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二十章 再见非墨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玉罗耸了耸肩,并没有怀疑我的谎话,用眼神瞥了一眼那大红色的木门:“你已经知道路怎么走了,自己去吧。”

????躲不过,我索性也不挣扎,大不了故技重施罢了。

????我没有犹豫,径直走过去,推开大门,进入幽深的走廊。

????当我轻车熟路的来到‘贵宾层’时,发现非墨正坐在大厅中央的石桌旁发呆。

????见到我,非墨楞了一下,疑惑道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????我没好气道:“你当我想回来啊?还不是玉罗那个娘们不肯放过我,看样子还要再中一次狼毒才行。”

????非墨摇了摇头:“没用的,玉罗很聪明,骗的了她第一次,骗不了第二次,看样子今天晚上,你说什么也要进入三号房间了。”

????“不会吧?按照你的说法,三号房间进入就必死无疑。苏靖还没有苏醒,我还不能死。”我连连摇头,低头考虑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,能够助我渡过难关。

????就在我暗暗思索之际,非墨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既然答应过救苏靖,就必然会履行诺言,这一点你不必担心。”

????“话虽如此,可是我死了,苏靖会伤心。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非墨笑了笑:“说白了,是你自己怕死,又何必拿苏靖当挡箭牌?”

????我白了非墨一眼,没好气道:“是人都怕死,我也不例外,有什么好丢人的。再说了,苏靖等了我千年,若是醒来发现我永远的离他而去,他肯定会伤心欲绝,估计会永远的恨我吧。人们常说,爱一个人之深切,可以为他去死。在我这正相反,爱一个人至骨子里,我要为他活着。”

????“你这个道理,倒是新奇。”非墨盯着我凝视许久,最后叹了口气:“那我在帮你一次吧。”

????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非墨:“你总是帮我,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?”

????刚才还镇定自若的非墨,听到我的话,骤然慌乱起来:“你……你别胡说!”

????看到非墨的反应,我笑的更深了:“在感情方面,永远不要试图欺骗女人的眼睛。男人对女人好,有五成的几率,是因为善心泛滥,另外五成几率,就是喜欢上这个女人。你觉得你是前五成还是后五成?”说到这,我盯着非墨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说实话哦,你是不能骗人的。”

????非墨窘迫至极,眼神无比的慌乱,纠结了老半天,最后红着脸,近乎失声道:“后五成,你满意啦!”

????果然不出我所料!我幸灾乐祸的看着非墨,同情道:“那你要失望了,阿姨可不喜欢小朋友。对了,你好端端的喜欢我干什么?”

????非墨脸红的如同火烧一般,倔强的看着我:“也算不上爱,仅仅是喜欢而已。就像你说的,此喜欢非彼喜欢。”

????“总有个原因吧?”

????非墨叹了口气:“自我出生以来,我从没有欺骗过任何人,可是也没有人跟我说过半句实话,一直被欺骗着。而你,却对我诚实相待,虽然说的话都有些攻击我的嫌疑,但至少是真的。”

????我很诧异:“怎么可能?”

????“有什么不可能,从我出生起,我母亲就灌输着我阴暗的三观,将错事说成对事。那些屈膝在我面前的手下,为了能够得到我的庇佑,阳奉阴违,口蜜腹剑,这些我都知道。否则,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

????听到这番话,我觉得眼前这个小光头非墨有些可怜,同情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锦绣阁的人,合着你也是被抓来的,在这里受罚呀。”

????非墨楞了一下,眉头紧锁的看着我:“你好像有点蠢,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,你还不明白?”

????“你才蠢!”我白了非墨一眼,没好气道:“少废话,赶紧帮我骗过玉罗才是。至于你以前的遭遇,跟我相比,还算是小巫见大巫。”

????“你的遭遇,我知道。”

????“那就甭废话了,赶紧说吧,怎么办。”

????非墨翻了翻白眼,脸色有些无可奈何:“走吧,我带你去三号房间。”

????“你就不怕跟我一起被吸成人干?”我惊讶道。

????非墨云淡风轻的耸了耸肩:“在这里的阴人,都给我几分薄面,不会的,就连苏靖也是如此。”

????我笑了笑:“别胡说,来之前我还去探望过苏靖,苏靖好端端的躺在下层,怎么会在这里?你还说你不会骗人,现在不就是在骗我。男人呀,终归是男人,当说出自己永远都不会骗女人的时候,就已经是在骗了。”

????非墨也不解释,伸手一指十八号房间:“苏靖是冥王,也属于贵宾,自然在这一层。至于下层的苏靖,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,是玉罗为了困住你,故意使得手段。这种道法,只对阴人有效,连汤臣都看不出来。但是雪影飞鸾也是道士,她能够看穿,因此才被玉罗第一时间赶走。”

????我呆呆的看着非墨,觉得他的话匪夷所思,可又难以忽略他真诚的眼神。

????为了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我径直走向十八号房间,在推开门的刹那,果不其然,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????与之前的六号房间不同,这个房间,竟有些‘阳光明媚’的感觉,里面很亮堂。当我迈步其中,走到客厅时,整个人完全愣住!之前还昏迷不醒,濒临死亡的苏靖,竟然好端端的坐在客厅,正在品茶!

????四目相对,苏靖楞了一下,放下茶杯,脸上浮现一抹尴尬的神色:“潇潇,我……你听我解释。”

????我没有任何反应,扭头就走。在走到门口时,手腕被苏靖从后面拽住。

????“潇潇,你听我说啊。”

????“说你奶奶!”我转身,一拳打在苏靖的胸口上,这几日受的委屈,压迫,愤怒,全都爆发了出来。可惜,我的身体太弱,这一拳,打在苏靖身上,非但没有丝毫的威胁,反倒是有些撒娇的味道。

????苏靖抓着我的拳头,歉意道:“潇潇,我真的不是故意欺骗你,只因为我没办法离开这间房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