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四十四章 博学狼妖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抓着何须弥的袖子,语气近乎哀求:“何须弥,不对,非墨,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帮我了?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狠心?我还记得,你当初说过,你喜欢我的。”

????本来何须弥作势要把我的手甩开,听到我的话,他的动作不有一顿,眉头也微微皱起,看我的眼神变了又变:“我当初就告诉过你,你是不会喜欢完整的我,现在看来,确实如此。”

????“不,我喜欢的,因为我知道,非墨是你的神魂之一,你是非墨,非墨也是你。”我松开袖子,转而抓住何须弥的手。双手触碰时,我竟然发觉何须弥的手抖了一下!他乃是佛门中人,虽然堕落至此,但佛家的戒律,除了‘杀戒’之外,他倒是一直在遵守着。因此‘男女授受不清’这一点,他也必然时刻遵守。

????女色对于和尚的冲击有多大,我心里一清二楚,在我看来,和尚其实和‘处男’没什么区别,都是害羞,拘谨,对女人向往却又害怕而已。

????为了离开这里,我必须发挥女人的优势,同时攻击男人的弱点!

????我抓着何须弥的手,昧着良心,晓之以情:“何须弥,你之前说杀我,难道你真的忍心杀我吗?”

????何须弥眉头紧锁,不改他说实话的老毛病:“不忍心,但是你和生母,我必须选一个,我已经犯下太多的罪,我不能再犯下弑母之罪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打心眼里觉得何须弥很悲哀,明明有些事,他只需要出手,就可以化解。但是他却一直唯唯诺诺,墨守成规,最后反而害人害己。何须弥很聪明,也很诚实,但他却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。

????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表面上却把演技发挥到了极致,甚至流了两滴眼泪:“何须弥,我知道,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周旋的余地了。我和苏靖必然会死,但是在我们死之前,你能不能发发慈悲,让我们短暂的相聚?你别忘了,你曾经也是佛啊。”

????在我说出‘佛’这个字的时候,何须弥的眼神猛地一凉,很显然,我的话戳到了他的痛楚。

????他处心积虑想要再次成佛,可是我心里很清楚,就算他得到了佛气,也挽回不了局面了。因为他的所作所为,早已经和佛背道而驰,既然这世间存在着佛,那自然也有佛道,佛道又岂会让何须弥染指呢?

????相信这些道理,何须弥不会不知道,只不过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而已。

????我不知道,是曾经的非墨,对我的情感,还是何须弥对‘佛’的执念,他的语气终于一软:“我这一生,最看重的便是承诺。我说过,我会杀了你,就一定会杀了你,哪怕有再多的不舍和不甘。同样,我也希望你遵守承诺。”

????“什么承诺?”

????何须弥注视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短暂的相聚,而非别有用心!”

????我紧紧攥着何须弥的手,破涕为笑:“哪怕是短暂的相聚,对我来说也够了。既然横竖都是一死,何不趁着死之前,好好享受一下这短暂的幸福呢?这些利弊,我还分得清。”

????何须弥深吸了口气,凝视我许久,缓缓将手从我的手里拉出:“那我就相信你一次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,你在这里等着,我会让玉罗来接你。”

????我往旁边挪了一点,让开路,目送何须弥离开。脸上的眼泪瞬间干涸,柔情默默的眼神,也变回了之前的坚定!看着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里的何须弥,我不由在心里感慨道:“你很聪明,很强,可惜,你却不了解女人,而这将是你的死穴!”

????大门缓缓关闭,当我转身往回走时,发现狼妖站在门口,饶有兴趣的看着我。

????“刚才的戏,演得不错。”

????“过奖了。”我苦涩一笑:“说实话,我比较反感,用女人的先天优势,去博得男人的同情。在我看来,这对女人来说,也算是一种自降身价的侮辱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狼妖露出一抹笑容:“你自己都说是先天优势了,又何来侮辱这一说?其实男人女人都一样,男人也有先天优势,比如生理方面。合理运用优势,无可厚非,不用才是傻。”

????说到这,狼妖将它夹在腋下的书,朝我扔了过来:“阴阳界的时间,比之现实,要长上不少,玉罗就算再快,对你来说,也会耗费不少时间。我在这里这么久,全靠这些书打发时间。”

????我道了声谢,翻了翻书本,结果一阵好笑:“没想到你还看这种书。”

????我本以为狼妖看的书,要么是知识十足,要么就是专业性强,没想到它扔给我的书,竟然是一本已经出版的网络小说。

????狼妖耸了耸肩:“看什么书不重要,重要的是,能不能在看书的时候,还保持自己的理智,不受干扰。若只看一本书,也就算了,看得多了,各种书之间机会相互干扰,相互矛盾,如何屡清楚这些矛盾,去其糟粕,留其精华。看书和看人看事儿,本质是一样的。”

????狼妖的一番话,让我受用无比,我顿时对狼妖肃然起敬:“难怪连何须弥都会找你请教难题。”

????跟狼妖聊了几句之后,我便回房了,正如狼妖所言,我几乎把厚厚的一本小说看完了,玉罗才姗姗来迟。

????再次见面,玉罗对我的态度没有什么转变,依旧是不冷不热。

????说实话,我和玉罗之间,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语言,更没有冲突,她自始至终都在跟我强调,我们之间没有个人恩怨。再次见面,我对她没有太多恨意,就足以说明,连我也开始这么认为了。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玉罗取出一个玉牌。

????这个玉牌通体白色,中央有一点红晕,像是血,而且还是我的血!

????玉罗手指一动,玉牌便被捏碎,下一秒,我刚才所在的房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与此同时,我感觉身上一股无形的压力,也随之烟消云散。跟着玉罗往外走的时候,很轻易的走出了大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