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四十六章 变态癖好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虽然处于平行状态,看不见玉罗房间的情况,但是玉罗的窗户开着,我能隐约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黑气,顺着窗户往外漂。这股黑气,自然是阴气。而玉罗身为‘道士’,房间又怎么会有阴气呢?恐怕只有一个解释,便是玉罗之前用过,充当服务员的傀儡,全都收进她的房间了。

????玉罗把自己的房间当成停尸房,也着实算是重口味了。

????不过这样,倒也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,贵宾层封印邪物的玉牌,十有八九都在她的房间里,否则也不会用这么多尸体当掩护。

????“姑娘,你在干什么?”

????一个熟悉且陌生的声音,在我身后响起,我转身往后一看,发现原来是之前送我回房间的那个男服务员。他正一脸错愕的站在门口,诧异的看着我。

????我悻悻一笑,拍了拍手,装作若无其事的把窗户关上:“我来透透气,你怎么跑到这来了?”

????“透透气?”男服务员眉头微皱,估计觉得我这个借口太蹩脚,不过他也很识相,没有刨根问底,态度很自然的从询问转变成回答:“下午会有新客人入驻这间房,领班让我来打扫打扫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摊了摊手,示意男服务员可以忙他的工作了,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什么,转身问道: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????“我?”男服务员楞了一下,看我的眼神很是诧异:“姑娘为什么想知道我的名字?”

????我贸然问一个服务员的名字,确实显得有些‘出格’,为了避免自己表现的太可疑,我故作镇定道:“我觉得你挺机灵的,希望你以后可以多关照关照我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男服务员受宠若惊:“姑娘,瞧您这话说的,我哪有资格关照您啊,您有什么吩咐,直管说就是了,我肯定是鞍前马后,在所不辞啊。实话跟您说,我以前的工作,月薪顶多四千多,这次稀里糊涂找了个两万块钱的岗位,对我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美差,我肯定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。”

????我估计这小伙是被我之前的态度吓坏了,以至于有些惊弓之鸟。不过他的一番话,听在我的耳朵里,却别有一番滋味。

????悲哀?谈不上,顶多算是可怜吧。他还不知道,这高薪岗位是他用命换来的。

????经过一番交谈,我得知,这个年轻人叫‘孙阳’,挺普通的一个名字,人如其名,人也挺普通的。也好,越是这种其貌不扬的人,有些事情办起来越顺手。

????我暗暗记下这个名字,便转身离开。

????在我回房的时候,发现一个比较蹊跷的现象,锦绣阁新招的服务员不少,但是入驻的客人并不多,至少在我看来,比之前冷清了一些。经过一番观察,我发觉,阳人客人并没有什么变化,减少的是阴人。

????我估计,这可能是和何须弥回来有关。

????走到我房间所在的走廊,我没有直接回房,而是径直向苏万里的房间走去。按照之前孙阳给我的指示,我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门前,敲了敲门,不多时,里面便传来一阵回应,结果开门的却并非是苏万里,而是汤臣。

????见到我,汤臣很意外。

????我也很意外!

????虽然孙阳告诉我,汤臣会经常去苏万里的房间,但也用不着这么勤快吧?

????我眉头紧锁,警惕的看着汤臣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????汤臣看我的眼神有些慌乱,这抹慌乱让我意识到有些不妙。

????“陈潇,你……你来干什么?何须弥虽然答应放你出来,但可没说让你随意走动,你快回去,不然我去告诉何须弥了。”

????看着汤臣紧张的眼神,以及结结巴巴的言语,我心里警铃大作,没有理会汤臣的威胁,而是歪了歪脑袋,将视线绕过汤臣,往屋里看。结果我歪头,汤臣的脑袋也跟着歪,自始至终都在挡着我的视线,似乎屋子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????“你给我起开!”我脸色不由一板,迈步就往里走。

????汤臣一边用身体挡住门口,一边伸出双手往外推我:“陈潇,你别得寸进尺,你现在自己还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,何须弥现在不杀你,不代表一直不杀你。”

????汤臣的反应越激烈,我就越觉得不对劲。

????汤臣和我一样,精神方面很强,但是肉体很弱,而我们俩放在一起,我又比汤臣多了很多‘实战经验’,一番推搡之后,汤臣一个没留神,就被我钻了空子,直接冲进了屋内。我几乎是小跑着冲进卧室,大有一番‘捉奸’的气势。

????当我看到卧室的情景时,整个人不由愣了又楞。

????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想过苏靖会背叛我,而事实证明,苏靖的确不会背叛我,因为屋子里的事儿,跟苏靖没有半点关系。甚至,苏靖乃至苏万里都不在屋子里,但是床上确确实实有一个男人,而且还是一丝不挂!

????不过和香艳的画面八竿子打不着,这名赤身裸体的男人,双手双脚被捆绑,胸前的皮已经被剥开,五脏六腑全都露在外面,已经咽了气。床的一侧,还放着一套服务员的衣服,很显然,这个男人是锦绣阁刚刚招募的服务员!

????我转身瞥了一眼汤臣,眼神中说不出的鄙夷:“你的癖好还真是变态!”

????汤臣眼神中闪过一抹窘迫,随即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:“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这些连初中都没毕业的文盲,居然以为会有月薪两万的高薪职业落在他们身上,岂不是白日做梦?我只是让他们明白,凡事儿都要付出代价而已,做梦也是如此!”

????“怎么?你残害生灵还有理了?”

????“呵,咱们俩谁也不比谁干净,你少对我指指点点。”汤臣单手叉腰,另一只手拉着房门,冷哼道:“出去!我的耐性是有限的。”

????我对汤臣这种极致变态的癖好嗤之以鼻,但是我并不打算就这么离开,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汤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