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十七章 镜仙之颜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没好气的刮了乔娜一眼,故意装作没听见她说的话。

????别看她表面说的煞有其事,好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以我对她的了解,肯定是想借机再讹我一笔。

????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之前给了她两万,居然还不满足,我可不想把她的胃口喂得越来越大。

????见我不吭声,乔娜悻悻一笑,说是时间差不多了,让我准备好。

????我坐在镜子前,注视着镜面。

????在烛火的照耀下,镜子显得很诡异,像是一扇幽暗的门,通向另外一个世界。

????很快钟表的指针就指在了十二点上面,我变得很紧张,生怕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。

????在我神经紧绷到了极点的时候,我却听到身后传来‘稀稀疏疏’的声音,我心里咯噔一下,还以为‘镜仙’出现了。

????我紧紧攥着拳头,屏住呼吸,鼓起勇气转身往后看了一眼,结果却没看到镜仙,反倒是发现乔娜坐在我身后的沙发上,正在啃苹果。

????“娜娜,你该不会是在涮我吧?”我紧锁着眉头,压着心里的火气,低声道。

????乔娜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冲我压了压手:“安啦,我说行就一定行,只是时间不到而已。”

????“既然还不到时间,你让我这么早等在这干什么?”

????乔娜耸了耸肩:“你等着镜仙,总好过让镜仙等你吧?毕竟是你求人家办事。”

????这话说得让我有些无法反驳,我只好转过身,继续对着镜子发呆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很快到了凌晨一点,周围还是静悄悄的一片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????一阵阵困意袭来,我止不住打哈欠,问乔娜到底行不行。

????乔娜的精神也不如之前,说起话来有些含糊:“再等等吧,等到三点,还不来的话,就明天再说。”

????“为什么是三点?”

????“天地四方,有阴气最重的方位。一天之内,自然也有阴气最重的时间。下午三点阳气最重,相反凌晨三点则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间段。”

????原来如此,我只能静下心,拖着腮帮子,继续等下去。

????随着困意越来越浓,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睡了过去,直到一阵刺骨的凉风吹在我的脊梁上,我才惊醒过来。

????扭头看了一下钟表,还差五分钟三点。

????乔娜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,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,平常人前落落大方的闺秀,睡觉的时候竟然打呼噜,真是人不可貌相……

????眼看着距离三点越来越近,就在我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,随着一阵凉风,屋内的光线突然忽明忽暗起来。

????镜子左右两边的蜡烛,一闪一闪,像是随时都可能熄灭。

????突如其来的异像,让我的睡意瞬间全无,涣散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。

????恐惧蔓延全身,我小声呼唤乔娜的名字,可是乔娜睡得太死了,根本没有丝毫反应。

????就在我心里直发慌的时候,镜子左边的红蜡烛突然灭了,屋子里的光线立刻变暗了许多。

????我拿起打火机,正准备点蜡烛的时候,视线无意间从镜面扫过,心脏猛地一紧。

????镜子里映照出我的面孔,但是镜中人的穿着打扮,却和我天差地别。

????我穿的是普通的变装,而镜中人,则身穿白袍,头戴凤冠,描画着端庄典雅却又苍白病态的妆容。

????在短暂的心惊,惧怕之后,我突然感觉镜中人的打扮很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????翻看了脑海中的记忆,我才想起来,是之前被白玉蟠龙弄晕,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个冥妃!

????据我所知,我就是冥妃,至少白玉蟠龙戴在我手指上的时候,我是冥妃。

????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请镜仙,竟然把自己给请来了!

????迷茫了很久,我才隐约想起镜仙的规则,好像请镜仙除了能请到阴人之外,还能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。

????就在我心惊迷茫之时,镜中的我开口了。

????她的声音和我一模一样,但是语气却天差地别,透着一种典雅与威严,是浓浓的高贵‘皇家气息’。

????“陈潇,你唤我来,所为何事?”

????我艰难的咽了下口水,嗓音颤抖:“你……你叫什么?”

????冥妃眼帘中闪过一抹万种风情:“我是过去的你。”

????“过去?”我楞了一下,如果她说是未来的我,或是虚幻的我,我都不会诧异,问题就出在‘过去’这两个字上面。

????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镜中冥妃:“我前世是冥妃?”

????冥妃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,眼神中透着些许的难以捉,虽然她没有明确的回答我,但是我却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????我看着镜中过去的自己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????之前我一直觉得,我和苏靖的相遇,只不过是偶然邂逅,或是命运的安排。

????而此时此刻,我却恍然间发觉,我和苏靖的因缘早就已经注定,相见是必然。或者,从一开始,苏靖的七椁龙棺被挖出,我与苏靖结冥婚,都是苏靖一手安排的?

????既然我早就是苏靖的妻子,为什么苏靖还要再娶我一次?现在的离别,又是为了什么?

????我头疼欲裂,不知道苏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????恍惚之际,右边的白蜡烛火苗闪烁起来。

????我估计,烛光就是镜中冥妃停留的时间,一旦火光熄灭,冥妃也就会随之消失。

????我不敢再耽搁时间,不去想那些苏靖留给我的一团乱麻,赶紧问冥妃:“你能告诉我,那五具血祭的尸体在哪里吗?”

????“在一个你熟悉的地方。”

????熟悉的地方?我眉头微皱,想了很久也想不出是哪。

????好在,冥妃又给我透漏了一个线索:“一个你心存愧疚的地方。”

????话音落,白蜡烛熄灭,冥妃消失不见。

????我呆呆的盯着镜面。

????期初以为是我的老家,但是转念一想就否决了,我对老家有的只是愤恨,没有半点愧疚可言。

????唯一让我心存愧疚的地方,并不是学校,而是腾龙公司!

????硬要说我有什么优点,也就只是不喜欢拖欠别人情分。

????在腾龙公司吃空饷这件事,一直让我耿耿于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