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二十六章 态度反差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果然如秋天少女所言一样,非墨对我体内的佛气很感兴趣,再结合他本身是个‘光头’,不自觉让我联想到和尚,至少邪物是不会对佛气感兴趣的。唯一让我不解的就是非墨的脑袋上,不像大多数和尚那样烫有‘戒疤’,兴许他还只是个初级入门水平的小和尚吧,我这样想着。

????“你体内的佛气去哪了?”非墨盯着我,语气平静,但是却带着一种初次出现的严肃感。

????面对非墨的质问,我在心里稍作计量,选择了一个中庸半真半假的方式回答:“之前秋天少女消失得时候,我感觉到一股怪异的力量侵入我的体内,估计是这股怪异的力量,将佛气封印了。兴许是秋天少女愤恨佛气杀了她,从而报复我。”

????非墨低头思索起来:“按理来说,秋天少女会感谢你才对,怎么会报复你……”

????非墨虽然‘单纯’,但是绝不傻,我生怕他琢磨出什么端倪,连忙岔开话题:“反正我向来不喜欢那股佛气,每次它在我体内流窜的时候,都让我倍感煎熬,现在被封印了也是好事儿。秋天少女已经吸食过我的精气,目的已经达到了,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?”

????非墨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良久才轻叹了口气:“也罢,你先走吧。”

????得到非墨的同意,我二话不说,没有半点犹豫,转身就走,不过并没有径直离开贵宾层,而是转道跑进了苏靖的房间。

????苏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回来,早在门口等着我,我一开门,他就顺势抓住我的手腕,把我拽了进去。

????事发突然,我吓得发出一声惊呼,结果声音还没有完全发出,嘴巴就被苏靖的手捂住。苏靖冲我做了个‘嘘’的手势,示意我别引起非墨的注意:“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秋天少女死了?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惊讶的看着苏靖: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????苏靖嘴角上扬,眼神中绽放一抹皎洁:“别忘了,佛骨舍利是我帮你融合的,佛气有多强大,我心里也很清楚,别说是秋天少女,就算是换做七星邪尸,贸然吸食你的精气,也会不得善终。”

????苏靖的推论很有道理,但是我看他的眼神,却是疑惑不见:“看样子你很高兴?早就盼着我去找秋天少女?”

????苏靖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:“不错,整个锦绣阁,或者说咱们市,只有秋天少女的力量,足够封印你体内的佛气。因为她是悲绝之邪物,虽然阴气戾气强大,但是其悲惨可怜的遭遇,会使得佛气也避让三分。”

????若是说之前我还仅仅依靠女人的本能,相信秋天少女的话。此刻听到苏靖的一番言论,我对之前秋天少女的言行已经深信不疑,佛气的确会给我惹来杀身之祸。

????满打满算,还有几个小时就是日升,到时候何须弥就会归来,我还要多感谢秋天少女在紧要关头,救了我一命。

????我满怀深意的注视着苏靖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,秋天少女的存在?玉罗铁了心让我进入三号房间,也跟你有关系吧?”

????苏靖嘴角上扬,在我额头上轻吻了一下:“不错,准确的来说,并非是玉罗,而是汤臣。”

????“汤臣?”听到这个名字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没好气道:“这里面怎么还和她有关系?”

????“你忘了,白玉蟠龙还在她的手上,我想要与白玉蟠龙产生联系并不难,只需要暗中向汤臣透露一些信息,让她误以为,秋天少女是你命里的克星,她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把你往秋天少女怀里塞。玉罗,只是听命办事而已。在这座楼里,真正主事的人,并非是玉罗,而是汤臣。”

????我明白苏靖的意思,在锦绣阁,玉罗顶多相当于总经理,何须弥相当于董事长,而汤臣作为董事长的母亲,虽然手里没有半点权力,但是说话的分量自然是毋庸置疑的。这可能和华夏传统有关,自古以来‘皇太后’的权力地位都是最难以违抗的。

????苏靖如释重负,将我拽进客厅,我半推半就,但是最终还是在‘肉搏’方面处于劣势,被苏靖按在沙发上。

????我没好气的看着苏靖:“你可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,你犯的事儿,我都拿小本给你记着呢。看样子,你这个男朋友的待定头衔,要带一段时间了。”

????苏靖耸了耸肩:“我这人向来,务实不务虚。”

????我知道苏靖所指的‘务实’是什么意思,脸颊不由一阵发烫,幽怨道:“苏靖,你能不能答应我,以后再也不要瞒着了,无论有什么事,我们都可以共同面对啊。”

????苏靖凝视我许久,最后重重一点头:“我尽量!”

????“什么叫尽量?是必须!”

????苏靖想了想,轻叹了口气:“在允许的情况下,我肯定会告诉你,但有些事情,事发突然,根本来不及商议。原谅我有时候的一意孤行。”

????我知道苏靖‘独行侠’的臭毛病,一时半会是改不回来了。也怪不了他,毕竟他一个人孤独生活了千年,早已经养成了我行我素的行事风格,想要改变他,简直任重而道远。

????此事暂且不提,我忧心忡忡的看着苏靖:“你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?”

????“快了,短则三五天,长则七八天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苏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睿智的光彩,冷哼道:“这取决于何须弥和我兄长,什么时候撕破脸皮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一阵兴奋:“怎么,何须弥和苏万里之间有梁子?”

????“呵呵呵,难道你现在还没意识到?你就是他们俩人之间的梁子。”

????“我?”

????“不错!好戏即将上演,你静观其变就好,你只需要相信我,用不了多久,这件事就会尘埃落定。”

????“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

????我轻轻的搂住苏靖的胳膊,感受着苏靖强健的臂膀,陪了他一会儿,直到苏靖让我离开,免得被玉罗察觉,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