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一十章 开始接客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锦绣阁很大,装修很好,很奢华,同样的,它也很黑暗!很难想象,这一切都在何须弥的眼皮子底下发生,现在想想,何须弥遁入‘一阐提’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佛与魔果然仅在一线之间。

????随后,玉罗翻出一张常常的名单,展现在我的眼前。

????这张名单足有一米长,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人名。

????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????“客人名单。”

????“什么客人?”虽然我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,但还是不甘的出言询问。

????玉罗笑了笑,耐着性子为我解答:“冥妃的大名,可谓是声名显赫,能够和你这样的女人,度过春宵一刻,男人们能够付出的代价之大,连我都为之惊愕。这张名单上记载的人名,就是等待着和你发生关系的男人。”

????我眉头紧锁,心里一阵阵的绝望,因为这张名单上的人,足足有几百个!

????我震惊的倒不是有这么多人觊觎我,或者说,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觊觎。我震惊的只是,居然有这么多人知道我的身份,当然,这里面有锦绣阁‘宣传’的功劳。但是名知道我的身份,还趋之若鹜,其胆量之大,也足够让我惊讶了。

????我注视着玉罗,平静道:“难道你就不怕将来,我按照这张名单上的名字,一个一个把这些男人全杀光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玉罗先是一愣,随即一阵兴奋,她直接把名单交给我:“若真能发生这种事,岂不是很有趣?我很期待,当然了,你要确定你能活到那一天。”

????说完,玉罗便将我送回房间,并且告诉我,从今以后,我可以随意在锦绣阁走动,根本不怕我逃走。我知道,有苏靖在这里,我又能逃到哪去呢。

????玉罗所说非虚,她的确要榨干我的每一滴价值。因为我从名单上发现,我的时间被‘安排’的满满当当。最早的一个客人,今天晚上午夜就会出现在我的房间,是一个姓‘王’的男人,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,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,总之是我们市的一个名人。

????我坐在房里,静静地等待着,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每过一秒钟,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。

????终于,房门被缓缓推开了,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????这个男人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,只看一眼,就能感受到他身上‘成功人士’与生俱来的气场。而且,作为一个成功人士,他却没有标配的大肚腩,相反的,他的身体壁纸,甚至有些器宇轩昂。

????四目相对,这位‘王先生’,出乎我预料之外的‘斯文’。

????他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,如狼似虎一般扑上来,我紧攥着,已经做好打斗一番准备的拳头,也随之松开。

????王先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静静地打量了我几秒钟,随即一笑:“久闻冥妃大名,今天见到你,还真是名副其实。”

????见这位王先生,似乎没有要‘糟蹋我自尊’的意思,我稍稍放松了些警惕,反问:“你指的名副其实,是什么?”

????“美貌、气质、性格,都算。”王先生出乎我预料之外的没有向我靠近,他拉了一张椅子,坐在我的对面,与我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,视线虽然在我身上游走,却并没有表现出让我厌烦的神色。

????我很好奇,也很惊讶:“怎么,你就打算这么规规矩矩的坐着看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王先生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不然呢?跟冥妃发生关系,这种事想想也就算了,谁又敢真正去做呢?虎落平阳被犬欺,可终究也是虎啊。”

????我楞了一下,呆呆的看着王先生:“那你来找我的意思是?”

????“我想听听你对最近市里发生的动荡,一些看法。”

????“动荡?看法?”我眉头微皱,在短暂的迷茫之后,我心头先是一惊,看待王先生的眼神急剧变化。这个男人,竟然是我们市最有名的那个‘大人物’,因为是他亲手授权了特别行动组,对市里邪物的大清洗!

????我没有回答这位‘王先生’,而是反问:“以你这种身份地位,来锦绣阁这种地方,万一被揭发出去,恐怕会对你造成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吧?若是放在古代,头上的乌纱帽都要不保。”

????王先生笑了笑:“俗话说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有些风险该冒还是要冒的。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谨慎道:“特别行动组创建契机,是玉屏山的事。但是你知道玉屏山真正发生了什么吗?”

????王先生微微一笑:“发生了什么不重要,有些事,是不需要真相来支撑,只需要一个理由而已。”

????我点点头:“官场政治手段,我一个女人不懂,但是有一点我知道,当平衡被打破的时候,有的时候只会适得其反而已。”

????“什么适得其反?”

????我看着王先生,深吸了口气,感慨道:“邪物既然存在,即是合理,而且邪物永远都不会被消灭干净,因为它是由人产生的,有人就有邪物。清洗城市,在我看来,只是给其他邪物腾地方而已。除非特别行动组一直持续下去,否则邪物只会比以前更多。”

????“那在你看来,我的决定是错的?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也摇了摇头:“不能说错,也不能说对。知道内幕的人太多了,你需要堵住那些人的嘴,给那些人一个交代,维持现有的秩序,这一点能够理解。对错这种事,有的时候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否问心无愧。”

????“若是问心无愧,我也不会来找你了。”王先生叹了口气:“不瞒你说,我的母亲刚死不久,而我最近一直在做梦,梦里我的母亲责备我,说我害了她……”

????若王先生的母亲刚死,那么她的灵魂必然也在市区内,不能避免被特别行动组一并清洗掉。

????这就叫做,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咬破手指,滴出一滴血,让王先生双手捧住,血液在王先生手心化开。

????“你这是?”王先生不解的看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