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六十二章 秘密祭奠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世间任何事物,都有两面性,情感亦是如此。

????以爱情为例,它甜蜜时,能够让人感受到世间所有的美好,沉浸其中,感觉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。可是当它变得凶恶时,却又如刀子一般,时时刻刻的割痛着人心,连呼吸都生不如死。

????这一点我深有体会,所以我不想去度化何须弥,因为我知道,连我自己都是爱情这种病毒的患者,时好时坏的病情,曾让我身心俱疲。而今,病情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,我不想再像神农尝百草那般,去体会无数能够治愈情感的良药。因为只要是药,就是苦的,我怕苦。

????离开何须弥的办公室,我突然觉得有些迷茫,尽管短暂,却着实扰了我的心智。

????果然,不能和敌人‘谈情’。

????“陈姑娘,陈姑娘……”

????一阵呼唤声,在我身侧响起,我顺着声音看过去,是孙阳。

????他一边挥着手,一边朝我跑来,脸上带着些许的急切。

????我眉头微皱,等他跑到身前时,略有埋怨道:“现在人多眼杂,别显得跟我好像多亲近似得,我在这里是阶下囚,理论上不能有朋友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孙阳有些不知所措,似乎所有的话都噎在喉咙里,说不出也咽不回去。

????“记住了,以后找我,最好去我的房间,或是在没人的地方,尽可能的低调。哪怕只剩两天时间,也容不得有半点懈怠。”嘱咐了几句之后,我一边往回走,一边轻声道:“这次就算了,说说你找我什么事。”

????孙阳跟我保持了一个不近不远的‘安全距离’,嗓音不大不小,正好能够让我听见,又不会太过张扬:“陈姑娘,你交代我的事儿,我一直记着呢。一有时间,我就去盯着汤臣,刚才我见她去了七号客房。”

????“七号客房?”我眉头微皱,疑惑道:“整个锦绣阁都是她的,她想去哪个客房是她的自由,有什么好值得关注的?”

????“怎么,七号客房没用?”

????“什么有用没用?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我觉得孙阳说的有些云山雾罩,不禁有些不耐烦。

????孙阳见我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,顿时紧张起来,说起话来也不如之前利索:“陈姑娘,七号房间是锦绣阁的禁地,我以为汤臣去禁地,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就跑过来通知你了,看样子是我多此一举了。”

????“禁地?”我楞了一下,将视线全部集中到孙阳身上:“锦绣阁哪来那么多禁地?”

????“怎么,你不知道?”

????我摇了摇头,让孙阳继续说下去。

????从孙阳口中我得知,这个七号客房,的确是锦绣阁的另一个禁地,和上层停尸间一样,闲杂人等不得进入,平常就连打扫卫生,都是汤臣自己亲力亲为。至于其中有什么东西,孙阳表示他也不知道,不过每次从七号客房门口走的时候,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灼烧味道,像是里面在烧着什么东西。

????之前我就觉得汤臣这个女人,越发的陌生,总觉的真实的她绝非我眼睛所见到的那般简单。此刻听了孙阳的禀报,我顿时来了兴趣。

????按照孙阳的说法,七号客房距离苏万里曾经住的房间不远,和我的房间在同一条走廊。我便装作四处溜达,不动声色的走到七号客房门口,结果和孙阳说的一样,门口的确有一股淡淡的灼烧味。

????其实‘灼烧’不太准确,应该说是‘烟气’味,而且这股味道很像是祭祀用品发出的,比如蜡烛和纸香之类的东西。

????我眼睛一转,心生一计,在门口大呼一声:“哪来的烟?失火了?!”??玩微博的可以关注@好 看 的 女 生 小 说 或加`微`信`号:XSM90010 免费阅读更多精品推荐小说哦

????喊完,我便直接开门冲了进去,正好与准备出来的汤臣撞了个满怀。

????见到是我,汤臣很是恼怒:“陈潇!谁允许你进这间房的,你太放肆了!”

????我装作一脸无辜:“我还以为着火了,就进来看看,谁知道是你在里面啊。”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的视线绕开汤臣,瞥了一眼屋里的环境,结果心头一沉。门口的烟气,果真是祭祀用品发出的,而这房间里装修,根本不是客房,而是一个小型的祠堂!

????蜡烛,牌位,蒲团一应俱全!

????我见过无数祠堂,但是这个小型的祠堂却很奇诡,里面供奉的牌位之多,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甚至比我之前见到的苏家祠堂还要多!而最让我惊讶的,则是牌位上的姓氏各不相同,随便扫了一眼,就看到十几个姓氏!

????“你赶紧出去!”汤臣没好气的冲我吆喝了一声,开始把我往外推。

????我往旁边一闪,避开汤臣的手,打量着屋子内的牌位,惊异道:“汤臣,这些牌位都是你们家的人?也忒多了点吧?而且姓氏全都不同,该不会是把七大姑八大姨全都算上了吧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汤臣的脸色顿时一黑:“陈潇!你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了吗?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?”

????说来可笑,我的小命明明朝不保夕,而且一直以阶下囚的身份被困在锦绣阁。可是在这里,我却没有半点阶下囚应有的觉悟。也不知道该说我这个阶下囚太放肆,还是锦绣阁这些坏人当得太随意,一点坏人应有的‘素养’都没有。

????我不理会汤臣的抗议,堂而皇之的打量着祠堂,发现屋子的四面都有牌位和蒲团,北边的牌位前面放着一个火盆,里面还有一些没有烧完的纸钱。

????顺着火盆往上看,三个崭新的牌位映入我的眼帘,上面有三个名字,其中两个很陌生,第三个名字却让我不由一愣。

????聂佳倩?之前在停尸间,被何须弥杀掉的服务员小倩?

????我猛然醒悟,这祠堂里供奉的牌位,竟然全都是死在锦绣阁的人!

????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汤臣,因为太过惊讶,以至于嗓音徒然提高数个分贝:“你在供奉那些,惨遭你们毒手的无辜之人?为什么?难道杀人不眨眼的狂魔,也有心存愧疚的时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