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零六章 爱的奴隶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?将你的追求,建立在我的痛苦上,你很得意?并且将这当成务实,然后对于自己的理性沾沾自喜?呵呵,我永远都不会对你这种人产生半点好感,因为你根本就不懂爱。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,爱是不嫉妒,不自夸,不张狂,一起做害羞的事。而你只剩下了害羞,不对,是羞耻!”我毫不忌讳的讽刺着孙庭,一个处心积虑想要伤害我的人,我又何必给他颜面?

????“你不觉得你的爱很累吗?”孙庭反问。

????我轻哼一声:“你觉得我有选择的余地吗?难道我不想平平静静,简简单单的走完这一生?老天不给我机会,世道不给我机会,就连你都不给我这种机会!”

????孙庭已经走到床边,他没有继续靠近我,而是久久的凝视着我:“若有来世,除了苏靖之外,你还会有其他选择吗?”

????我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我爱的不是一个确切的人,而是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,至少除了苏靖,没有人能够给我。”

????“呵呵呵。”孙庭突然苦笑起来:“当女人说出‘感觉’这两个字的时候,男人就要知难而退了。”

????“知难而退?退?”我眉头紧锁,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孙庭:“你也会退?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不正是说的你这种人吗?”

????听到我不遗余力的嘲讽,孙庭的脸上没有出现丝毫的愤慨,反倒尽是悲哀:“虽然我早就知道,我在你心里只剩下了反面与厌恶,但是听到你的话,我心里还是莫名的发疼,毕竟你曾经是我不顾一切也要追求的女人。”

????“曾经?”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我不明白,孙庭所做的一切,不正是为了今天将要发生的事儿吗?可是他言语之间透露的信息,却仿佛并非我想象的那般决绝。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孙庭随手将脱下的衣服扬到空中,衣服正好落在房间角落的摄像头上,将屋子与外界唯一的通道彻底堵死。

????孙庭注视着我,深吸了口气,无可奈何的苦笑:“以前,我的确想过,只要能够得到你,哪怕是舍弃一切道德底线都是值得的。而现在,我不得不做出改变。其一因为苏靖可以两次得到你,为什么我一次都不行?我不服!其二,你已经吸收了佛骨舍利,有如此强大的圣物护身,就算是我也无法轻易的接触你。”

????听到孙庭的话,我先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随即又更加的茫然疑惑:“那你今日之举是为了什么?”

????孙庭被苦苦暗恋伤害的神情终于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我熟悉的精明神色:“我从不做亏本买卖,拍下你,自然有我的目的。”

????说到这,孙庭迈步走到我面前,我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身体。事已至此,我仍旧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只豺狼会转性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说的就是我这种人。

????我的胆怯,换来的是孙庭的嘲笑:“你不必这么紧张,这里是锦绣阁,你伤害了汤臣,引来玉罗的报复,在玉罗对你报复完之前,是没人敢伤害你的。”言至于此,孙庭手掌平伸,将掌心朝向我:“给我吧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贪念之魂!”

????贪念之魂?我先是一愣,随即意识到什么,惊讶道:“你想复生?”

????孙庭毫不遮掩他的计划,甚至觉得理所应当:“你毁了我大半神魂,以至于我现在不得不附在他人身上,才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,就算如此,魂飞魄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只要融合了贪念残存的神魂,我就可以重回巅峰!”

????“然后转过头来害我?”我注视着孙庭有些疯狂的眼睛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????孙庭云淡风轻的一笑:“相信我,我对你的爱,要比对你的觊觎更深!就算是害,我也不会害你,而是去害我的竞争对手,你说呢?退一万步,现在你好像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。在这锦绣阁,除了我之外,已经没人能够帮你。”

????“帮我?!”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只‘满嘴谎言的豺狼’。

????孙庭耸了耸肩:“我知道你不相信我,也不敢相信我,但这个时候,我们的利益无疑是一样的。还记得我们以前的种种交易吗?我喜欢做生意,因为这年头,再多的承诺,也不如一张有法律依据的契约书可靠!”

????“此话赠我,也赠你。”我低头沉思,考虑良久之后问道:“先说说,所谓的利益一致,是何利益?”

????“你想要救苏靖,而我想要活。”孙庭直截了当的开口,这些说辞他似乎早已酝酿已久。

????“这两件事好像没什么关联。”

????“你错了。”孙庭眼神严肃,语气凝重:“不光有关联,而且关联很大!还记得一方水土之规则吗?”

????“人邪圣,三者鼎立?”

????“不错!”孙庭注释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你得罪了汤臣,引来玉罗,而玉罗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徒而已,真正执掌着你生杀大权的人,是何须弥!他若是回来,绝不会只是一人回来!”

????“还有谁?”

????孙庭的眼神竟然闪现一抹惧色,这惧色由内而发,不似作假:“何须弥一旦回来,这片土地,将再无平衡可言,一切的规则都会被打破。他回来,那么苏瑾年的父亲也该回来了。”

????“苏瑾年的父亲?”我楞了一下,不可置信道:“他还有父亲?”

????听到我的反问,孙庭发出一阵冷笑:“苏瑾年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难道你忘了,当年幽翎公主为了报复苏靖,与苏靖的长兄结合?虽然我很不想告诉你,但是你们杀了幽翎公主,封印了苏瑾年,这个消息必然已经被苏瑾年生父知道。杀妻之仇,封子之恨,这可是不共戴天啊。”

????在说到这的时候,孙庭眼神复杂,语气更是蹊跷:“很不幸,苏瑾年的生父,苏靖的长兄,是第四具七星邪尸,名曰,嫉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