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五十九章 极度恶源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尽管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何须弥的恶念了,可是再次见到,我还是被它的相貌吓出一身冷汗。

????只是我不明白,老话说,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,汤臣作为何须弥的生母,再怎么说也是从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,怎么会怎么害怕何须弥呢?哪怕现在的何须弥,是恶的一面,难不成再恶还会伤害汤臣不成?

????至少在我的记忆中,何须弥的态度是‘以母为尊’,为了汤臣,甚至不惜遁入一阐提,单就这一点就很说明问题。

????在我惊骇无比的注视下,何须弥倒悬在天花板上,嘴里不断发出‘嘶嘶嘶’的声响,外表像是蜥蜴,声音却像是蛇。而接下来的一幕,更是让我头皮发麻!

????他的舌头,缓缓从嘴巴里伸出来,越来越长,最后竟然比他的整个身体都长,像是一条红色的丝带,又像是一条赤蛇,在空中不断的徘徊扭曲纠缠,像是在探寻着什么东西,看得我心惊肉跳。

????我和汤臣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可能是因为我和汤臣的身份都比较特殊的缘故,何须弥没有发现我们,开始缓缓向大厅的一侧爬去。

????而就在我准备长舒一口气的时候,紧要关头,一个不速之客,打破了大厅的沉静!

????“吱呀……”

????大门被推开了,已经转身离去的何须弥,猛地一个回身,紧接着如同捕食者扑杀猎物般,从天花板落下,凶猛的向大门扑去。

????“小心!”汤臣发出一声惊呼。

????下一秒钟,一个清脆的响指声,在大厅响起。

????“五丁五甲护身咒!”

????“砰!”

????进来的是玉罗!

????她一瞬之间便察觉到了危险,同时以最快的速度释放出符篆咒印,而这咒印在何须弥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,血粼粼的爪子仅仅是一挥之间,便将印咒击碎。不过好在玉罗战斗经验丰富,再加上实力强悍,在何须弥发出第二击之时,她抢先一步做出应对。

????“刺啦……”

????随着一声刺耳的声音,玉罗从腰间撤出一样东西,扔在何须弥的脸上。

????这东西像是拥有无穷的法力,连凶悍如斯的何须弥,都身形猛然停顿,紧接在地上打了个滚,翻出去四五米远,很是警惕的看着那件东西!

????当我看清楚关键时刻救了玉罗一命的‘宝物’时,整个人不知道是该笑,还是该感慨。

????这件‘宝物’,竟然是玉罗的内裤!

????刚才那阵刺啦响声,很显然是玉罗直接把内裤从自己腰上扯下来发出的,一想到这,我就觉得下体不由一阵发痛。当我看向玉罗的脸时,玉罗的脸色虽然还算镇定,但是眉头却紧紧皱着,很显然,她那里也疼……

????天罡北煞乾明录,是道家宝典,而玉罗又是道家子弟,因此她这一招,我是知道的。

????很难想象,内裤是对付邪物的一大‘利器’。不过也不是所有内裤都管用,需要有几个先天条件,其一,必须是女人的内裤,其二必须是红色,其三必须是穿过很久,沾染了女人的‘污浊之气’。

????但凡是邪物,只要遇到这种内裤,十有八九是惊慌失措。倒不是惧怕,而是厌恶!就好像女人天生厌恶蛇虫鼠蚁一样,邪物则厌恶女人的内裤,至于其中是何原理,恐怕只有一些博学之士才能说清楚。

????玉罗不动声色的用右手揉了揉下面,眼神则警惕的盯着何须弥,沉声道:“这么快?”

????“什么这么快?”我下意识回了一句,结果却发现玉罗根本不是在和我说话。

????我身旁的汤臣,眉头紧锁,无奈道:“还不是陈潇!”

????“这和我又扯上什么关系了?”

????“当然和你有关系,为了尽快吸收你体内的佛气,何须弥就必须尽快融合善念与恶念。而越是急功近利,恶念就越狂躁,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时期,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要下宵禁令?”

????原来是这样,我恍然大悟,还以为汤臣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原来是错怪她了。

????同时我又很好奇:“再怎么说何须弥也是你儿子,你用得着这么怕吗?”

????“何须弥是我的儿子不假,但恶念不是!”

????“你这话说的,善念和恶念都是何须弥的一部分,这就好比你儿子的叛逆期……”

????“你懂什么!”汤臣一改我印象中那个睿智冷静的性格,急躁道:“恶念是老天爷给他下的诅咒!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这个时候,玉罗已经退到了汤臣身边,而何须弥则一巴掌将玉罗的内裤扫飞,开始缓缓向我们这边靠近。

????汤臣一边谨慎的盯着何须弥,一边紧张道:“何须弥前世是佛,而他转世之后遁入一阐提,不行善反行恶,此乃欺师灭祖,大逆不道之罪,因此老天降下惩罚。将他的神魂一分为二,善念至善,而恶念则极恶!你能想象到任何与‘恶’这个字有关的事情,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影子。六亲不认,便也是恶的一种!”

????难怪汤臣这么害怕何须弥,原来恶念‘恶’的程度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。

????“恶念在这,那善念呢?”我连忙问道。

????汤臣摇了摇头:“白天善念才会出来,晚上便是恶念的天下!”说到这,汤臣突然眉头一皱,看向我:“你身上怎么这么骚?该不会是吓尿了吧?”

????“你才吓尿了呢!”

????“那这味道是……”还没等汤臣说完,她便发现了我脚边的一滩尿渍。

????这摊尿渍之前我也发现过,应该是某个服务员遇害之前,被吓得大小便失禁。

????看到这摊尿渍,汤臣竟然有些恼羞成怒:“这帮崽子,我跟他们强调了那么多遍,晚上不准出来,竟然不听我的,现在倒好,白白丢了性命!”

????汤臣的反应和表情让我很诧异,我几乎不认识眼前的汤臣了。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,竟然因为一个服务员的死而恼羞成怒?!这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汤臣吗?明明就在不久之前,她还在苏万里的房间,害死一个服务员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