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三十一章 无声陪伴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身处在一片地势平坦的地带,不知道是巧合,还是我昨晚昏迷之前的本能选择,总之我所在的地方是我自打进入玉屏山以后,唯一的一块开阔地。开阔地的面积大约有几百平米,呈圆形,周围被茂盛的树木包裹着,由于周围的一切都太过相似,我已经无法辩清是从哪来的,更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????我努力站起身,体力恢复的不错,但是脑袋却晕乎乎的,看什么都影影绰绰,像是没睡醒似得,我知道这是过度使用地府冥气的后遗症。以昨晚那种频率,我没有直接猝死已经是烧高香了。

????见苏靖安然趴在地上,我试着推了推他,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,可是他的脸色却已经恢复如初,气息也很匀称。这就奇怪了,按理来说,以苏靖的实力,幽翎公主的尸油也好,楚十三的枪击也罢,都应该早就恢复了,怎么到现在都还没醒?难不成是我用圣光照他留下的后遗症?可是我以前也照过他,从没有今天这么大的反应。

????想不通,却也懒得去想,首要目标是赶往昭若寺才行,也不知道周凤薇和梅姐她们去了没有。

????我本来还趁着天亮之前找到昭若寺,结果倒好,这一路上遇到的是是非非,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范围之外,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,不对,是数个措手不及。到现在,我连究竟距离昭若寺还有多远都不知道,可谓是两眼一抹黑,一概不知呀。

????“咕噜噜……”

????肚子一阵乱响,经过昨夜的高负荷运动,我的体能消耗的极快,因为饥饿,胃里面翻江倒海。这就是作为半人半尸的坏处,人需要的吃喝拉撒,我也一应俱全。要是哪天,我也像苏靖这样,不吃不喝不老不死……

????不不不!

????还没等我想完,我就使劲儿晃了晃脑袋,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抛出脑外。凡事儿都好坏参半,苏靖这样或许活的轻松了,但也失去了活着的价值。人正是因为吃喝拉撒这些琐事,才活的精彩,至少去洗手间上大号的时候,不知道纸筒里面有没有手纸,这种‘刺激紧张’的事儿,可是每天都在上演着,说不定下一刻就能遇上。

????现在得先想办法辩清方向,扔鞋?不靠谱,看太阳?说来也怪,虽然周围树木茂密,再加上是上午,太阳还没有出现在我得视野里,但是想要看清楚光线是从哪个方向射来的,还是很容易的。

????但是现在的情况很怪,阳光明明很足,但是我却看不到半点光线,就像是在灯泡上罩一个灯罩,在看不到灯泡之前,是不知道灯光所在位置的。我估计,这八成又是玉屏山的格局在作怪,毕竟像‘危宿北秋困龙索’这种格局,举世罕见。

????还好,我虽然称不上学霸,但生活类的知识,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。

????我跑到一棵大树下面,仔细观察大树,发现大树一面的树叶茂盛,一面树叶相对稀疏。茂盛的一面长时间受到阳光照射,因此茂盛的一面就是南方!

????确定了方向,我长舒了口气,可是等我回到苏靖身边时,不禁又开始犯愁。

????昨天连滚带爬,拖着苏靖一点一点挪动,我可是吃了不少苦头。以前没觉得苏靖重,就算是偶尔晕倒,那也是我晕倒,苏靖抱着我。现在身份调转,让我来照顾苏靖,我竟然有些力不从心。

????该怎么把苏靖带上呢?

????我坐在苏靖旁边,一边看着苏靖,一边托着下巴细细思考着。也不知道吕峰那个家伙到底跑到哪去了,这本来应该是他的工作呀!

????思来想去,毫无头绪,没辙,我只能长叹了口气,认命般的扛起苏靖的胳膊,继续连拖带拽的带着他移动。

????没一会儿,我就累得满头大汗,心里止不住的犯嘀咕,不提楚十三老鹰那种祸害,更不提昨晚遭遇的黑豹,就算是从暗处随便窜出个山猫野狗啥的,这个时候也可以乘人之危,轻易料理了我。

????放弃?不,这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即逝。苏靖的心性不谈,至少这幅躯体曾属于我的挚爱,我又怎么可能放弃挚爱宝贵的身体呢?再说,这种与挚爱‘遗物’紧紧贴合在一起的感觉,我心里多多少少竟有些享受。

????以前也好,现在也罢,我哪有什么机会和挚爱如此平静的待在一起,累一点,苦一点也是值得的。

????不行了,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实在是撑不住了,就把苏靖往地上一扔,我也一屁股坐在地上,那苏靖柔软的身体当靠垫休息起来。

????苏靖的身体虽然凉,但是很软,这种软,并非是女人细皮嫩肉的那种软,而是类似于弹簧床垫那种软硬适中的感觉。我靠在苏靖身上,好生享受,越躺越累,越累越不想起来。要是我可以放弃,就这么躺在苏靖的身上,一直持续下去,该有多好啊。

????可是,周凤薇和梅姐还在等着我,吕峰也不知所踪。最关键的一点,今天晚上就是苏靖的出关日了,生死存亡在此一举。若是在此放弃,我就太不负责任了,估计这辈子都会被良心谴责。

????但……真的好软,好舒服……

????就在我享受这短暂的舒适时,忽然,我心里警铃大作,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。我们的抬头四处扫视,却什么也没发现。难道是我精神紧张,出现了幻觉?

????我摇了摇头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翻了个身,趴在苏靖的肚子上,看着苏靖棱角分明的脸颊,竟有些如痴如醉,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处凶险异常的玉屏山。而就在我有些心醉神怡之际,那危险的信号再次在我心中出现!

????这一次我直接坐了起来,仔细扫视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和树木。

????女人的第六感本来就准,我的六感觉醒之后,就更准了,这种危险信号绝对不是空穴来风!必然有什么东西,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,潜伏在暗中窥视着我,伺机而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