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六十五章 最后准备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谁跟他们做朋友了?我只是觉得那水猴子像孩子一样可怜而已,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,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到阳光了。”

????“可怜,他可怜?”狼妖楞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,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白痴:“死在水猴子手里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你竟然说这个杀人狂魔可怜?究竟是他可怜还是你可怜?你这种心态很危险,用流行的话来说,你这叫圣母婊。把我的身家性命,压在你身上,看样子我需要重新考虑一下了。”

????我当然知道说猴子很危险,但是我没有想到狼妖,居然这么大的反应。我有些委屈,没好气道:“那好啊,大家一拍两散。”

????见我脸色不太好看,狼妖这才有所收敛,似笑非笑道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你当什么真啊。”

????“我就是当真怎么样,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单纯。”

????“哈哈哈,你单纯?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单纯的人了。好了好了,不开玩笑了,你赶紧把玉牌拿出来给我看一下。”

????“看什么,难道你还害怕我拿错了,我又不瞎。”我嘴上虽然发着牢骚,但还是快速把玉牌拿了出来,交给狼妖。

????狼妖双手接过玉牌,仔细打量了一会,眼睛发光,兴奋道:“没错,这些果然是封印的玉牌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拿到手了,不愧是冥妃呀。呵呵呵,我果然没有看错。”

????“既然玉牌已经得手,是不是应该解除封印了,然后打何须弥一个措手不及。”我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道。

????狼妖摆了摆爪子,将玉牌塞回我的手里,眼神睿智,沉声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还有两天时间,不用着急。若是提早动手,只会引起何须弥的察觉,反而会坏了大事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切记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只能作罢。而狼妖将玉牌塞到我手里,这一个轻微的动作,却赢得了我的信任,毕竟这可是掌管了,他们能否解除封印至关重要的东西。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保管,已经足够说明了他的诚意,我也就不必再多说什么了。

????至于其他的邪物,我没有继续去查看,因为没有必要,若是逐一查看,反而显示我出我的小气,犯不上。

????与狼妖告别,我回到房间静静地等待着。

????两天时间说长也不长,说短也短了,因为之前的缘故,汤臣没有再来烦我,何须弥也没有再来打扰我,我落得清净,时间到也过得飞快,眨眼之间,就是第三天的早上了。

????最后一天,并没有丝毫大战前的肃杀,一切照旧,平平淡淡。我起身洗漱,简单化了个淡妆,走出房门,伸了个懒腰,观察着走廊来来回回的服务员。他们的脸上也和平常一样,没有太多的变化,但大体是笑的,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用自己生命换来的高薪职位,在今天之后将会烟消云散。

????现实是残酷的,而美梦终究将要苏醒。

????对于这些,好不容易得到高薪职位的人来说。美梦苏醒,无疑是残酷的,但这却是能够叫他们生命的决定,哪怕是被他们怨恨着,我也无怨无悔。

????我慢步走到大厅,发现玉罗正在组织服务员们打扮的现场,像是正在准备什么活动。我心里很清楚,在这种时期怎么可能会有活动,就算是有活动,这活动肯定也是针对我一个人的。

????血腥的祭祀活动。

????玉罗正在布置高台,见到我来了,她热情的冲我打了个招呼,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,察觉不到丝毫的威胁性,她的演技很好,连如此了解她的我都被蒙蔽了。

????“陈潇,你来的正好,看看这舞台怎么样?合不合心意。”

????呵呵!我苦涩一笑,心里暗道。人死以后,只要有个地方埋了就行了,谁又会对自己的墓地说三道四。玉罗的这个问题完全是在刺激我,我的冷眼旁观和无动于衷,让玉罗很失望,悻悻一笑:“我花了这么大的心思准备,你难道就一点儿都不喜欢吗?多多少少应该给一点评价。”

????“不错!”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????也不知道是我的回答,还是我的表情,让玉罗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????她拉着我的手,带我走到台上指着台上已经布置好的一个平台。

????这个平台是一个单人床改造而成,周围铺着鲜花,这些花以百合为主,夹杂着一些康乃馨作为点缀。

????与罗兴奋地说道:“这个台子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,喜欢吗?”

????我还能怎么回答呢?难道说不喜欢。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心里很是无奈,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。

????我看了一眼下面的凳子,这些凳子一排一排整齐并列的,我不禁纳闷儿,难不成今天晚上还会有观众,目睹我整个被杀的过程?好吧!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太可怜了。可怜的人不是我,而是这个世道。

????我对玉罗精心打扮的客厅,兴致缺缺,因为今天晚上究竟是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,因此,这客厅也显的有些没意义,我四处扫了几眼,便转身离开了。

????回房的路上,我遇到了汤臣,汤臣的脸色惨白,没有血色,眼神儿恍惚,有些失魂落魄,整个人像是丢了魂儿一样。

????见到我,她逃跑似的,转身而去,在他转身之际,我看到了她的眼睛,眼神儿中,散着一种愧疚。我知道她小小的祠堂里将会多一个崭新的牌位,而这个牌位属于我。我没想到汤臣居然一视同仁,为了我这个敌人愧疚。至少在这一点上她并不是无可救药的。

????我没有立刻回房间,而是去找到孙阳,通知他做好准备,今天晚上成败将在此一举。当然了,他的准备,仅仅是准备逃命而已。

????我暗暗思考,确定没有任何纰漏之后,便回到房间,静静的等待着。

????几个小时之后,答案就将揭晓,是宿命的审判还是重获新生,又或是一切尘埃落定。

????暴风雨要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