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二十一章 暗中媾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种从天上跌入地狱,再伤痕累累的从地狱爬到地平线的感觉,我不是第一次经历,可是再次体会,仍旧被折磨的身心俱疲,半死不活。我这个人不惧怕任何肉体折磨,最怕的反倒是这种杀人不见血的虐心折磨。

????苏靖明知道这一点,却让我再次经历,究竟多么狠心的男人,才会走出这种冷血之事?

????我不想原谅苏靖,我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,可是眼泪却根本不受我控制,从眼角滑落,顺着脸颊流下。仅仅是一瞬间,我感觉眼眶就红肿起来,我恶狠狠的瞪着苏靖,愤怒像是要把我吞噬一样:“你太狠了,难道折磨我已经成了你的乐趣?我是上辈子欠你的吗?”

????苏靖死死攥着我的手,眼睛里像是有些东西,可能是愧疚,也有可能是心痛,此刻我已经分不清楚,心脏如同火烧一般煎熬难忍。

????“潇潇,从乔娜得到冥胎那刻起,我就已经预料到会发生动荡,若我不用自己当诱饵,让乔娜误以为我们已经被逼的强弩之末,她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。我倒是好说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没有什么人能够拦住我,但是你呢?难道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受伤,或是死去吗?”

????“那你大可以告诉我,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我不理会苏靖的解释,挣扎着想要离开苏靖的控制,却被苏靖死死拽着,眼泪成了我宣泄的唯一渠道,止不住的往外流,从盈盈抽泣,转变成了嚎啕大哭:“你不忍心看我受伤,难道我就忍心看你受伤?那一夜看着你倒在我的面前,你知道我的心都在滴血吗!”

????面对我的质问,苏靖脸色铁青,猛地一把将我拽进怀里,死死的搂着我,使我挣扎不得:“若一定要有一个人为此受伤,我希望那个人是我。”

????“可是心痛,要比身体的伤痛更令人难以忍受。”

????苏靖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又岂会不知你心痛,你的痛,我都能够感觉得到……”

????“咳咳,你们俩才几天没见面?用得着搞得这么生离死别吗?”非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他斜靠在门框上,双手插兜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我和苏靖。虽然我心里很不平静,可是为了避免被‘外人看了笑话’,我只能暂时将心中的愤慨与伤痛压下。

????苏靖缓缓松开我,注视着非墨,语气骤然变回了与他相称的冷静:“你为什么告诉陈潇,我在这里?”

????非墨耸了耸肩,不以为然道:“聊天聊到这了,你也知道我向来不会说谎,有什么说什么就是。”

????苏靖走到门口,面对着非墨,一字一顿:“当初约定好了,我只要在这里,你们就不会伤害陈潇。希望你能够信守诺言。”

????“这是自然。”

????听到苏靖与非墨的对话,我立刻意识到苏靖又背对着我签订了什么‘密约’。

????我冲到苏靖和非墨之间,擦干眼泪,盯着他们二人,怒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非墨轻生一笑:“你告诉她吧。”说完,非墨便转身向三号房间走去。

????当我转身看向苏靖时,苏靖也正好注视着我,四目相对,我能够轻易从他的双目察觉到惭愧神色,这神色让我心里顿感不妙。

????在我的一番追问下,苏靖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。

????自从离开玉屏山,与苏靖重归于好之后,我就被苏靖的‘美好一面’蒙蔽了双眼,忽略他的本性。

????凡事儿都是走一步看十步的苏靖,又岂会对乔娜和何须弥的事儿毫无准备呢。在冥胎被夺走时,苏靖就已经做好了‘假死’的准备,用来蒙蔽乔娜的眼睛,以便让我们能够脱身。至于玉罗的出现,也完全在苏靖的预料之中,他心里很清楚,汤臣背后的势力,是一群有仇必报的狠人,绝不会轻易将我这个‘仇家’交由乔娜处置。

????因此在我们被带到锦绣阁,并且在我昏迷期间,一直处在假死状态的苏靖,便和玉罗一方签订了一个密约。这个密约,便是以苏靖的终身自由为代价,换取我的生命。也就是说,从一开始,玉罗就没打算杀我,她只是纯粹的报复我而已。

????当何须弥回来时,就是我离开锦绣阁的日子。

????我现在身处的所谓‘贵宾层’,实际上相当于锦绣阁的‘藏宝阁’,里面镇压的全都是非常罕见的邪物,像是狼妖,秋天少女之流,其珍贵稀有程度,甚至不亚于七星邪尸。而苏靖作为冥王,其‘收藏价值’自然不必多说。

????至于锦绣阁为什么要收藏邪物,按照苏靖的话说,其实是为了帮助何须弥‘渡业’。何须弥终究曾经为佛,而由佛入魔,其付出的代价要比任何人都大。为了避免自己被心中的恶念吞噬,变成真正的大魔头,何须弥就必须依靠足够多且强大的邪物,为他冲煞,说白了就是以毒攻毒。

????或许我和苏靖的生命暂时无忧,但是以苏靖的自由为代价,这是我无法接受的。

????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难道又要过上‘阴阳两隔’的日子吗?人世间最悲惨的事情,其实并非是我生你为生,你死我未死。而是你明明就站在我面前,我却无法伸手触摸你。

????我一把抓住苏靖的手腕,语气坚定道:“我们一起逃出去!何须弥还没有回来,只要我们联手,就算是玉罗,也未必能够拦得住我们!”

????苏靖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然后呢?”

????“什么然后,只要能够逃出去,天大地大,还不是任我们闯?”

????苏靖深深地叹了口气,无可奈何道:“照你说的,就算是逃出去,可别忘了,还有不少敌人觊觎着你我。现在乔娜得势,上一次我可以假死,若是再被她抓住一次,恐怕就要真死了。况且,苏瑾年被封印,不代表他死了,只要他还一息尚存,他父亲就不会放弃,必然会来营救,到时候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