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夜暴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什么事?”苏靖好奇的问道。

????我没有回答苏靖,倒不是有意隐瞒,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这世间难道真的存在,只依靠头脑和姿色,就可以将整个名流圈子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女人吗?我表示怀疑,若是真的存在这种情况,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这个女人已经到了大智若妖的地步,要么就是她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!

????越是善于控制他人秘密的人,就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????我再三警告陆磊,有些事,只可以再一再二,没有第三次的机会,倘若我们的事情,再有其他什么人知晓,我不会对他怎么样,但是我也将不再阻拦苏靖。虽然我不认同苏靖凡事喜欢‘大开杀戒’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,但不得不承认,有的时候,这种方式效率奇高,并且没有什么‘副作用’。

????离开陆磊的家,在回去的路上,梅姐给我打了个电话,让我去一趟她的店,说是让我去验收一下我的投资回报。

????我有些纳闷,按照时间推算,我那点‘毛毛雨’的小钱,才刚花出去没几天,而且帮我‘理财’的张平,也才刚刚开始踏入商界,会有什么回报呢?

????考虑到眼下没什么事,我也就索性跟苏靖去了一趟梅姐的店。

????我不是第一次来,店里的人都认识我,一见到我们下车,一个眼疾手快的小姑娘,就直接轻车熟路的把我带到位处顶楼的接待室。梅姐早已等待多时,而且除了梅姐之外,还有之前我们在玉屏山‘收养’的大黑。

????与我记忆中那个野性疯狂的野兽不同,此时此刻的大黑,安静的趴在地摊上打盹儿,听到有外人来了,它睁开一只眼睛瞥了我一眼,认出我以后,翻了个身,闭着眼睛继续睡觉,丝毫没有和我这个‘熟人’打个招呼的意思。

????“这白眼狼!若不是我,它早死在玉屏山了!”我有些气急败坏,最恨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!

????我的咒骂,没能让黑豹产生丝毫的反应,甚至鼻子里发出一声低沉的‘哼’,也不知道是打呼噜,还是故意为之。总之这声奇怪的动静,听在我的耳朵里,很是讽刺和满是嘲意。

????梅姐在旁笑着打圆场:“潇潇,你和它八字不合,就别跟它一般见识了。自打来到我这,它还挺听话的。”

????我没好气道:“什么听话,它是个公的,自然喜欢美女。听你的话,我要看啊,分明是想泡你!”

????“去你的,它是豹子,我是人,我可没有玩人兽play的癖好。再说了,据我所知,猫科动物都是秒男……”

????一旁的苏靖眉头微皱,脸色诧异:“你们女人凑在一起,聊天的内容都这么开放吗?真是看不出来。”

????我和梅姐对视了一眼,不由笑了起来。梅姐告诉苏靖,女人这种动物,单独一人的时候,会矜持的像个贵妇,两个人的时候会变成现代女性,三个人就变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‘荡妇’,什么话题都敢聊。

????苏靖轻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看样子,我还真的不懂女人,此番重新追潇潇,也算是给我自己上一课吧。”

????“嗯,你有这种觉悟,我很欣慰。”我笑着拍了拍苏靖的肩膀,告诉他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随后,我和梅姐有说有笑的切入了正题。

????梅姐告诉我,她托关系,用我的那笔钱,帮张平收购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广告公司,规模不算大,地理位置也一般,但只需要肯用心,前途还是不可限量的,照现在的进度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张大吉。

????用梅姐的话说,这个广告公司,放在其他人手里,基本只有赔钱的份儿。不过挂着我的名就不同了,现在我的身份地位,在市里,任何人都得给几分薄面,有渠道,有资源,就不怕不来钱。

????就在不久之前,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穷酸大学生,而现在,我名下却已经拥有两家店铺。梅姐还说,广告公司只是滚雪球的第一步,将来雪球只会越滚越大。这话从梅姐嘴里说出来,我是深信不疑的。

????我个人对‘经商’并不精通,甚至可以说是根正苗红的门外汉。因此,聊着聊着,话题就止不住的跑偏了,从经商料到了汤臣身上。

????当我把之前发生的事儿告诉梅姐以后,梅姐眉头微皱,眼神凝重道:“这个女人,确实比较难搞。”

????连梅姐都这么说了,可见这个汤臣存在多大的‘能量’。

????黑豹对苏靖的感觉也不错,在苏靖腿边绕来绕去,我算是看出来了,黑豹跟谁都不错,唯独跟我命里犯冲,我已经认命了。

????苏靖伸手摸着黑豹的脑袋,语气平淡道:“对付这种人,其实想得越多,越麻烦。加¥微¥信¥号:X S M 9 0 0 1 0手机上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女生小说??跟聪明人博弈,要做的并非是如何玩脑子,而是如何不玩脑子。先杀掉她,然后再封锁消息,在各大报社和电视台埋下眼线,谁爆料,就杀掉谁,这件事就很容易解决了。”

????苏靖这种做法,也只有我们这种‘特殊身份’才能做得出来,换做其他阳人,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????但如果这么做,就触动了我的原则,我白了苏靖一眼:“我跟你说了多少次,不要动不动就杀杀杀!”

????苏靖耸了耸肩,不再言语。倒是旁边的梅姐,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虽然我很不想承认,倒是除了苏靖这个办法之外,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据我所知,这个汤臣可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。”

????闻言,我来了兴趣:“怎么说?”

????梅姐让我等一等,她找来笔记本电脑,在网上翻了翻,随即翻出一条九八年的陈旧老新闻。

????新闻的内容大概是,某私人矿井爆炸,连带矿场老板在内,无一幸免,还附了一张现场报道的图片。

????我不明白梅姐把这报道翻出来是什么意思。

????梅姐指了指报道的配图:“你仔细看看,这张照片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