于狼妖的那枚玉牌。

????‘咔嚓’,清脆微弱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得到。

????何须弥的爪子距离我的肚子不足一尺,这么近的距离,看起来我已经必死无疑,可是在何须弥的爪子,刺中我肌肤的前一刻,他的爪子却再也无法深入分毫。因为一只长满了黑色毛发,粗壮有力的狼爪子,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!

????从我捏碎玉牌,到狼妖出现,仅仅是一瞬间。

????而这一瞬之间,狼妖却从上层的贵宾层离开,一路冲到这里,其速度之快,已经到了电光石火的地步!这种实力,顿时让我信心大增。

????狼妖的出现,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????台下的玉罗发出一声惊呼:“狼妖?怎么可能?”短暂的错愕之后,玉罗意识到了什么,怒不可遏的看着我,低吼道:“陈潇,你去过我的房间?”

????我缓缓坐起身,满是歉意的冲玉罗耸了耸肩:“抱歉,我还不能死,苏靖还在等着我。”

????“你太愚蠢了,难道以为跟这头狼妖为伍,就可以自救吗?它在何须弥的恶念面前,不值一提!”

????狼妖向来嘴上不饶人,听到玉罗的贬低,狼妖直接将何须弥甩开,冲玉罗发出一阵属于狼的冷笑:“我一个人,的确不是何须弥的对手,但如果上层邪物联手呢?”说到这,狼妖冲我一挑眉:“还等什么?开始吧!”

????我注视着眼神错愕的玉罗和汤臣,轻叹了口气,无奈笑道:“你们不是一直在等待着好戏上演吗?我成全你们!”

????“不!何须弥,快阻止她!”汤臣歇斯底里的大喊着,她虽然心存愧疚,但是在这关头,她自然会选择义无反顾的站在何须弥的一边。

????只可惜,现在的何须弥,是恶念占据上风,根本不会去听汤臣的话,也没有第一时间来阻止我,而是打量着狼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强敌。

????而我,则趁着这个机会,将所有玉牌全部拿出,攥成一把,重重的摔在地上!

????“啪啦啦……”

????随着一阵激烈的脆响,所有玉牌全都摔得粉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