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零九章 女人炼狱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的好姐妹下落不明,我的男人深陷昏迷,连一直证明着我和苏靖关系的白玉蟠龙,也被汤臣偷走。体内的地府冥气被封印,佛骨舍利的力量又压制着我的冥妃之躯,现在的我,可以说是一无所有。

????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我,也未必是玉罗的对手,而现在处于全面劣势的我,根本没有和玉罗叫板的资格。

????我必须隐忍,苟且偷生才行!

????夜已深,我被限制了自由,不能随意走动,在我躺在床上,暗暗谋略之际,房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个女人,是玉罗。

????她穿着惯有的职业装,干净利落,英姿飒爽,眼神中的端庄和雍容,不是一般女人能够比拟的。

????见到我躺在床上,玉罗微微一笑:“看样子你的精神状态不错,比我想象中更坚强,也好,这样才有意思,若是一次就堕落了,岂不是太无趣?”

????我没想到玉罗会来,一边谨慎的看着她,一边问道:“你又打算对我做什么?”

????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玉罗毫不掩饰她此刻手中的大权,这种压倒性的优势,让我根本无力反抗。

????玉罗背着手,走到角落,将那个没有派上用场的摄像头拆下,惋惜道:“我倒是忘记了,男人们也不愿意自己的春宵一刻被直播出去,倒是我失策了。”说到这,玉罗直接将摄像头顺着窗户扔了出去,也不怕高空落物,砸死一两个路人。

????“时间还早,夜生活刚刚开始,走吧,带你熟悉一下锦绣阁的环境,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工作场所了。”

????我自然知道所谓的‘工作’是什么,我尽量让自己放松心情,平静下来,跟着玉罗往外走。

????路上遇到的任何人,无论身份如何尊贵,穿着如何华丽,都会对玉罗进行点头礼,很显然,玉罗这个‘小小的门徒’,拥有的身份地位是惊人的。而这也间接的证明,那个还未出面的何须弥,多么的强大。

????不过惹上这种几乎不可战胜的强敌,我一点都不后悔,哪怕就算是老天爷想要伤害苏靖,我也要把苍天捅出个窟窿!

????“陈潇,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恩怨,我对你的所作所为,自然也不是个人恩怨,只是公事公办而已,希望你心里清楚。”玉罗双手插兜,走在前面,气定神闲的轻声说道。

????“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?”我止不住冷笑。

????玉罗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:“也是,和你没必要解释这么多,就算你心里有再多的恨意和愤怒,又能如何呢?屠宰场的肉猪,是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未来。”

????这话说的,竟让我有些无力反驳,因为她说的是事实。

????在玉罗的带领下,穿过一条条幽深的回廊,乘坐电梯,我们来到了上一层。

????与我那层相比,这层显得更加幽暗,深深的走廊两旁‘镶嵌着’一个个紧锁的房门,时不时有服务员和衣衫不整的男人,在这些房门进进出出。每一次开门的时候,我都能听到一些或惨叫、或呻吟、或喃咛的女人声音。

????我眉头紧锁,不可置信道:“难道锦绣阁是妓院?”

????玉罗笑了笑:“我是个生意人,什么赚钱我就干什么,很合理吧?至于是否犯法,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无论何时,女人都是最好的赚钱工具。当然了,我们锦绣阁还是有底线的,不会去染指良家妇女,这些女人,和你一样,都是犯过错的人,在这里戴罪受罚。”

????(ps:为方便交流,原缺已建立读者群,喜欢《阴缘难续》的朋友,可以加QQ群:538131182(五三八一三一一八二)与原缺一起交流探讨。原缺在群里恭候各位大驾。)

????“同为女人,你怎么忍心?”我眉头紧锁,注视着玉罗。

????玉罗笑了笑,眼神中尽是不以为然:“难道你没听说过,女人和女人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吗?其实吧,自古至今,对女人造成最大的伤害,倒并非是男人,而是女人自身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玉罗耸了耸肩:“你想啊,普通男人秉承着‘保护女人’的基本素养,而那些坏男人,对女人唯一的觊觎,也只不过是‘那事儿’而已,无论是花言巧语的勾引,还是霸王硬上弓的用强,都不会真正的伤到女人,尤其是在现代这个人文开化的时代。”

????说到这,玉罗一阵感慨:“反观,真正重男轻女的反倒是女人自身,自古就有母凭子贵之言论。皇宫的后宫宫心计,大户人家的夫人制裁妾身,而今社会的原配打小三。其实都是女人的自私作祟罢了,眼里容不得其他女人,恨不得普天之下只剩自己一个女人才好。”

????“你这话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代表是真理,只是极端环境下得出来的极端理论罢了,不堪大用。”我直截了当的否决了玉罗的理论,在我看来,她纯粹是为了自己的‘恶行’找一个合理借口罢了。

????玉罗笑了笑,不再深究这些宏大的话题,带着我走到一个房间,推开门的刹那,里面的画面让我不忍直视,赶紧把视线挪开。

????“呵呵,有什么不敢看的?都是成年人,这画面难不成还比岛国爱情动作片夸张不成?”

????我震惊的并非是那画面,而是惊愕于,古代对待女人的‘刑罚’,竟然现在还有人在使用!

????“你带我来这里,是为了警告我?”待玉罗把门关上后,我松了口气,问道。

????玉罗满怀深意的一笑:“别误会,我只是让你心里有一个概念,得罪锦绣阁的下场是什么。至于你,你可是高档货,自然有高档的对待方法。”说到这,玉罗眼神中闪过一抹皎洁:“孙庭已经融合贪念了?”

????我楞了一下: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明明记得,孙庭把摄像头给挡住了。

????玉罗嘴角上扬:“从你的精神状态,可以看得出,孙庭没有碰你。那么结果就很明显,他是为了其他目的而来,除了你身上存在的贪念之外,我想不到其他可能。”

????“怎么,你要对孙庭下手?”

????玉罗摇了摇手,显得很是不以为然:“小虾米,又岂能掀起大浪潮?让它蹦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