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七十九章 在乎对方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二百七十九章在乎对方

????我不理会一脸哀怨的张平,让吕峰明天去聚宝楼找我,便转身离开了。

????苏靖和雷老板紧随其后,几乎是刚走出散打馆,苏靖就在后面叫了我一声。

????“陈潇,今天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,你就死定了,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恩人的?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笑了起来:“谁让你来救我了?”

????苏靖可能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,更没想到,曾经逆来顺受的陈潇,前后反差会这么大。

????苏靖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手,将我拽停,冷言冷语道:“你是在挑战我对你的容忍度吗?真以为那天晚上敞开心扉聊了几句,你就可以在我面前为所欲为了?”

????我知道苏靖为什么生气,无外乎之前在散打馆,我半点面子都没给他留。我觉得很诧异,以苏靖的性格来说,他不会在乎这些事情。可是现在我眼前的苏靖,却眉头紧锁,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悦,这让我很是意外。

????我低头看了看苏靖抓住我的手,淡淡道:“松开……”

????这回别说是苏靖,就连雷老板都皱起了眉头。

????“陈姑娘,苏公子也是为你好,你就……”

????没等雷老板把话说完,我就冷冷的打断了他:“为我好?他是我什么人?用得着他为我好?”说到这,我用另一只手,指着雷老板:“我的孩子给我保管好,要是出了半点差错,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????“陈姑娘,你……”

????雷老板没想到我突然变得这么凶,眼神中尽是呆愣。

????而苏靖则低声喝斥我:“别把身边人对你的客气当福气,不是我和雷老板,你早就被那邪物吞噬了心智,变成野兽了!”

????听到‘邪物’这两个字,我顿时无比恼火。我猛地把苏靖的手甩开,怒道:“别张口邪物闭口邪物,那是我的孩子,就算它在怎么危险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。还有,我既然有孩子,就必然有老公,是个有夫之妇,你最好跟我保持距离,我的身体不是谁都能碰的!”

????苏靖三番五次的称呼我孩子为邪物,让我心很凉,我也直接把他从苏靖的转世,归类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????既然是陌生人,我就不允许他对我动手动脚。兴许我爱的苏靖死了,但是他永远活在我的心里,哪怕是为他守一辈子活寡,我也愿意!

????看得出,苏靖很愤怒,但是他却一直强压着愤怒,低声冷嘲:“现在知道自爱了?早干什么去了?你之前那股子骚气哪里去了?”

????这话瞬间点燃了我心中的怒火,我下意识扬起手掌,一巴掌打在苏靖脸上。这一巴掌下去,别说是苏靖,连我都楞了一下。旁边的雷老板,止不住倒抽凉气。

????我调整了一下心态,并没有因为这一耳光而感觉到丝毫愧疚。我爱的苏靖调戏我,侮辱我,怎么都行,其他男人也这么做就是找死!

????我盯着错愕且愤怒的苏靖,一字一顿: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情况不同了,你身上曾经让我迷恋的影子已经彻底消失了,现在在我眼里,你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没什么区别。所以以后你跟我说话的时候,最好注意一点,调戏有夫之妇的代价就是这样!”

????说完,我不理苏靖,转身便走。

????结果我刚走出两步,就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地府冥气,我以为苏靖恼羞成怒要攻击我,立刻做出反应,同样释放出地府冥气。

????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雷老板跑到我俩中间,近乎哀求:“苏公子,陈姑娘,你们俩都是我的祖宗,我求你们赶紧收了神通吧。这光天化日之下,要是被人看见,你说咱们是大开杀戒,把整个城市的人都杀光呢,乃是卷铺盖卷逃出这座城市?”

????“老雷,这事儿跟你无关,你让开,我活了千年,第一次有人敢打我的耳光!”苏靖的语气冰冷愤怒,像是低声咆哮的野兽。

????我缓缓转身,看着愤怒的苏靖,心里止不住冷笑,第一次?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甭管是你的前世还是今生,都吃过我陈潇的巴掌。爱归爱,惹急了一样赏耳光,爱不代表惯着毛病!

????我瞥了一眼雷老板,不耐烦道:“这事儿你就掺和了,等会伤了你,我没办法跟何姐交代。”

????雷老板不肯离开,我和苏靖又怒气难消,就在我我们僵持之际。一阵欢声笑语之声传来,是一群少男少女路人,有说有笑的在往这边走。

????雷老板当时就急了:“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折腾了?明明在乎对方,非要闹得这么难看。”

????“谁说我在乎她(他)了?”我和苏靖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????结果说完,我和苏靖都楞了一下。

????“你看,这就叫心有灵犀,连说话都一样,还有什么可狡辩的?”雷老板竟然笑着调侃我们。

????我心里一阵复杂,眼看着那些路人越走越近,为了大局着想,我率先收了地府冥气,恶狠狠的瞪了苏靖一眼,转身离去。在我离开时,苏靖的地府冥气也消失了,我听到他和雷老板的对话。

????“老雷,以后我的事儿,你别掺和。”

????“苏公子,瞧你俩,又是何必呢。”

????“什么何必,我这叫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

????“呵呵,苏公子,你对别人可没这么好心过。”

????“闭嘴!”

????我头也不回的离开,心里却有些犯嘀咕,究竟是什么让苏靖一改往日的行事作风,跑到这里来救我?那天晚上的月下交谈,改变了苏靖对我的看法?就算如此,刚才我的所作所为,简直可以用‘令人发指’来形容。

????以苏靖的性格,绝对会当场暴走,雷老板根本挡不住他。可是他却没有这样,反倒是吃了一肚子闷亏。

????苏靖的种种反常表现,让我很是费解。

????算了,不去想了,之前散打馆的事,已经让我意识到,苏瑾年的事情里,恐怕老鹰也会插一脚,必须有所防备才行。眼下,还是要先去找梅姐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