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零四章 忍辱负重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玉罗别出心裁的报复方式,无疑是对症下药的,她似乎知道普通的肉体折磨,我已经经受了太多,而恰恰女人在‘忍耐力’方面是优于男人的。可是,女人的弱点又那么明显,折磨身体,不如折磨灵魂。

????我的灵魂,即将被玉罗踩在脚下,还要蹍几下,我知道!

????也正因此,汤臣对我的仇恨,才能被微笑取代。她也知道,我将经历什么苦难。

????针对我的拍卖会开始了,叫价声此起彼伏,不知道是和玉罗的默契使然,还是那些男人纯粹是为了侮辱我。一开始的叫价,简直可以用‘厚颜无耻’来形容。

????“冥妃的春宵我要了,我吃个亏,冥妃倒贴我五百万,我就勉为其难侍奉她一夜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引起哄堂大笑。

????“哈哈哈,那我也吃点亏,五块钱,买她的春宵一刻。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要是和我以前睡过的女人一样,往床上一躺像个死鱼似得没有反应,我可是要退货的!”

????玉罗嫣然轻笑,对着那位叫价的先生笑道:“我们锦绣阁的宗旨就是让顾客满意,若是先生对冥妃不满意,自然可以退货。”

????我心里一阵阵的耻辱,却又必须忍耐,因为我知道,除此之外,我已经没有挽救苏靖的办法了。

????就在现场之中,嘲笑声此起彼伏之际,一个生涩略带些许尖锐的嗓音,在现场响起。

????“唐末彩绘金鸡瓶,换取冥妃一夜春宵!”

????此言一出,整个拍卖场瞬间陷入一片寂静,所有的视线全都落到叫价之人身上,包括我。

????这个人,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袍,将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,根本看不清长相。但是从他身上,我却嗅到一股强烈的阴气!这个男人,竟然是个阴人!

????见到阴人不奇怪,问题是,这锦绣阁高手如云,远的不说,光说我身边的玉罗,其道行之深已经到了惊为天人的地步。阴人胆敢堂而皇之的来这里,分明是找死行为!可是,接下来的一幕却惊得我目瞪口呆。

????玉罗明知道这个叫价之人是个阴人,却对他尊敬有加:“先生,不知道您的唐末彩绘金鸡瓶,是从何处而来?想必您应该知道,我们锦绣阁,向来不收盗取之物。”

????阴人微微抬头,兜帽下露出一对血红色的眼睛,尖锐诡异的嗓音再次响起:“此瓶,是我的陪葬之物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玉罗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既然是唐末时期的殉葬品,其价值是毋庸置疑的,很好,不知道还有人继续加价吗?”

????此话一出,戏虐味道十足的现场,立刻变得严肃起来。

????(ps:为方便交流,原缺已建立读者群,喜欢《阴缘难续》的朋友,可以加QQ群:538131182(五三八一三一一八二)与原缺一起交流探讨。原缺在群里恭候各位大驾。)

????另一个声音响起,是个穿着道袍的男人:“我精心培养的阴尸,以童男之血滋养,以绝阴之地培育,最为珍贵之处,此尸生前是个未破身的玉女。”

????听到这个叫价,玉罗眼睛一亮:“这阴尸的价值,要比那金鸡瓶高出不少。”

????结果还没等玉罗点评完,另一个不耐烦的嗓音就随之响起,这个声音很熟悉,我似乎在哪听过,但是当我看向叫价之人时,却确信自己并不认识他。

????此人是个老者,估计有个八九十岁了,满面白须皱纹,佝偻着身体,拄着拐棍,说起话来含糊不清:“不知道,七星邪尸之血,可否换取冥妃的一夜?”

????此言一出,现场哗然,就连玉罗都眉头微皱,看着老者,惊讶道:“七星邪尸?据我所知,这座城市里,只有三个七星邪尸,其中谎言与贪念已经被冥妃所灭,而狂怒也被镇压在阴阳界,永世不得翻身,你又是从何得到的七星邪尸之血?”

????“我自己的血!”

????“什么?!”

????“他是七星邪尸?”

????“难道又有七星邪尸来到这座城市了?”

????惊讶的议论声此起彼伏,就连我都被惊了一下。

????我仔细观察着这个老者,发现老者也在看着我,在视线接触的刹那,我先是一愣,随即心里升起一丝愤怒!那股眼神,我绝不会认错,这个老者体内的灵魂,恐怕早已经被吞噬,而真正附在他身上的人,必然是孙庭!

????这个孙庭,竟然还活着!当真是千足之虫,死而不僵啊!

????似乎发现我认出了他,孙庭伸出二指,在额头上比划了一个敬礼的手势。

????我瞥了一眼身旁的玉罗,发现玉罗眼神中精光大亮,兴奋道:“没想到这座城市,还有七星邪尸存在,连我都有些意外。很好,七星邪尸的血,其珍贵程度不用我多说。不知道还有没有人,能够给出比七星邪尸之血还要珍贵的价码?”

????现场一片寂静,再无人叫价,毕竟七星邪尸作为‘超然’的邪物存在,其血液乃是无价之宝。当初梅姐患有癌症,就是依靠贪念的血液才痊愈的。

????询问再三,确定无人叫价后,玉罗拍了拍手,饶有兴趣的看着孙庭:“不知道先生,是七星邪尸中的哪一位?”

????“谎言。”孙庭毫不犹豫的回答出来。

????玉罗楞了一下,惊讶道:“你不是已经被冥妃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吗?呵呵呵,竟然能够撑这么久,真是令人钦佩。只是我不明白,以你现在这么虚弱的状态,不好好躲起来,反而出来抛头露面,就不怕被觊觎之人抓住?”

????孙庭不以为然:“无论阴人还是阳人,怕是没有人敢在锦绣阁的地盘上为难我吧?”

????“这倒是。”

????孙庭耸了耸肩:“那我还怕什么?”

????玉罗脸上笑容渐浓,很是赞赏的看了孙庭一眼:“既然如此,今夜,冥妃就归孙先生所有了。”说到这,玉罗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有句话还是要提醒一下孙先生,现在冥妃是我们锦绣阁的财产,可以对她做任何事,但是不得毁了她,可否明白?”

????孙庭眉毛一挑:“只要她活着,就可以了对吧?”

????玉罗醒了想,遂点头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????孙庭的视线落在我身上,眼神中尽是兴奋与下作的神色,止不住发出毫不遮掩的龌龊笑声:“冥妃,你猜今晚是死去活来,还是生不如死呢?哈哈哈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