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是囚犯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狼毒很强烈,余力不减,折磨的我身心俱疲,眼睛看什么东西都影影绰绰的,脑门烧的厉害,我伸手一摸,像是摸在‘热得快’上面,烫的我赶紧把手缩回来。也就是我,若是换做别人用狼毒装病,恐怕早已经死几回了。

????我有点后悔听从非墨给我出的馊主意,暗暗发觉,这小屁孩兴许表面上是为了帮我,实际上是为了报复我。

????年纪不大,心眼也不大,估计小丁丁也大不到哪去。因为在学校的时候,听乔娜说,男人的心胸和‘小丁丁’的尺寸是成正比的。‘器’大则心胸大,也不知道是谬论,还是有迹可循。

????我本以为玉罗会直接杀过来,兴师问罪,结果等门开了以后,发现第一个来的却并非是玉罗,而是老熟人孙庭。

????孙庭手里捧着一个紫色的小木盒,放在我的床头,看着我,脸上挂着些许的担忧:“你没事吧?”

????我眉头微皱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????孙庭有些尴尬:“我好心来探望你,你开口就轰我走?这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,就算你不喜欢我,也犯不上这么绝情。”

????绝情?我心里冷笑,以前你可没少给我背地里放冷枪,我能活到今天,并非是因为我命硬,而是因为你孙大邪尸的‘枪法’不准。

????见我冷眼旁观,没什么兴趣,孙庭知道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,却也不肯把脸挪开,坐在我的床边,轻声道:“不是我不离开,而是我现在虽然融合了贪念之魂,实力恢复了一些,但是和以前的巅峰状态相比,还差得远。我之前已经表露过身份,觊觎我的人不在少数,若是离开锦绣阁,兴许明天我就会暴尸荒野。”

????我不说话,孙庭的嘴巴也不停,话里找话:“苏靖昏迷不醒,你也算是半个守活寡了,女人嘛,一旦生活中缺少了男人,就会多多少少有些寂寞,如果不嫌弃,你倒是可以先想用我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。”

????“我很嫌弃!”我直截了当,眼神厌恶,一口回绝了孙庭的殷勤,没好气道:“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?口口声声说喜欢我,结果一说话,就奔着我最恶心,最反感的那方面说。我一直以为苏靖不会和女孩子相处,现在看来啊,我是错怪苏靖了,你们这群阴人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是情商残疾!”

????孙庭被我骂的狗血淋头,尴尬异常,悻悻一笑,伸手指了指放在床头的木盒:“听说你中了狼毒,这里面有一颗丹药,是我花大代价得来的,虽然治不了狼毒,但是可以让你好受一些。”

????我瞥了一眼木盒,不耐烦道:“东西留下,人就不用了。”

????见我兴致缺缺,孙庭也就不再死缠烂打:“那你好好休养,我有时间再来看你。”

????我心想,您老还是歇着吧,对‘有夫之妇’这么殷勤,传扬出去,你不要脸,我还要呢。不知道为什么,以前我只是单纯的恨孙庭而已,可是自从他向我表白以后,我对他的感觉立刻从恨变成了反感厌恶。

????兴许我是太清楚自己的身份,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妇,为了守护自己的‘家庭’,对一切妄图破坏我们夫妻和谐的人,都予以最激烈的反抗!

????孙庭前脚刚走,后脚房门就再次被推开了,依旧不是玉罗,依旧是熟人,竟然是之前见过的王先生。

????王先生并非是空手而来,身后跟着女侍者,女侍者推着一个‘小车’,车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,硬是被餐车变成了花车。若不是上面有‘康乃馨,百合’之类的花,我当真以为王先生是来向我求婚的。

????“陈姑娘,你好点了吗?”王先生一边招呼着女侍者,把花摆在我的床边,一边急切的询问我的情况。

????我点了点头:“好点了。”然后眉头微皱,看着几乎把床围成一圈,好像‘花圈’似得花束,疑惑道:“王先生,您这是?”

????王先生似乎对于这种隆重的探望,也有些尴尬:“我只带来一束花,其余的花,都是一些朋友委托我一起送上来的。”

????“朋友?委托?”我楞了一下。

????王先生点了点头:“听说陈姑娘生病了,而且是大病,很多人都想来探望你,可是我之前说过,不准阳人来打扰你,所以他们就全权委托我做他们的代表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不知道是喜是悲,心里很是复杂,我明明是玉罗的阶下囚,在这里受罪被折磨的,怎么搞得我像是来这里视察似得,稍微出现问题,就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我赶紧向王先生道谢,结果王先生却连连摇头,然后冲我鞠了一个近乎九十度的深躬。

????“陈姑娘,应该感谢的人是我才对。托您的福,我才能见到我的亡母,把之间的误会全部解释清楚。如今亡母已经死而瞑目,甘心去投胎。若不是陈姑娘的帮助,恐怕亡母不光会死不瞑目,还有可能被我亲手授权的组织消灭掉。是陈姑娘帮我化解了‘亲手弑母’这种天怒神罚惨剧的发生。”

????说到这,王先生又冲我鞠了一躬:“请再次接受我最崇高的敬意。”

????我被王先生这阵仗弄得有些无所适从,窘迫道:“我就是随手之劳,你不必反应这么大。”

????王先生连连摇头:“不,不光是我个人的事,经过这件事,我也想明白了,只要在不干涉阳人正常生活的情况下,阴人的存在,也拥有一定的合理性,不能强行打破这种平衡。亡母之事,为我敲响了警钟,我已经结束了清扫行动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大喜,没想到举手之劳,真的阻止了一场杀戮,我对王先生充满敬意道:“您能做出这个决定,是所有无辜阴人之大幸。”

????在我说出这话的时候,王先生眼神坚定:“不过,特别行动组我并没有解散,因为此次行动已经引起了上级的重视,我们市被当成了一个试点。”

????“试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