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五十四章 佛堕魔道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震惊无比的看着狼妖,不可置信道:“何须弥还有苏万里,就是靠着另外一个入口,进入贵宾层,然后再依靠贵宾层的大门离开。难道说,他们自始至终都在这座城市里,而且一直隐藏在停尸层?”

????说到这,我意识到什么:“可是,停尸层我进去的时候,没感觉到什么奇怪的现象,它与外界是相连的,若是何须弥还有苏万里,一直在停尸层里,早就应该受到自然规则的制裁了,怎么可能掩人耳目?”

????狼妖双手抱胸,斜靠在门框上,用眼神挑逗了一下瘫坐在地上的孙阳:“小帅哥,你怎么看?”

????孙阳早已经被狼妖吓得魂飞魄散了,此刻再被狼妖这么一调戏,顿时如炸了毛似得,从地上爬起来,躲在我身后,哀哭道:“陈姑娘,你别让它吓我了,我胆子小,不经吓。”

????我有些懊恼,刚要开口喝斥,狼妖抢先一步摊开狼爪子,摆出一副自讨没趣的表情:“没文化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无知。玉屏山你知道吗?”

????我点了点头:“当然知道,我还去过,差点死在那,佛骨舍利就是在玉屏山得到的。”

????“那不就结了,玉屏山的昭若寺,受到阴邪之气侵蚀,变成了大晦之地。同样的,停尸层有那么多的尸首,自然也是大晦之地。通常来说,大圣之地和大晦之地,都能躲过天劫。何须弥和苏万里躲在那里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眉头紧锁:“也就是说,停尸层那些尸体,并非是汤臣滥杀无辜的杰作,主要作用,是为了帮何须弥还有苏万里躲过天劫,起到掩人耳目,不对是掩天耳目的作用?”

????“你这么说也没错,何须弥算是佛堕魔道,也是大邪之物。越是强大的邪物,越不受制于人,就必须由天来收,所以他不能随意出入这里。”狼妖说到这,停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道:“这么说来,何须弥看样子自保的办法,是把自己的神魂打散,分散在各处。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之前的非墨,算是何须弥的善念。而你刚才追踪的邪物,应该是何须弥的恶念,它们俩合在一起,才是真正的何须弥。”

????“那苏万里呢?何须弥可以用神魂分散的方式自保,苏万里又是用什么办法?”我紧接着追问。

????狼妖耸了耸肩,伸手指了指头顶。

????我抬头往上看去,疑惑道:“上面?什么意思?”

????狼妖摆出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,恨铁不成钢道:“苏万里用了什么办法,只有天知道,我上哪知道去?我又没见过他。”

????我一阵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你这家伙,就凭你这张贱嘴,就早晚让人做成狼皮大衣!”

????“艹,不是我吹,除了苏万里,何须弥,还有上三位七星邪尸,这天底下,就没有我怕的人和物!”狼妖单手掐腰,牛气哄哄的说道。

????我一脸鄙夷,指了指周围的房间:“秋天少女,还有那个什么叫纳布的古巨蛇,还有其他邪物,你敢说你能打过它们?”

????狼妖眼神一阵尴尬,强词夺理道:“你懂什么,我厉害的不是攻击性,而是脑子,知识才是力量!”

????我懒得跟狼妖耍嘴皮子,带着孙阳往外走,临走的时候,狼妖在后面喊我。

????“你刚才见到了何须弥的恶念,而他的恶念是没有理智的,算你运气好。下次若是见到他善念的一面,你就离死不远了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孙阳既害怕又疑惑:“陈姑娘,那怪物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?怎么说的好像善念比恶念更危险似得?”

????“因为善念有理智。”

????“理智?不懂。”

????我没有继续跟孙阳解释,心里却清楚的很,何须弥的恶念虽然凶猛,但是不具备理智,因此刚才看到我们,忌惮于白玉蟠龙,并没有硬碰硬,而是选择了退避。同时在他的眼里,我和孙阳,也不算是什么‘特殊人物’,顶多是两个误闯禁地,还有点实力的人罢了。倘若是善念发现了我们,何须弥就会察觉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,到时候必然会快刀斩乱麻的杀了我,以绝后患。

????离开贵宾层后,我趴在走廊大门后面,推开一条缝,暗中观察锦绣阁大厅的环境,确定没人注意到这边,我才和孙阳蹑手蹑脚的溜回住处。

????分别之际,我交代孙阳,仔细盯住汤臣,我总觉得汤臣在这里面的真实作用不简单。

????回到房间以后,我躺在床上,心里却是难以平息。

????倒不是因为意外发现了何须弥的秘密,而是苏靖。

????苏靖逃离了这里,他究竟干什么去了,这和他计划的一环又有什么关系?苏万里有没有抓到他,现在是否安全。种种疑问,让我有些心力憔悴。

????而就在我惴惴难安之际,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。

????我还以为是孙阳,结果打开门心里却是一阵惊喜,来者竟然是王先生。

????再次见面,王先生和往日一样,满面红光,器宇轩昂。

????“陈姑娘,好久不见。”王先生笑着和我握了握手。

????由于我之前被关在贵宾层一段时间,而贵宾层属于阴阳界,时间与现实差距很大,因此王先生所说的‘好久不见’倒也没什么错。

????“哪股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我搬了张椅子给王先生入座,我则坐在床上。

????王先生并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四下看了一眼。我知道他在顾虑什么,直接摆了摆手:“王先生,不必担心,现在玉罗的眼线已经全部撤走了,服务员全都是临时招募的。”

????“临时招募?”听到我的话,王先生刚才还笑脸盈盈的表情,立刻一板,冷若冰霜:“这个锦绣阁,一天不除,我心里就一直有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。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????王先生的激烈反应,让我不由一阵惊讶:“怎么,你知道这些服务员活不久?”

????“哼!纸包不住火,我兴许在你们这个圈子里,算不上什么人物。但是别忘了,我依旧是这座城市的父母官,有的是渠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