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七十六章 招蜂引蝶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多么讽刺,进门前,一对羡煞旁人的‘神仙眷侣’,眨眼之间就因为另一个男人,一个痛失颜面,一个移情别恋。这年头的情是寡情,爱是滥爱,再也找不到遮着面纱不敢示人,却又爱的深沉的‘唐僧和地涌夫人’。只剩下了现实充斥着利益纠缠的‘杨康和穆念慈’。

????世道从没变,变的是人,是心,是审视世界的眼光。

????我的眼光,因为老吴与公交车这对‘同床异梦’的伴侣,也发生了变化,从看好戏变成了看闹剧。脸上依旧在笑着,只是或多或少的多了些讽刺与玩味。

????苏靖的一席话,无异竟这场闹剧推上了最高潮,在交织着震惊、错愕、敬畏以及老吴五味陈杂的眼神下,店老板走到苏靖面前,毕恭毕敬道:“先生,看得出您财力惊人,可我名下就这一个店,是我的心血,不能卖。”

????“出多少钱也不卖?”

????“这……”

????“看来你的心血也是有价格的。”

????店老板一阵羞愧,脸色微红,被苏靖一句话戳破了她的清高。话已至此,店老板咬了咬牙:“黄金地段,几千坪的面积,倾注了我大半辈子的心血……”

????“地段,面积,里面的衣服值钱,你的心血也值钱,但说多了就不值钱了。”苏靖表情平淡,言语之间透着我从未察觉过的‘自信’。恍然间,我发觉,不只是苏靖没有深入了解过我,我也从未认认真真的体会过苏靖。

????苏靖曾经那令我讨厌的‘自信与霸道’,此刻竟与这现实社会,人生百态,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。笔直的腰板,自信的言语,明亮的眸子,都让我看的有些呆住。身边的宝物最容易被忽视,再次审视苏靖,才发觉他是如此的器宇轩昂。

????我不再阻挡苏靖,静静地坐在他身旁,审视着这个熟悉且陌生的男人。

????他在演戏,我自认懂他。但是他的戏,很费钱,也很好看,竟满足了我深藏在心底的虚荣心。

????苏靖是个‘刺头’,他的行为,惹怒了一个大佬,他的言语也让店老板窘迫不已。

????可是,店老板却没有丝毫的怒意,甚至是和声细气:“两个亿,不多吧?”

????亿这个字,跟什么扯上关系,都不太妙,尤其是对于我这个穷惯了的人,威力堪比周凤薇的黑杀咒!

????这场戏正朝着一个让我惊心动魄的方向发展着。

????苏靖对这个字,显得有些无动于衷:“我给你三个亿,两个亿买你的心血,一个亿买你的人。”

????店老板楞了一下:“先生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你不是说,这店是你的心血,既然是你的心血,自然由你继续经营最为恰当。送给心爱女人的礼物,自然要送全套的,我总不能送女朋友一个手机,却不送充电器吧,你说呢?”

????此言一出,现场陷入死寂,所有人看苏靖的眼神,都不约而同发生了变化。我不知道我此刻看苏靖的眼神是什么,可能是在用一种很兴奋的眼神看着一个‘傻子’吧。他的所作所为,让我讨厌并喜欢着。

????“我的天,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路?”

????“三个亿,对于咱们市的顶级富豪来说,倒也不算什么,买一架私人飞机的钱。可是这个男人,仅仅是为了给女朋友送礼物,这未免太过了一点吧?”

????“我最感兴趣的倒不是男人的来路,而是他身旁那个女人的来路。何等女子,才能让男人为她一掷千金,眉头都不皱一下?吴老板算得上泡妞下血本,可是跟这个年轻人一比,简直是小学生水平。”

????曾几何时,我也是那么的仇富,看见有钱人,也会在心里小小的讽刺一下,这讽刺,于人于我。而今,却不曾想,自己将自己的下半生也托付给了一个有钱人,而且还是那种特别会‘装’的有钱人。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苏靖用三亿买‘手机’的行为,成功让在场的所有有钱人,陷入了沉默。

????只有‘知根知底’的陆磊,眼角露出讽刺的笑容,因为他早已看了剧透,因此结局对他的触动就并不大了。

????吴老板的拳头松开了,他终于知道,跟苏靖叫板是一种多么错误的决定。

????一个是有钱人,另一个是根本不把钱当钱的人,高下立判。

????公交车输了,她押错了宝,站错了队,但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愤怒或是气馁,相反的,公交车同学的眼神大亮,仿佛看见了新大陆。她丝毫不理会身旁神色黯淡,泄了气的吴老板,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苏靖身上。

????吴老板是时候下车了,而公交车同学,则似乎在想着,如何把苏靖这只半路杀出来,高傲帅气的黑马驹引上自己的车。

????公交车动了,她缓缓站起身,向这边走来。我以为公交车会直接去找苏靖,但是我错误的估计了公交车的‘车技’,她拐了个弯,绕了个远,把所有潜在的车都‘别’开,让苏靖无车可上,那么她的胜算就很大了。

????我很钦佩公交车的车技,更钦佩她为自己谋福利,努力奋斗的精神。这种精神,值得每一个人学习。

????公交车站在香云纱裙旁,静静地打量着香云纱裙,傲人的身材,惊人的胸围臀围,以及那张美艳的面庞,不需要穿上香云纱裙,就可以让人顺理成章的将这件衣服和公交车比作天作之合。

????“孙大师,你知道似乎说过,这件衣服可以试穿?”

????孙大师很实诚的摇了摇头:“我没说过。”

????“可是不试穿,又怎么知道与自身气质是否相符呢?不试穿,孙大师又怎么能够看到那种感觉呢?难不成孙大师是意象派,可以靠想的?”

????孙大师被公交车说了一个有口无言,最后只能点点头:“既然你有这个自信……”

????不等孙大师说完,同行的何姐便没好气道:“连整个店我们都买下来了,这衣服就不必多此一举了吧?再说了,我们家潇潇,可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