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梦初醒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佛火无情的灼烧着我的一切,先是我体内的地府冥气被一扫而空,紧接着我无法再感应到冥妃之躯了。而我的意识,在这一刻却前所未有的清晰,我清清楚楚的看着佛堂内的情况。

????之前幽暗的佛堂,此刻已经变得金光灿灿,那些黑色的‘鬼烛’在佛骨舍利的影响下,一瞬之间被驱散了阴气,恢复了普普通通的白色蜡烛。

????可以说,佛骨舍利的强大,超出了我的预料,它出现的瞬间,就驱散了昭若寺积蓄已久的阴戾之气,让这片大晦之地,重新绽放出了属于它原有的佛性。苏靖和喝过我鲜血的小黑,被佛光祛除门外。

????而其余的人,则在这巍巍森严的佛光压迫下,全都趴在地上,无法起身。已经打开的苏家古宅大门被关闭了。一切尘埃落定,回到了起点。唯一没有改变的便是苏靖,他站在佛堂门外,挥舞着拳头,不断砸在面前空旷的空间上,但是无形的佛气形成一道屏障,将苏靖挡在了门外。

????渐渐地苏靖从歇斯底里,变成了绝望黯然,他像是虚脱了似得,缓缓瘫软了下去,跪倒在地,不断的发出悲鸣:“为什么,为什么,我等了一千年,好不容易再次见到我心爱的女人,为什么连她的容颜都没有看清楚,就再次从我手里夺走了她……”

????“贼老天,我苏靖和你不死不休!”在说完这话的时候,苏靖猛地引燃了身上所有的阴气,刹那间,墨黑色的地府冥气如同一道粗壮的炊烟,直冲云霄。哪怕是意识快要消散,我都能感觉到苏靖爆发出来的强大暴戾之气。

????“对不起,你救了我那么多次,现在轮到我救你了。”我苦涩的闭上了眼睛,身体完全沐浴在佛光之中。

????可就在我已经甘愿赴死之际,我的耳边却再次响起了苏靖的怒吼。

????“不!没有人能够夺走我的女人,哪怕是你也不行,贼老天!”

????明明大局已定,可是苏靖的声音却展现出了一种‘别有转机’的信誓旦旦!

????我很是好奇的睁开眼睛,惊讶的发现苏靖从怀里取出一张古朴的卷轴,竟然是四句绝命箴言之一!

????我的体内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佛光了,接下来燃烧的便是我的生命。我的意识渐渐模糊,已经看不清楚苏靖的动作,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苏靖将绝命箴言卷轴扔到空中,仿佛有一轮黑色的月亮出现在天空,与天空另一轮火红的太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????我只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侵入我的体内,与强大的佛性激烈的对撞着。

????这剧烈的对抗,瞬间撕裂了我仅存的意识,我只觉得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,跌入了无尽的黑暗泥潭。

????死亡是什么感觉?永久的黑暗,永久的孤独,再也见不到那些可以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,最可怕的就是无尽的煎熬吧。

????我死了!我可以肯定!可是人死了,为什么还存在着意识?为什么还能够听到那阵阵熟悉的声音?

????冥冥的黑暗之中,苏靖的声音,不断在我耳边回荡着。

????那声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。

????“第一次与你在苏家古宅相遇,你身上的味道,迷离的眼神,浓情的话语,与她是那么的相似。但是我却害怕的把你推开,我担心这又是老天爷对我开的一个玩笑。我不敢相信,这一次老天爷真的把你还给我了,可是为什么我明明抓着你的手,却感觉你离我越来越远。难道这就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,惩罚我对你的伤害,惩罚我不懂你的心,惩罚我的一意孤行……”

????“陈潇,你快醒过来,你不是说还要等着我追你吗。”苏靖的嗓音变得有些伤感,并且在说完这话的时候,一度哽咽起来。

????“你这个狠心的女人,让我等了一千年,难道打算再让我等一千年不成!你赶紧给我起来,起来!”

????我感觉有一个重量,压在我的肚子上,似乎是苏靖的脑袋。苏靖竟然像个孩子似得,趴在我的身上痛哭不止。我很想睁开眼睛,看一看苏靖真情流露的样子,可是我做不到。我的意识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,每当我想要集中注意力的时候,黑暗中一股无形的力量就把我猛地拽进深渊。

????不过除了无法醒来之外,我的感知力竟然全都在。我猛然想到一个可能,那就是我真的已经死了,苏靖待在我的尸体身边,而我的灵魂即将变成游魂野鬼。

????可是人死之后,灵魂不是会离开身体吗?或是去阴间报到,或是在阳间游荡。为什么我的灵魂还在身体里?

????不知道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度过了多久,当我的精神终于稳定下来,缓缓的睁开眼睛,惊喜的发现自己遭遇大劫之后竟然还没有死。不过这种劫后余生的兴奋感还没有持续多久,我就立刻被另一种伤感所取代。

????我躺在雷老板家里,偌大的房间里,只有我和苏靖。但是苏靖却早已经不是我记忆中那个霸道冷峻的男人。他蹲坐在墙角,头发蓬乱,竟然满脸胡子茬!我没想到,阴人竟然也能长胡子!

????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,苏靖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,整个人颓废至极。他的脚边是一大片烟屁股和空啤酒瓶,眼神空洞无神,像是一具死尸似得。

????堂堂的冥王,竟然变得如同落魄的乞丐一般!

????我的心猛然间刺痛难忍,我躺在床上,动弹不得,几次想要呼唤苏靖的名字,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。

????就在这时,房门发出一声轻微的‘吱呀’声,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,是梅姐。

????梅姐一边收拾着苏靖留下的肮脏现场,一边摇头叹息的安慰着:“苏靖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哪怕现实再残酷你也要接受,躲避是没用的。”

????苏靖没有任何反应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,如一具只会喘息的死尸,看得我心痛难忍,眼眶发酸却流不出眼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