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四十八章 拉拢内应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汤臣深深的叹了口气,脸色尽是动容:“阴人不可怕,就怕阴人有文化。很显然,苏靖一早就知道锦绣阁的存在,所以在你们被抓来之前,他就已经在这栋大楼的安装了电磁脉冲干扰器。然后在何时的时间启动,导致整座大楼停电,然后模特公司开窗,他跳下去……”

????在说到这的时候,汤臣止不住的摇头:“这世间真的有人,能把事情算的这么准吗?何须弥与苏万里何时会回来,你何时会被关进贵宾层,而苏靖又何时被苏万里带出来,算的竟然分毫不差。若这世间真的存在这种人,那么必然是苏靖!”

????我被汤臣说的目瞪口呆,半天缓不过神来。

????以前,无数的人跟我说过,苏靖很聪明,甚至已经到了大智若妖的地步。别人走一步看一步,而他走一步看十步。以前我不信,因为我和苏靖,总是陷入十死无生的被动局面,而今天我信了,对我的震撼性,不亚于我第一次知道这世间有鬼。

????可是我又百思不得其解,苏靖处心积虑逃出去,为了什么?

????而就在我暗暗思索之际,汤臣不和谐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看来你和苏靖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嘛,苏靖一个人逃走了,而你,要留在这里继续受苦。”

????我瞥了汤臣一眼,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。至少在我看来,苏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,而且他离开的时候,再三嘱咐我,一定要和贵宾层的邪物结盟。我料想,这必然和苏靖的下一步计划有关!

????至于这计划究竟是什么,我现在还不清楚。

????我心里不由一阵感慨,这个苏靖,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总喜欢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。

????“也就是说,苏万里去抓苏靖了?”

????汤臣耸了耸肩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”

????我瞥了一眼床上已经死去的尸体,冷笑道:“所以你在苏万里离开的时候,在他房间里搞这种龌龊的事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汤臣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:“又被你说对了!”

????“恶心!”我啐了一口,转身就走,心里却止不住的冷笑。听到身后房门关闭,我没有回房间,而是却找到那个叫孙阳的服务员。

????可能是我太‘殷勤’了,孙阳显得有些无所适从。

????不过当我问起苏靖的事儿后,孙阳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变得有些谨慎,也有些惶恐。不难想象,之前在背后议论苏靖是‘gay’,被我一顿修理,已经修理出阴影了。这事儿不怪他,要怪只能怪我无法容忍任何人往我男人身上泼脏水。

????“陈姑娘,您到底有什么事儿?您直说。”

????看着孙阳怯生生的模样,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挤兑他,便直接了当道:“你已经有多久没看到苏万里了?”

????“您说苏先生啊。”孙阳若有所思的想了想:“好像这两天没再见到他,不过他也可能在房间吧,这事儿谁也不知道,因为汤大小姐不让我们擅自进入那个房间。”

????我点点头,又问:“前几天,这里停过电?”

????“确实停过,陈姑娘,您问这些干什么?”

????我没理会孙阳,在心里暗暗盘算。

????看样子,汤臣说的话都是真的,苏靖确实已经逃走,而苏万里则去追捕苏靖了。现在暂时不去考虑,苏靖的计划是什么,我只是好奇,汤臣和苏万里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按理来说,汤臣是何须弥的生母,应该和何须弥一条心才对,而现在却找到了何须弥的对头,这就显得很不合理了。

????若何须弥死了,对汤臣有什么好处呢?

????左思右想,想不通,我冲孙阳招了招手,压低声音:“交代你一个事儿。”

????“什么事儿?您请说。”

????“帮我监视汤臣。”

????“啊?”孙阳楞了一下,连连摇头:“陈姑娘,您就别为难我了,汤大小姐是锦绣阁老板级别的人物,我哪招惹的起啊。”

????“你不招惹也得招惹!”我的语气严厉,一字一顿:“除非你想死!”

????孙阳被我喝的一阵呆愣,木然的看着我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月薪两万,别说是咱们城市,就算是这整片炎黄子孙的土地,你可知道哪里有服务员能赚到两万?就算是在美国,这月薪也合几千美刀了。这年头,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,尤其是跟钱有关。难道你就没察觉,你们之中有一个服务员失踪了吗?”

????“失踪?”孙阳眼睛瞪得老大:“您是说,张平?”

????我不知道那个死去的服务员叫什么,因此简明扼要的描述了一下死者的体貌特征,结果孙阳一拍大腿,说就是张平。

????“张平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,我们还犯嘀咕,这么好的差事,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。您刚才说他失踪了,什么意思?”

????见张平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我索性不再多说,直接冲他勾了勾手指头,示意他跟我走。

????有些事儿,光说是没用的,必须眼见为实。

????当然了,汤臣在那间房里,我自然不会带孙阳往枪口上撞。在锦绣阁,想要见到死人,地方多的是!

????我带着孙阳,径直走向出入锦绣阁的楼梯口。

????楼梯口的大门是锁着的,不过大门是那种中间带玻璃的门,直接把玻璃砸碎,把玻璃渣子清理掉,我便顺着洞口钻了过去。

????起初孙阳有些犹豫不决,不过在我连唬带吓的威胁下,他还是咬着牙钻了过来。

????“陈姑娘,来之前,经理就跟我们说过,楼道是禁地,不可以进来,您这……”

????还没等他说完,我就打断了他:“不想死,你就跟着我来。我现在是给你求生的机会,否则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!”

????见我脸色严肃,孙阳终于不再言语,静静地跟在我屁股后面,往楼上走。

????锦绣阁,抛开贵宾层不谈,一共有两层,而想要去上层,就必须走楼梯。不出我所料,通往上层的楼梯,阴气十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