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执子之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三百二十五章执子之手

????在地府冥气的冲击下,我的一只脚都已经踏入了鬼门关,意识几近消散。而就在这时,我却感觉心脏猛地一震,一股清清凉凉的感觉,深入到了心脏内部。下一秒,萎靡的精神便是一抖擞。

????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,过了许久,我才终于看清楚将我从鬼门关拽回来的人,并非是周凤薇和梅姐,也不是苏靖,而是楚十三!

????楚十三手里拿着一根细小的注射器,注射器锋利的针头正好刺在我的心脏位置。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,楚十三缓缓将注射器从我心脏拔出,随手将空了的注射器扔到一边,脸上的表情像是奸计得逞似得阴险。

????“别急着死,你毁了我的胳膊,这么大的仇,哪能说报就报?就算是报,你也总得让我享受这个报仇的过程不是?我说过把你剁成肉酱,就把你剁成肉酱,做人得讲信用!但是我要让你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被剁碎,体会那种缓慢的撕心裂肺的苦楚!”

????楚十三的强心针,强行唤回了我的意识,但是我的身体却无法动弹,因为太过虚弱的缘故,就连说话都说不出来。

????一瞬间,我像是展板上的鱼肉似得,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儿了。

????把我剁成肉酱,首先要有刀,楚十三没有刀,因此他开始就地取材。

????“陈潇,你知道吗?我也不是常胜将军,有的时候也输,比如以前在非洲的时候,我就因为寡不敌众,被当地的叛军用枪指着太阳穴被俘虏了。他们只关了我三天,我就被救了出去,不过这短短的三天,对我来说可当真是印象深刻。”

????楚十三单手拿起一块石头,朝着另外一块石头重重的再下去,由于质地不同,其中一块石头应声而碎,分裂成无数的小块。楚十三从中挑出一块扁平的碎石,在另一块石头上打磨,不断发出渗人的‘铿锵’声音。

????楚十三一边忙活制作刑拘,一边很是兴奋的说道:“那些土着叛军,打仗不行,站在十米外不动,等他们一梭子弹打完了,我还好端端的站在原地。不过呢,凡是人都有闪光点,那些土着在刑求逼供这方面,倒是天赋秉异。”

????言语间,楚十三已经打磨好了刑具,所谓的打磨,其实也就是蹭了几下,连那块扁平碎石的形状都没有改变。

????楚十三走到我面前,蹲在我身边,舔了舔嘴唇,眼神充满血腥冷酷的狠毒光芒:“他们用石斧割我,因为石斧很钝不锋利,割下去通常都割不开皮肤,所以他们必须对准一个位置,反复来回的割。他们在我身上割开一条伤口,所产生的剧痛,比我被子弹打中都要疼上数倍。”

????说到这,楚十三在我面前扬了扬那块破石头:“以我的经验来看,这块石头的锋利程度,还不如石斧,所以初步估计,至少要反复割五次,才能把皮肤割开,要是想把肉切下来,还要多花些时间。不过没关系,反正在苏靖杀光那些绊脚石之前,咱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玩玩!”

????楚十三将破石头放在旁边,伸手摸了摸我冰冷颤抖的脸颊,微笑道:“一个健康的成年人,体内大约有四千毫升的血液,而普通人,损失超过八百毫升就会休克,一千毫升就直接威胁生命。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,应该可以损失两千毫升的血,为了确保你能撑到最后一刻,我会先从你的四肢开始,然后满满的蚕食掉你的身体。”

????先从四肢开始?人彘?我的脑海里本能冒出这个词汇,这也是苏靖最喜欢威胁我的词汇,不过苏靖却从未付诸过行动,无论以前还是现在。我只是没想到,曾经苍白无力的威胁,如今却要真正发生了。

????恐惧,害怕,紧张,不甘,种种负面情绪一股脑的涌上我的心头,这是人在面对致命危险时产生的本能反应,我根本没有办法抗衡。而且一想到自己输了,不光自己要经受这惊人的折磨,周凤薇和梅姐也要被我牵连进来,我心里就一阵阵的绝望。

????我的脑海里不断闪烁着一个画面,熟悉的卧室,熟悉的黑暗,苏靖将我压在床上,霸道且温柔,那是我感受到温暖的一刻,至今仍记忆犹新。那画面太美,我舍不得去看,想要让它永久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。

????一滴眼泪自我的眼角滑落,并非是因为恐惧,而是思念。

????以前我不明白,为什么人死的时候,一定要有家人守在旁边。现在濒临死亡,我才终于想通,人死的时候思念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,那么的撕心裂肺。那个男人的一切,都开始在我心头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。

????可是,我却知道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????曾经忘不掉的,如今你是否还记得?转身不算告别,分离却分不开……

????强烈的思念,压过了心中的恐惧,渐渐地,这股思念转变成了悲痛。从苏靖离我而去算起,我第一次像今天这么悲伤。或许有些事情,是越想才会越难受。我也只是个小女人而已,瘦弱的肩膀扛不起太大的责任。

????我想哭,想要痛痛快快的像‘娘们’一样哭一场。

????在痛哭流涕之前,最先表达了思念的是我的嘴巴,我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大声呼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。

????“苏靖!”

????“呵呵呵,现在才想起找苏靖?晚了点吧。”回应我的,并非是幻想中的爱人,而是楚十三冰冷阴狠的嗓音。

????果然,苏靖再也回不到我身边了,我也彻底绝望了。

????来吧,剁成肉酱也好,一点一点的割开皮肤也罢,尽管来吧,因为在我心里,任何肉体上的折磨,都不如‘情’这个字对我的杀伤力大!

????我已经坦然接受我的命运,等待着楚十三的报复,可是等了许久,也没感觉到那根本不能称之为‘利器’的破石头,割在我的身体上。难道是因为思念太深,我已经失去了痛感?不对!我睁开眼睛看向楚十三,发现楚十三的眼神死死盯着一个方向,如临大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