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三十章 大厦将倾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苏万里哈哈一笑,冲何须弥报以歉意眼神:“不好意思须弥兄,忘记你已经不是当年的降龙罗汉了,而是一阐提。”说到这,苏万里的视线重新落在我身上,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神色:“她得罪了你的人,所以要在这里受罚,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家人,可否卖给我一个面子?”

????“不能。”何须弥没有丝毫犹豫的出口拒绝。

????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向来小气,拔一毛之天下而不为。”

????“冥妃是一毛?”

????“甭管是几毛,我苏家人向里重感情,绝不会容忍家人落难。”

????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????“结局如何全看你!”

????这两个人一出场,一见面,便是针锋相对,颇有几分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。而这一切,全都是因为我!我知道自己在其中的价值,苏万里为了报复我,而何须弥则是觊觎我体内的佛气。

????只是没想到,这俩人连掩饰都不掩饰,一上来便要撕破脸皮。

????难怪之前老鹰说,大厦将倾,恐怕苏万里就是压倒锦绣阁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????就在二人之间的情绪越发紧张之际,一声简洁干练的嗓音适时响起:“须弥尊主,苏王爷,这么久没见,本应该是秉烛夜谈,寒暄叙旧的日子,你们俩怎么一见面就闹了个面红耳赤?”

????顺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玉罗缓缓向这边走来,之前也不知道她跑到哪去了。

????苏万里瞥了一眼玉罗,微微一笑:“原来是玉罗姑娘,好久没见。”

????玉罗冲苏万里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,脸上挂着‘职业商人’惯有的笑容:“苏王爷,陈潇是你的家人不假,可现在时代不同了,来去自由全凭个人,你想要带陈潇走,问题是陈潇自己答不答应呢?”

????闻言,苏万里瞥了我一眼:“弟妹,你是打算跟我走,还是留在这继续受苦?”

????好一声弟妹!若是我事先不知道,兴许还真被这声温情的‘弟妹’给迷惑了。

????我心里跟明镜似得,暂时留在锦绣阁,虽然也很危险,但至少我体内的封印解除之前,我是安全的,况且苏靖也在这里。而跟着苏万里走,估计前脚离开锦绣阁,后脚他就会直接杀了我。毕竟杀妻之恨,镇子之仇,不共戴天。

????只是,处在两强对决,夹缝求生的我,似乎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语权。因此我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不语,没有加入这场暗潮汹涌的对决之中。

????见我不说话,玉罗悠然一笑,抛给我一个‘算你聪明’的眼神。

????“既然陈潇没有想好,你们二人在这里争来争去,又有什么意义呢?何不如苏王爷先在锦绣阁住下,待何时陈潇想好了,咱们再做定夺?总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吧。”

????苏万里瞥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对面毫不退让的何须弥,沉默片刻,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:“也好。”说完,他满怀深意得冲玉罗笑道:“玉罗姑娘还真是一点都没变,一如既往的会办事,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手下。”

????“呵呵呵,多谢苏王爷抬举。”玉罗有说有笑的做了个请的手势,让两个女侍者带苏万里离开。

????随着苏万里的离开,现场紧张压迫的气氛随之一缓。

????“我的天,那个苏王爷,果然厉害,竟然敢在锦绣阁内和何须弥叫板!今日是何须弥归来的日子,结果风头都被他给抢走了!”

????“这个苏王爷是什么来头?”

????“没见识了不是!陈潇的身份是冥妃,苏王爷叫陈潇为弟妹,自然是冥王苏靖的长兄。而据我所知,苏靖的长兄乃是七星邪尸之一,名为‘嫉妒’的大邪物。我刚才还纳闷,怎么何须弥归来,屋子里的阴气邪物会如此的活跃,原来并非是何须弥所致,而是这个苏王爷!”

????“就算这给苏王爷是七星邪尸,与何须弥叫板,未免有些不知深浅了吧?”

????“不知深浅的人是你,七星邪尸实力跟不相同,同为七星邪尸,苏王爷想要灭掉孙庭,只需要动动手指头便可!这就好比,同为生意人,有的人开小卖部,有的人则是经营着跨国集团,能一样吗。”

????好端端一个‘迎接会’,被苏万里搅了局,玉罗轻叹了口气,有些惋惜,也有些不忿,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。

????她站在何须弥身边,轻声问道:“须弥尊主,陈潇怎么处理?”

????自始至终,何须弥的视线都一直盯在我身上,嘴唇微动,霸气又威严的嗓音响起:“好生照料,严加看管!”

????好生照料和严加看管这两个词,看似有冲突,实则联系在一起,就会变成一个新的含义‘软禁’!

????“须弥尊主,陈潇对汤臣做的事,您都是知道的。汤臣就等着你回来定夺,若只是把陈潇关起来,而非惩罚,恐怕……”

????何须弥瞥了一眼玉罗:“恐怕什么?”

????接触到何须弥的眼神,玉罗楞了一下,随即借坡下驴,讪讪笑道:“没什么,须弥尊主的命令,自然是无条件遵从。”说完,玉罗便走到我身边,抓起我的胳膊带我离开。

????与何须弥擦肩而过的时候,无意间接触到何须弥的眼神,我心里的疑惑再次变得强烈起来。那双眼神,虽然冷酷霸道,却又真挚无比,和我印象中的非墨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????再加上何须弥也是光头,再联想起之前非墨说的话,我心里不禁犯嘀咕,难道何须弥与非墨是一个人?

????疑惑之际,玉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陈潇,我还真是小瞧你了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扭头看向玉罗,疑惑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还装!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有恃无恐,原来早就知道苏万里会来。苏万里与你之间的仇恨虽然不共戴天,可他与何须弥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,这无疑是你夹缝求生的机会!”

????我知道玉罗很聪明,她能看出其中的端倪也不意外,不过我并没有太多的惊恐与错愕,而是平静微笑道:“别光说我啊,玉罗姑娘恐怕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