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六十一章 什么是恶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对母子,还真是‘有意思’,相互背着黑锅,可这又是母子应有的关系,至少他们之间也有着‘亲情至上’的理念。

????我看何须弥背影的眼神微微一变,抛开他作恶多端的恶念不谈,只看善念一面,何须弥也是存在人性的。我向来不害怕有理智的邪物,哪怕明知道他欲取我性命,亦是如此。

????我静静地注视着何须弥的背影,平静道:“你们之间的事,好像和我没有什么太多意义吧?再说了,我只有两天可活,告诉我这些,又有什么用呢?你叫我来,恐怕不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吧。”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何须弥的‘真皮老板椅’缓缓转动,他的视线从窗外收回,落在我的身上,平静且有力度:“这世间的人与事,我比你接触的多,但是人性却不如你琢磨的透。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要请教你,爱是什么?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没想到何须弥竟然会问我这个问题,有些错愕:“你一个和尚,竟然对爱感兴趣?”

????何须弥双手交叉,托着下巴,凝视着我:“就算是那些坐在禅房,晨钟暮鼓的高僧,他们亦要知道爱为何物,才能在合适的时间,去点化合适的人。佛家讲究无欲无求,可是人在世上,又有谁能真正做到无欲无求呢?只不过与僧人不同,僧人是为了度化众生,而我是为了度化自己。”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自人这个物种出现以来,总有人尝试着去琢磨解答‘爱’这个字。它很简单,简单到只要是人,都能说出自己的独到见解。它又很难,难道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它真正的含义。我不是什么博学之士,对爱也是一知半解,你就不怕我误人子弟?”

????“至少你有真正的经验可以作为依据,你与苏靖的经历,我有所耳闻。很敬佩。”

????“敬佩?”我诧异的看着何须弥,随后自嘲一笑:“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,也值得敬佩?”

????何须弥摇了摇头,语气坚定:“千年的等待,只为今生的一次邂逅。纵使遍体鳞伤,乃至苟延残喘,也要在一起。这种雷打不动的信念,自然是值得钦佩。”

????说到这,何须弥的语气突然变得深沉起来:“你我一样,身份特殊,在这世间乃是异类。但是你却从不将自己视为异类,紧紧抓着身为人的证据。而人最基本的依据,便是感情二字。或是亲情,或是友情,更或是爱情。我从你身上感觉到的情感,都是那么的单纯而真挚,这也正是你对我最有吸引力的地方,因为我的情感太过迷茫,连我自己都弥足深陷,颇有几分身在庐山,难以自清的感觉。”

????“对你来说,做人真的这么重要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何须弥突然发出一阵苦笑:“至少,我不想成魔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随即释然,此刻我面前的何须弥是善念至上,因此不能单纯的将他归类到‘恶’的一面。

????曾经无上的真佛,世世度人,而这一世,却迷失了自己,甚至需要一个女人来度化他,不知道是该说造化弄人,还是说世态炎凉。

????我长叹了口气,没有向何须弥解答何为爱,而是看着他,郑重其事道:“你不觉得你有些病急乱投医了吗?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情感有很多种,对于佛者来说,普化众生的大善念,也是一种情感。而你,却顾此失彼,竟然想要却追寻最不适合你的‘爱’,你就不怕越陷越深?”百度上搜:『我∷的∷书∷城∷网』首发阴缘难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。

????听到我的话,何须弥先是一愣,随即苦涩笑道:“大善念?早已离我而去,我欲行善,行的却都是恶果。我知道,就算吸收你的佛气,我也无法回到过去,我唯一能够做的,仅仅是抓住一丝人性而已。”

????“人性?你不缺。”

????何须弥再次一愣,看着我良久不语。

????我注视着他的眼睛,直言道:“抛开你与汤臣做的恶不谈,至少你与她的母子情谊是真的,宁可做出天怒神罚之祸,也要守护亲情,这种亲情或许不善,但却至真。”

????说到这,我平静道:“我不会要求你放过我,毕竟你是个有原则的人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。但是你要明白,情感二字,人人都有,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守护住的。情与江山同理,打江山易,守江山难!”

????何须弥注视着我的眼睛,依旧不说话,只是看我的眼神不断变化着。我读不出他的眼神是何含义,也不想去读。

????我只是静静地说着我的感悟:“既然存在于世间,就要去遵守世间的规矩,哪怕拥有通天本领,也无法撼动那些存在于天地间,无形却拥有至上力量的规矩。那么何为规矩?其实很简单,有人的地方,就有规矩。倘若你破坏这规矩,那么别人也会来夺走你的感情!这是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总结出来的浅见,希望与君共勉。”

????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我轻叹了口气,站起身,冲何须弥微微一笑:“还有两天时间,你若想要找我谈心,我随时奉陪,今天时间不早了,就先到这吧。”

????在我转身离开时,何须弥突然叫住我:“陈潇。”

????我停住脚步,没有回头,背对着何须弥,平静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良久的沉默之后,何须弥轻叹了口气:“你就不恨我?”

????“为什么要恨你?你有你的追求,我有我的坚守,路不同不相为谋罢了。”

????“呵呵呵,既不恨我,又不爱我,好一个路不同不相为谋,我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如此彻底的被人无视。”何须弥语气莫名的伤感。

????女人的第六感向来灵敏,能够感受到身边‘雄性’动物所释放出来的情感波动,无论是爱,还是仰慕,或是单纯的觊觎,女人都能察觉。而何须弥对我的情感,顶多是他身为非墨时,与我短暂却真挚的牵绊‘遗留’吧。

????后遗症?呵呵呵,男女友情的后遗症,往往会恶化成‘爱情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