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三百一十五章 午夜潜逃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三百一十五章午夜潜逃

????我赶紧蹲下身体,仔细检查苏靖的伤势,惊讶的发现苏靖的意识竟然变得相当薄弱,那两枪不仅重创了苏靖的身体,还成功的震住了苏靖的意识!此时此刻,苏靖陷入了严重的昏迷之中,我叫了他好几嗓子,甚至用地府冥气侵入他的体内,都没有唤醒他。

????之前击中苏靖的枪,必然是经过特殊处理,子弹也肯定是用辟邪材料制成!是谁放的冷枪?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,但是之前唯一幸存的雇佣兵趁乱逃走了。我立刻意识到,能够使用狙击枪,并且在黑灯瞎火的夜里击中苏靖的人,必然是训练有素的‘军人’。我脑海里立刻冒出一个名字‘楚十三!’

????期初我还以为他真的放心把我们留给雇佣兵解决,原来他一直都在远处看着我们!

????我甚至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,从一开始,楚十三就在钓鱼,苏靖是鱼,而我们则是饵!

????现在楚十三得手了,他必然会来收取鱼获,以我们三个人的实力,是绝对无法与楚十三那个强到变态的家伙抗衡。

????想到这一点,我立刻冲不远处的周凤薇和梅姐喊道:“快带上吕峰,咱们走!”

????我们三个女人,咬着牙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两个大男人拖出去一百多米。直到钻进一团异常茂盛的草丛里,我们才停下来,筋疲力尽的倒在草里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感觉整个人都脱力了。

????“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,苏瑾年竟然还有楚十三这种帮手。”梅姐躺在我身边,语气很是紧张的感慨着。

????而周凤薇则有些气不打一处来,低喝道:“都怪吕峰,如果不是他,咱们也不会这么早就暴露。”

????本来我和周凤薇一样,非常气愤,打算直接把吕峰扔下山算了。可是此刻,吕峰已经陷入昏迷,把他一个人丢下,万一遇到野兽,无疑成了盘中餐。再说,他也是报仇心切,勉勉强强可以理解。

????周凤薇之所以如此气愤,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吕峰背得大量辟邪物品,全都因为他的一时鲁莽丢掉了。现在我们又变成了‘轻装上阵’,能用的东西已经很少。

????“潇潇,苏靖怎么样了?”梅姐轻声问道。

????我叹了口气,有些忧心:“那个楚十三肯定是有备而来,两枪,全部打中苏靖,由于子弹的威力太大,直接贯穿了苏靖的身体,可若是如此,还是影响到了苏靖的意识和灵魂。我估计,那两颗子弹,都泡过最纯粹的精血。”

????最纯粹的精血,便是人的‘心血’,之前在苏家古宅,我曾用来对付幽翎公主,险些赔上性命。而幽翎公主的实力,从各方面来讲,都强于现在的苏靖。连幽翎公主尚且会被心血重伤,更何况苏靖了。

????以苏靖现在的情况来看,虽然尚不会危及生命,但是想要恢复和苏醒,估计一时半会儿办不到。

????而旁边的吕峰,他落在楚十三手里被折磨,其实倒还好,真正让吕峰一直陷入昏迷的原因,其实是之前被火灵虫烧了一下。他只是普通人,血肉之躯,又岂能抵挡得住火灵虫的温度,估计此时吕峰的内腹已经受损,所以才一直昏迷着。

????想要唤醒吕峰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用我的冥妃之血。

????我将鲜血滴在吕峰的嘴里,然后便静静地等待着,若是吕峰不醒,带着两个昏迷的大男人,我们仨还真是寸步难行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已入午夜,阴气依旧很是稀薄。

????周凤薇说,危险还才刚刚开始而已,各方势力混杂于此,只是危险的一部分,用不了多久天星法的效果消失,玉屏山的来龙之势,重新变回危宿北秋困龙索的格局,到时候阴气席卷而来,必然会邪物横行。

????所以,我们必须抢在天星法结束之前,找到昭若寺。

????我本来是打算将苏靖和吕峰留下,我们三个先行一步,反正黑灯瞎火的,他们俩又躺在草丛里,被敌人发现的几率,约等于零。不过这个决定对我来说,却是无比的艰难,且不说那些令我躲之不及的牵绊,这些日子苏靖数次救我,光是这份儿情分,就不能让我恩将仇报的丢下他。

????没辙,等吧!

????不知道过了多久,空中的乌云逐渐消散,明月露出,洁白的月光将阴暗的玉屏山照亮时,吕峰终于醒了过来。

????我们三个女人不由长舒了口气。

????周凤薇把胁差抵在吕峰的喉咙上,娇声冷喝:“姓吕的,咱们一起行动,不代表我就把你当自己人,相反的,我很讨厌你!如果你胆敢再把我们带入危险之地,不用敌人出手,我就先了结了你!混蛋!”

????向来不愿与吕峰多废话的梅姐,这一次也按耐不住愤怒,冷着脸道:“报仇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,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只知道一味的莽撞。美其名曰有情有义,实际却是个害人害己的惹事精!”

????吕峰似乎意识到了他的错有多严重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。当他的视线落在我被划伤的胳膊时,眼神显得懊恼自责:“陈姑娘,对不起,都怪我!”

????事已至此,说再多埋怨的话也于事无补了。我轻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我能理解你报仇心切的心情,但是以你这种做法,非但报不了仇,还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,甚至连我们也会被你牵连。我答应过你,一定为芳芳报仇,所以请你相信我,否则的话,咱们也就没有一起联手的必要了,现在可以立刻分道扬镳,各奔东西。”

????“陈姑娘,请你再给我一次会,我保证类似情况,绝不会再发生!”吕峰攥着拳头,死死盯着我,语气铿锵有力又带着一种央求的口吻。或许对于此刻的吕峰来说,天下任何事儿,都没有给芳芳报仇重要。换言之,只要能报仇,哪怕放弃一切,吕峰也心甘情愿。

????我多少有点被吕峰的信念打动了,姑且再给他一次机会,伸手指了指昏迷的苏靖,让吕峰继续充当苦力,不过这次不是背行李了,而是背苏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