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四百零三章 奇耻大辱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食物很精致,似乎出自名厨之手,只可惜,我却体会不到半点味道,被强行的塞了个饱,甚至有些恶心。

????女侍者露出满意的微笑,挥手让女服务员离开。紧接着,又进来两个女服务员,手里捧着精致美丽的衣服。

????“陈姑娘,这套裙子,是从你的店里买的,不便宜,但物有所值,请您换上。”

????“玉罗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!”我眉头紧锁,注视着女侍者,当接触到女侍者那淡定从容的微笑,以及发现她紧闭的嘴唇后,我才意识到,从女侍者嘴里问不出半点有用的讯息。有了早餐的前车之鉴,以及那两个捧着衣服女服务员身上的护身符味道,我不再做无用的挣扎。

????这衣服是华贵的晚礼服,雪白色,搭配亮闪闪的水晶高跟鞋,看着镜中的我,若不是身处‘狼穴’,就连我都错误的认为,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生活依旧平淡的进行着。

????女侍者没有罢休的意思,派人为我绾头,描妆,佩戴,直到把我打扮的光彩照人,近乎完美才作罢。

????女侍者站在门口,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陈姑娘,舞会已经开始,请。”

????“舞会?”我眉头紧锁,心里越发的迷茫,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个玉罗到底在搞什么花样?

????在我的印象里,报复应该简单干脆,直接让我生不如死才对。而玉罗的‘报复方式’却新颖,别出心裁,让我陷入了一种未知领域。

????我惴惴不安的跟着女侍者往外走,最终来到一个大厅,大厅里面有很多人,全都是西装革履的‘成功人士’,要么就是雍容华贵的‘名媛’。

????我的出现,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目光。

????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且陌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是玉罗。

????玉罗站在特别搭建的舞台之上,拿着麦克风,微笑高亢道:“让我们用最热了的掌声,欢迎冥妃。”

????刹那间,掌声雷动,我诧异惊愕,无所适从,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来到了受刑的炼狱场,还是热情的庆功宴。

????(ps:为方便交流,原缺已建立读者群,喜欢《阴缘难续》的朋友,可以加QQ群:538131182(五三八一三一一八二)与原缺一起交流探讨。原缺在群里恭候各位大驾。)

????就在我发呆之际,一条柔软滑嫩的胳膊,插进我的腋下,揽住我的胳膊,柔美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陈姑娘,请。”

????我扭头往旁边一看,竟然是被我粗暴对待过的汤臣!

????此刻,汤臣穿着华贵,面带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从她的脸上,我察觉不到半点‘愤怒和恨意’,但是我知道,她的笑容之下必然隐藏着超乎我预料之外的杀机和凶险!

????我被汤臣带到舞台之上,玉罗和汤臣一左一右的把我夹在中间,汤臣只是微笑着,不言语。而玉罗则是笑着并款款而谈:“诸位,传说中的冥妃就站在眼前,是不是很激动?跟你们一样,能与冥妃同处一个屋檐下,对我来说,也是三生有幸的事。若我是男人,怕是做梦都想和冥妃共度春宵一刻。”

????在玉罗说到这的时候,我心里已经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。与此同时,我发现场下的男人,皆是跃跃欲试,我能够清晰的嗅到空气中弥漫的雄性荷尔蒙味道!

????玉罗的笑容更深了,她酝酿了一会儿,用一种近乎诗朗诵般的口吻,大声言道:“每个月的拍卖会,如期举行。上个月,一尊泊来的古埃及木乃伊,拍出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价,不知道今天能够再创辉煌。如大家所见,今日的拍卖品,便是你们眼前高贵不可侵犯,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冥妃!”

????此话一出,我感觉心头猛遭重击,拍卖会?而我是拍卖品?

????“玉罗!”我恼羞成怒的注视着玉罗,低喝道:“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!”

????“杀你?呵呵呵,我尊贵的冥妃,我从不做赔本生意,这么容易就杀了你,对你来说反倒是一种恩赐。我是个生意人,尽可能的压榨物品的每一丝价值,才是一个生意人的基本道德操守。你放心,我绝对会把你的价值最大化。”

????“哼,你觉得我会任凭宰割?”我注视着玉罗,不屑冷哼。

????面对我的鱼死网破之势,玉罗不以为然的看着我:“难道你想让苏靖死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中的火气骤然熄灭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????玉罗满怀深意的看着我:“苏靖被那么多驱魔人围攻,所受的伤,已经伤到他的本源根基,处在灵魂游离的状态。你虽然用地府冥气护住了他的灵魂,但能够持续多久?只要你乖乖的为你做的蠢事付出应有的代价,最终或许你会死,但是苏靖却可以活。”

????我不可置信:“你能够救活苏靖?”

????我深知苏靖受的伤有多严重,以我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救回苏靖。而玉罗所展现出的实力,不得不说是一种‘希望’。

????玉罗耸了耸肩:“我没有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,尤其对方还是个阴人。但是我没有,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。”

????“你是说何须弥?”

????“冰果。”玉罗伸手在我鼻子上点了一下:“不愧是冥妃,真是聪明。”

????我打开玉罗的手,压抑着心中的绝望与愤怒:“只要我听你的话,你就放过周凤薇,救活苏靖?”

????玉罗不置可否:“苏靖和周凤薇能否活下去,取决于你,而不在于我。”

????只要能够救回苏靖,任何事我都肯做!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注视着玉罗,一字一顿:“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!”

????玉罗浅然一笑:“好的。”言罢,玉罗不再理会我,继续对着场下躁动不安的‘贵客’高谈阔论起来。

????“想必诸位都是慕名而来,既然如此,咱们就尽快切入正题。上一次的古木乃伊,起价五十枚金币,而这一次,我打算玩个心跳,拍卖冥妃的春宵一刻,无底价,可随意叫价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我感到无比的屈辱,玉罗竟然把我当成一个廉价的‘女支’女,随意出售,任人凌辱。我本以为她的报复,是让我生不如死,痛苦不堪。而现在,我才发现自己错的多离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