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三十六章 再见万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不是个喜欢嘴上吃亏的人,狼妖咄咄逼人的态度,让我有些恼怒。我注视着它,一字一顿:“明明是一只嗷嗷叫的狼,居然喜欢在这里夹着尾巴当狗,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!”说完,我转身便走。

????虽然接触短暂,但我多少也摸清了狼妖的性格,它自然不会妥协。

????不出我预料,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,身后立刻传来一声摔门的声音。

????我气呼呼的去找苏靖,狠拍苏靖的房门:“都怪你给我出的馊主意,我被人喷了个狗血淋头!”

????贵宾层的范围可大可小,苏靖的房间离狼妖的房间并不远,自然听到了我和狼妖的对话。苏靖长叹了口气,语气带着些许的无奈:“没想到这只狼妖这么不识抬举,既然如此,那也不必再和它浪费口舌,你去找其他邪物吧。”

????“还找?”我眉头紧锁,郁闷道:“谁能保证,其他邪物不会像狼妖那么铜牙利齿!我陈潇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被人说的还不了嘴,这若是传扬出去,我陈潇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?”

????苏靖的语气带着些许笑意:“狼妖比较特殊,它以前是人饲养的狼,因为受过虐待,所以对人充满敌意,成精以后,对人更是深恶痛绝。拒绝你的合作,也算是在情理之中。”

????我翻了翻白眼:“那你还让我去找它。”

????“是我考虑不周,我给你道歉还不行?”

????“算了算了,我又没有那么小气。”我恶狠狠的瞥了一眼狼妖的房间,正想着怎么对付它,找回场子的时候,一阵脚步声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这脚步声是从大门方向传来的!

????苏靖的耳朵很好使,也听到了脚步声,语气出现些许的紧张波动:“快回去!”

????这贵宾层,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,至少我知道的,只要何须弥以及苏万年两个人。此时无论他俩谁来,对我来说,都是弊大于利。因此我没有半点犹豫,按照苏靖的指示,逃似得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????几乎是我刚把门关上,外面就传来大门被推开发出的声音。

????紧接着,脚步声由远至近,开始向我所在的房间靠近。

????果然是来找我的!

????我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倾听,很快,脚步声停在了门外。我甚至能感觉到,一双眼睛正透过门板,注视着我!这种滋味,让我止不住的打了个寒蝉。

????“咚咚咚!”

????敲门声响起,我吓了一跳,不由后退了数步。心里一阵纠结,不知道该不该开门。当敲门声连续不断的响起后,我把心一横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咬着牙将房门拽开。出现在我眼前的并非是何须弥,而是苏万里!

????四目相对,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带着‘善意’的毒辣!

????与孙庭打过这么久的交道,让我学会了如何辨别那些伪善的面孔。苏万里看我的眼神,就是最典型的阳奉阴违,笑中带狠!毕竟他老婆因我而死,儿子也被我永久的镇压住,面对杀妻灭子之恨的仇人,他绝不会蠢到‘冰释前嫌’。

????就算是我,也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去报仇,哪怕把这天地搅得翻天覆地!

????“弟妹,好久不见。”苏万里站在门口,冲我微微一笑:“这么多年没见到你,没想到你还是这般的倾国倾城,当真是容颜不老,不对,应该说是越来越有姿色。”苏万里很是‘优雅’的抓了抓他的头发,口蜜腹剑的对我说。

????我心里很清楚,他所谓的‘好久不见’,指的是我的前世。至少在这一世的印象中,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。

????初次相识的拘谨,再加上各自心知肚明的仇恨,让我硬是挤出一丝写满尴尬的笑容:“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苏万里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房间,随即满面春风的反问道:“能进去说吗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里不由一阵机警。若是我俩身份调换,我绝对会二话不说,直接伸手掐死对方,以解心头只恨。可是苏万里,却很‘绅士’的问我能不能进来,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。除了苏万里‘绅士过了头以至于可以用蠢来形容外’,就是苏万里无法随意进入我的房间。

????我又不傻,自然不会邀请不共戴天的仇人进入我的房间,遂悻悻一笑:“你都叫我弟妹了,孤男寡女的,进入弟妹的房间,恐怕不妥吧?若是被你兄弟知道,这事儿可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万里仰头大笑起来,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:“我和苏靖,既然是一奶同胞的兄弟,自然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分彼此。就算是我进去,他也不会想歪的。”

????这话乍一听没什么毛病,可是仔细一琢磨,就有些不对劲了!

????我在心里啐了一口,表面上微笑道:“你们俩要是关系这么好,当年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反目呢?现在说不分彼此,真是难以让我相信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苏万里的脸色微微一变,似是戳到了他的痛楚。

????毕竟当年‘横刀夺爱’,不惜背后捅兄弟刀子的人,可不是苏靖!当然了,旧事重提,我心里没有半点醋意,因为最起码的是非黑白我还能分清楚,这事儿可不赖苏靖,因为苏靖与‘幽翎公主’之间的关系,要比我和苏靖之间的关系,早了太久太久。

????“呵呵呵,弟妹,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,恐怕不妥吧?”

????“有什么不妥?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????苏万里的脸色越发难看,眼睛死死盯着我:“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,有些话说之前,最好先过过脑子。”

????我心里一阵鄙夷,这苏万里真是属狗的,前一秒还摇尾巴,这一秒就呲着牙要咬人。我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,稳住心神,尽量让自己镇定的面对这个强大得敌人:“你不是王族吗?怎么就这点度量,稍微提一提旧事就翻脸了?呵呵,这可不是王族的作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