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一十八章 两败俱伤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三百一十八章两败俱伤

????之前我一直没有出手,就是担心被楚十三的技巧秒杀掉。楚十三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,我没有周凤薇和梅姐那样的实力,近不了楚十三的身,而像楚十三这种强悍的雇佣兵,极有可能利用中短距离的优势,直接轻易将我击倒,然后杀掉我!

????我的冥妃之躯虽然能够承受极大的创伤,但是要害也很明显,因为我是半人半尸,因此心脏、脊椎等重要部位,都是我的命脉,一旦受创,就算是冥妃之躯也无法救我。

????而现在,我被逼到了绝路上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????肚子被楚十三贯穿之后,我立刻意识到,楚十三并不知道我的命脉在哪,否则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。

????这一搏,我搏赢了!

????身体被贯穿的同时,我双手一把抓住楚十三的手腕,疯狂冷笑道:“你太自信了,自信的代价就是死!”

????话音落,我体内的地府冥气,直接从掌心溢出,沿着楚十三的手腕侵入楚十三的体内。

????之前我曾用阴气,直接把一个‘练家子’变成植物人,而地府冥气要比阴气强大太多了。几乎是侵入楚十三体内的瞬间,楚十三整个人就呆滞了一下,紧接着,眼神中露出一抹强烈的惊恐神色。

????等楚十三意识到危险时,他的整条左臂已经被地府冥气完全冻住,而且这股足以毁灭一起的气息,正在沿着他的胳膊继续蔓延。

????而就在我准备一鼓作气干掉楚十三的时候,楚十三竟然发出一声低喝,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,将他的右手从我手中抽出,紧接着一把抓住插在我肚子上的胁差,手起刀落,直接将他的左臂整条砍下!

????随着自断一臂的极端做法,楚十三成功的脱离了我的控制。我没想到楚十三竟然这么彪悍,顿时有些手足无措,而他的左臂还抓在我的手里。

????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,楚十三举着胁差,用胁差指着我,如同被激怒的野兽,咬牙切齿的盯着我,怒不可遏道:“陈潇!恭喜你成功的激怒了我,我要把你砍成碎块,我看你还能不能恢复!”

????不必砍成碎块,只要把我拦腰斩断,一分为二,我也就死的不能再死了。只可惜,此刻楚十三的咆哮和威胁,对我产生的作用并不大。甚至在我看来,楚十三只不过是受伤野兽强弩之末的苍白威胁罢了!

????楚十三很强,可惜他自断一臂,体内又残留着地府冥气。

????地府冥气对阳人的杀伤力不如阴人,但还是足以产生强大的寒气,冻得楚十三浑身剧颤,像是刚从冰水里走出来似得。不过这寒气也间接的封住了楚十三的伤口,没有让他的血液喷涌而出,算是间接的保住了他的命。

????比起楚十三,我也好不到哪去,肚子被两把利器贯穿,虽然不致命,但是失血造成的眩晕感,还是让我有些晕晕乎乎的。

????但是这个时候,我必须趁热打铁,因此咬着牙,迈着步子继续向楚十三冲去。

????‘战斗经验丰富’的楚十三似乎被地府冥气惊住了,见到我向他扑去,反应相当激烈,一边后退和我拉开距离,一边将手中的胁差飞抛而出。锋利的胁差,准确无误的刺在我的左胸上,只差一点就伤到了我的心脏,吓得我心头狂颤,立刻停了下来。

????而楚十三则因为地府冥气的震撼,第一时间做出了‘逃跑’的选择,几个闪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。

????我如释重负的长长舒了口气,没有去追,也没能力去追,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能够一击必杀,将楚十三这个猛虎逼退,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。

????我将身上插着的两把利器缓缓拔出,鲜血从伤口汹涌喷出,我脑袋的眩晕感又强烈了不少。还好和之前的枪伤不同,克力士剑和胁差虽然锋利,但是造成的‘创伤口’很小,因此在冥妃之躯的作用下,伤口很快就愈合了。

????周凤薇伤的不重,只是被楚十三给打的有些晕乎,很快就恢复了过来。相比之下,梅姐则伤得很重,因为她直接受到了贯穿伤。我赶紧将冥妃之血滴入梅姐的伤口里,先帮梅姐止血和愈合,好在这一刀没有伤在脏器伤,梅姐也算是有惊无险。

????楚十三这个家伙给我们造成了太多的震撼,我们三个坐在地上恢复力气时,梅姐心有余悸道: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苏瑾年竟然会有这种等级的帮手,要不是他没有和潇潇交手过,不知道地府冥气的厉害,恐怕我们就凶多吉少了。”

????一旁的周凤薇虽然很憋屈,但也没有否认楚十三的强大:“从某种角度来看,楚十三比一般二般的邪物增加危险。而且他竟然在被地府冥气侵蚀的瞬间,就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,自断一臂,不愧是常年游走在生死线上的雇佣兵,与他相比,我以前经历的那些省事险境,竟然也有些黯然失色。”

????好在楚十三被重创,而且他强归强,只是普通阳人,等地府冥气的效果退去后,楚十三的伤口将会血流如注。我不知道楚十三能不能活下去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至少短时间内楚十三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。

????经历了楚十三,梅姐变得更加严肃谨慎:“潇潇,接下来我们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,因为我们无法肯定,这山里还有没有像楚十三那么凶悍的人,咱们或许对付邪物有优势,但是对付阳人,却很无力。”

????对于这一点,我基本赞同。而且之前遇到的亡命徒,我就感觉那个刀疤脸老大,实力也不俗。

????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
????我们三个稍作休整,等身体的伤势在冥妃之血的治愈下,差不多恢复之后,我们便立刻沿着吕峰逃走的方向而去。此时已经是后半夜,山风已经开始吹起,夜风在山谷之中回荡,像是恶鬼哀哭一般,发出着渗人的‘呜呜’声响,让玉屏山平添一份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