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五十九章 最终对峙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在诡异蓝光的照耀下,我这才发现‘血腥味’是从哪里传来的。

????在佛堂的正北边,原本是供奉佛像的位置,佛像已经被移出,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木桩,而在木桩上则捆绑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躯体。躯体的皮已经被剥掉,整张人皮就平铺在躯体脚下,上面则用红色的朱砂刻画着一个复杂的符篆。

????躯体身上的鲜血,顺着脚底低落,正好滴在人皮上,而人皮上面的符篆,则散发着诡异的气息。

????这种气息,竟然比周围的阴气还要邪性几分!

????“这个老鹰,还真是妖法高深!”身旁的周凤薇,低声讽刺。

????老鹰和周凤薇一样,也是非常少见的‘奇才’,不过相比于周凤薇的道法佛三家精通,老鹰却只精通于茅山道术。也正因此,老鹰显然更加专精。当年他被愤怒和仇恨引入歧途以后,就舍弃了正道,遁入妖道。守正辟邪的茅山道术,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为祸人间的邪术。

????法器也好、法术也罢,都只是‘延伸的工具’而已,是正是邪,全看使用之人的心性。

????用如此血祭的方式,激发大晦之地的特性,看样子苏家古宅的大门打开在即了。

????现在我们必须先找到佛骨舍利才行,当我把想法告诉苏靖时,苏靖却让我不必白费心思,佛骨舍利根本就没有被藏起来,相反的,佛骨舍利就在这座佛堂之中。在苏靖的指示下,我看向佛堂内唯一的一尊佛像。

????这尊佛像大约一米高,是一尊坐佛,通体金黄,像是镀金似得。不过在鬼火的照耀下,却也透着摄人心魄的诡异光芒。

????“佛骨舍利就封印在这尊坐佛体内,只需要打破佛像,便可取出佛骨舍利。”

????听到苏靖的话,我不禁眉头紧锁,疑惑道:“老鹰他们显然已经来过了,既然他们知道佛骨舍利的重要性,那么必然也知道佛骨舍利在这尊坐佛之中,为什么他们没有取走?”

????“原因很简单,这尊坐佛隔绝了佛骨舍利与外界的联系,也正因此,昭若寺失去佛性,才会被阴气吞噬。一旦坐佛被打碎,佛骨舍利的力量,就可以瞬间将周围的一切阴气化为虚无,到时候老鹰的计划也就付诸东流了。”

????闻言,我一阵兴奋:“那还等什么?赶紧把佛像打碎!”

????“问题就出在这。”苏靖眼神凝重:“这尊坐佛是由纯铜浇筑而成,而且是实心的,只有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空格,存放着佛骨舍利。如此一来,便可确保佛骨舍利万无一失,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,别说是你,就连力大无穷的邪物,也拿这尊坐佛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????“既然你早就知道,为什么不事先做好准备,现在才说?”我有些没好气,心里止不住的怀疑,苏靖这人办事儿到底靠不靠谱。

????苏靖摆了摆手,示意我稍安勿躁:“我既然带你来,就肯定有办法。普通的阴气无法侵入佛像内部,但是地府冥气不同。只要花点时间,就可以把地府冥气侵入其中,一旦接触到地府冥气,佛骨舍利就会产生反应。地府冥气乃是绝阴之气,而佛骨舍利又是纯阳之力,一冷一热两股力量相撞,足以将佛像摧毁。”

????“最简单的热胀冷缩。”一旁的梅姐笑道。

????时间不等人,既然如此,那就立刻行动!

????由于我的地府冥气使用得太多,因此这个重担就暂时交给苏靖,只是在苏靖伸手去触摸佛像时,佛堂内突然传出一阵破空之声。苏靖立刻收回手,并且后退了一步,第一时间抓住我得手腕,将我拉到一边。

????还没等我站稳,旁边的柱子就发出一声沉闷的‘咚’声,顺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一根黑漆漆的钢钉,正好刺在柱子上,因为余力的原因,还微微有些颤抖着。

????与此同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,在我耳边响起:“陈姑娘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????顺着声音看过去,我的眉头不由紧缩起来,只见楚十三缓缓从佛堂的侧门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着老鹰、乔娜、刘安云。

????“老鹰,乔娜,你们居然还敢露面!”吕峰攥着拳头,发出愤怒的低吼。

????周凤薇则单手持刀,冷冷的注视着老鹰:“今天看样子咱们要做出一个了结了!”

????老鹰背着手,面带深深的城府微笑,他凌厉的鹰目扫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,嘴角微扬,露出一抹精明的笑容:“呵呵,是要做个了结,只不过我这个人呢,向来恩怨分明,我的仇人绝对要死!不是我的仇人,我也懒得多费手脚。”

????说到这,老鹰看向梅姐,微笑道:“霁雪梅,我还是挺欣赏你这种女强人的,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恩怨情仇,不如你就此退去,大家各走各的如何?”

????梅姐毫不犹豫的发出一声鄙夷的冷哼:“你好像没弄清楚状况,你招惹潇潇,就是跟我过不去,光是这一点恩怨就足够咱们兵戎相见了。”

????闻言,老鹰摇头叹息:“哎,既然你这么不给我面子,那我也一并送你归西吧。”

????“呵呵,看样子你已经胜券在握?”我注视着老鹰,低声冷笑。

????老鹰的视线集中到我身上,眼神变了又变,似是明亮,又似是欣赏,但更多的是阴狠:“陈姑娘,说实话,我一直以来都很敬重你,尤其是你跟我家乔娜情同手足,每次乔娜提起你,都是对你称赞有加。只可惜你选择了一条错的路,帮谁不好,非要帮周凤薇?你可知道那个孽种,对我意味着什么吗?”

????“你们之间的旧仇,我不想多做深究,以前周凤薇有什么背景我不管,我只知道现在周凤薇是我的朋友。只要朋友有难,我陈潇就绝不会置之不理。”

????“哪怕赔上自己的性命?”

????“哪怕倾尽一切!”我毫不犹豫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!

????“陈潇……”身旁的周凤薇看我的眼神很是复杂,眉头微皱,轻咬着嘴唇:“谢谢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