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三十章 人兽大战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刘哥在我眼前被黑豹咬住了脑袋,如此近的距离,我第一次知道豹子的嘴巴可以长得那么大,直接把一个男人的脑袋咬在嘴里。而那声渗人的脆响,则是头盖骨被牙齿咬碎发出的声音!

????华北豹作为猫科动物中咬合力最大的种类,的确是惊人非凡!

????在我看着黑豹‘行凶’的时候,发现黑豹那双幽蓝的眼睛正在盯着我,灵动的瞳孔散发着犀利的光芒,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一般。而且它缓缓的松开刘哥破碎的头盖骨,伸出血红色的舌头舔了一下沾了血的鼻子,证明它似乎正有打算将我也干掉!

????一人一豹,四目相对,我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。

????我拖着苏靖本身就走不快,当然,就算是没有苏靖,我也不认为自己可以从黑豹的嘴下逃生。

????我站在原地放弃了逃跑的念头,黑豹很有灵性,它见我不跑,也没有直接朝我冲过来,而是一步一步的向我靠近。黑豹的提醒比一只成年藏獒还要大上一圈,真真儿的如同一只黑色的猛虎。

????不过它的毛很短,很亮,尾巴很长,充满线条感,抛开它弑杀的脾性不谈,光是看它的外观,既美丽又威严,简直可以用‘霸气’来形容。

????只可惜,这只霸气的猛物,可没有我这种审美,透过它的眼神,我感觉自己在它眼中仅仅是一顿美餐而已,前提是它咬死我以后会吃,而不是像之前那几个警察一样,咬死就扔到一边了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尽量压住心中的恐惧,让自己保持镇定。

????在黑豹距离我不足五米远,它一个跳跃就能扑过来的距离,我猛地举起白玉蟠龙对准它释放了圣光。

????我之所以用圣光对付它,是觉得它在玉屏山盘踞了这么久,被阴气侵蚀,肯定也算是半个邪物。

????可是当圣光照在黑豹身上的刹那我就后悔了,圣光没有对黑豹产生半点伤害,这足以证明黑豹体内并没有过量的阴气!眼前的黑豹,与邪物没有半点关系,纯纯粹粹只是一只凶猛的野兽而已!

????而且圣光很亮,耀到可黑豹的眼睛,瞬间将黑豹激怒了!

????威严愤怒的咆哮,震得我头皮发麻,我的心都快从喉咙跳出来了。知道圣光对黑豹没用,趁着黑豹扭头避开圣光的空档,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壮着胆子,直接戳出去了,冲上去猛地砸向黑豹的脑袋。

????我的机会只有这一个,只可惜,却没能把握住,甚至一瞬间我就明白过来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机会,而是我错误的低估了黑豹的实力。

????在我挥下石头,石头距离黑豹的脑袋不足十公分的距离时,黑豹猛地一个仰头,如闪电般迅捷,一口咬在我的手腕上。锋利的牙齿,毫无阻力的刺穿了我的皮肤,直接将我的手腕贯穿。

????刺痛沿着神经直冲大脑,我疼得哀嚎一声,石头脱手掉在地上,而且因为剧痛,精神无法集中,圣光也随之消失。

????黑豹睁开眼睛,如此近距离的对视,我赫然发现自己并非是面对着一只野兽,而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杀手!它是如此的强大,又如此的完美,完美到我面对它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。应了那句老话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任何阴谋诡计都是苍白无力的!

????黑豹没有对我一击毙命,似乎很是懊恼,它猛地一甩头,在剧痛和大力的驱使下,我直接摔倒在地,下一秒我的肩膀就被黑豹毛茸茸的爪子按住。

????我感觉到黑豹的牙齿正在脱离我的血肉,意识到黑豹要松开我的手腕,我非但没有丝毫的高兴,反倒是更加害怕!因为一旦黑豹松开我的手腕,必然会对着我的喉咙下口,像是要死警察那样,咬断我的颈椎!

????颈椎是我的命脉之一,一旦颈椎受损,就算是冥妃之躯也救不了我!

????我看了一眼旁边的苏靖,发现苏靖没有丝毫的反应,依旧昏迷着。意识到苏靖不会再出手给我解围,我必须自强自救!所以我不能坐以待毙,更不能让黑豹的牙齿离开我的胳膊!我咬了咬牙,豁出去了,再一次调动地府冥气!

????以我现在的身体,一天使用一次地府冥气,都有惊人的身体损耗,而今天一晚上,我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用了。

????几乎是地府冥气一出现,我就感觉心头猛遭重击,太阳穴炸裂般剧痛,眼前止不住的冒金星。

????仅仅是一丝地府冥气,就差点直接让我魂归故里。我几乎是依靠着本能意识,强撑着不让自己过早的昏厥过去,一点一点的控制着地府冥气顺着伤口,侵入黑豹的嘴巴里!

????黑豹虽然凶猛,但它毕竟是生物,只要是生物就会受到影响。等黑豹敏锐的察觉到威胁时已经来不及了,地府冥气只用了一瞬间,就将黑豹的嘴巴给整个冻住了!很快,淡蓝色的冰霜开始从黑豹的嘴巴往外蔓延,将黑豹的半个脑袋冻住。

????一旦生命受到危险,野兽会变得更加危险!黑豹便是如此,它被彻底激怒,猛地一甩脑袋,用蛮力将牙齿从我胳膊里拔出,脱离了我的控制,这一甩,甚至从我胳膊里带出了一些血肉,疼得我一阵鬼哭狼嚎。

????虽然地府冥气无法再伤害黑豹,但是黑豹的脑袋被冻住一般,像是被罐子套在头上的猫咪似得,四处乱撞,在原地不断的打滚,不断用锋利的爪子去抠挠脑袋上的冰霜。

????意识到黑豹已经顾不上我了,我顾不上胳膊的疼痛,从地上爬起来,拖着苏靖就跑。一口气不知道跑了多远,确定黑豹没有追上来,我才不由长长舒了口气,整个人虚脱般倒了下去。

????使用地府冥气的副作用,翻天覆地的向我袭来,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。

????黑暗中我不知道度过了多久,当我再睁开眼睛时,竟然已经是白天了!苏靖还静静的躺在我身边昏厥着,我喘了几口粗气,检查了一下苏靖,确定苏靖没有受伤,这才放心。我四处大量周围的环境,眉头不禁深深的皱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