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一十八章 乱世重典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王先生点头解释:“不错,虽然大部分的阴人是无害的,但是残害阳人的邪物仍旧存在着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阳人杀人,有刑警应付,那么阴人杀人呢?难道靠那些毫无组织纪律可言的道士?当今社会,不需要古代的江湖大侠,一切都需要有法典作为根基。”

????我个人是比较支持这种‘治世’手段的,毕竟对我来说,也是利大于弊,毕竟很多邪物,有‘官方’出面对付,也省了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????“对了,陈姑娘,还有一件事,我要跟你说一下。”

????“哦?什么事?”

????王先生的眼神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他没有直接开口,而是环视了一下房间,眼神徒然展现出一抹杀机!我立刻明白过来,王先生这是要对锦绣阁下手了!虽然王先生的‘想法’过于大胆,甚至有些骇人听闻,但是我又很能理解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动机。

????锦绣阁的底子很强,这是毋庸置疑的,连孙庭都躲在锦绣阁的屋檐下遮风挡雨,就可见一斑。

????但是,锦绣阁滥用私刑,违法乱纪,残害‘女性’这些方面,又是证据确凿。

????王先生作为一市之长,自然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。但是对锦绣阁出手的难度,不亚于把顶头上司拉下马,这种事儿,依靠的可不是一个人的能力,而是需要各方势力‘通力协作’。

????这个计划太过大胆,为了避免隔墙有耳,我没有直接对王先生的决定,做出评断。

????王先生见我脸色平静,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他也不由松了口气,微笑道:“当然了,眼下还是以苏先生的健康为重,任何事,都等苏先生苏醒之后,再做最后的决议。”

????这也正是我所在意的,哪怕明知道王先生的计划是‘大义’,这大义也必须要排在我个人的‘儿女情长’之后。我就是一个女人,肩膀上肩负不起太大的责任,就算是硬要扛起什么,也必须在我没有后顾之忧之后才行。

????只是,我心里对于王先生的计划,更多的抱有悲观情绪。如今单单是一个玉罗镇场子,就没有人敢在锦绣阁的地盘犯事,若是等何须弥回来,恐怕更无机会了。

????就在我心里感慨之际,王先生话锋突转,似笑非笑道:“陈姑娘,你可知道明日是什么日子?”

????“什么日子?”

????王先生神秘一笑:“明天是锦绣阁的成立周年纪。”

????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“当然有关系,每逢周年纪,锦绣阁都会‘大赦天下’,释放一批被囚禁的女人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自嘲一笑:“那跟我就更没关系了,玉罗放了谁,都不会放过我。就算是玉罗想放,还有个汤臣从中作梗。说实话,我对自己的未来还是比较悲观的。”

????王先生摆了摆手:“这一点我是清楚地,我指的是,每逢周年纪,锦绣阁都会举行盛大的宴会。而每逢周年纪,锦绣阁的主人都会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,回来一趟,主持大局。”

????“锦绣阁的主人?你是说何须弥?”我楞了一下,惊讶道。

????“你作为锦绣阁的头牌,明天怕是有你的忙了。”王先生的笑声中,颇有几分落井下石的味道。

????我深知作为女人的矛盾心理,当然这种矛盾是不包括‘爱人’的,除了爱人之外的男人。对自己太好,或是太不好,都会让我心里产生一种不安的情绪。好了点就担心对方在觊觎我,坏了点又觉得对方没有‘骑士精神’。

????王先生那种近乎幸灾乐祸的语气,让我颇为郁闷,不自觉想起之前的孙庭。他们俩,一个太热情,一个太冷漠,根本拿捏不到‘度’这个字的真正含义。也有可能是我太吹毛求疵,毕竟不是人人都是情圣。

????苏靖离‘情圣’这俩字也相去甚远,因此我正在不遗余力的调教他。

????恍然间,我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女人总是感觉‘别人的老公’最完美。可不是嘛,自己费尽心思把老公从‘情商残疾’调教成‘情圣’,最后反倒是给别人做了嫁衣!汤臣就是这种!

????看样子,我不能把苏靖变得太好,还要让他保持一些缺点才是,这样才不会过分的招蜂引蝶。当然这都是苏靖醒来之后的后话了,我突然觉得,简单平淡的生活对于我来说,竟有些任重而道远。

????送别王先生,门再次被推开,进来的是汤臣。我心里不禁犯嘀咕,这些人是不是都事先商量好了,要不然怎么全都挤在一起,好像排队似得。我又不是稀有动物,用不着排着队来观摩我。

????尤其对方是汤臣,我本来就有些不耐烦的心情,瞬间跌到了谷底。

????“陈潇,你好自在呀。”汤臣双手抱胸,依靠在门框上,看我的眼神很是奇怪。

????“自在?要不然你也尝尝狼毒的滋味?”我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,不去看她,因为只要一看到她,我心里的火气就蹭蹭的往上冒,就忍不住想要跳起来,跟她撕扯一番。抓头发,抽耳光,甭管什么淑女形象,能解心头之恨,才是关键。

????可惜,汤臣这娘们,虽然一肚子坏水儿,可是从来不‘动粗’,能动嘴绝不动手。因此绝大多数时候,除非我被逼急了,跟她实在是掐不起来。

????“你是第一个进入贵宾层,还能活着回来的。”汤臣嘴角上扬,挂着浓浓的笑容:“不光回来了,还成了大名人,来探望你的人,都快把大厅挤满了。阶下之囚做到你这个份儿上,也实属罕见。”

????“你想怎么样?”

????汤臣耸了耸肩:“玉罗让我来问问你,你身上的狼毒是怎么回事。”

????“什么怎么回事,你们该不会以为我是装的吧?”

????“狼毒装不出来,我们只是不明白,让你去的是三号房间,你往六号房间跑什么?难道连三和六都分不清楚?再说了,你中了狼毒,说明你去过六号房间,按理来说,不应该是中毒这么简单,应该被撕成碎片,吃干抹净了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