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七十三章 驯服猛兽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二百七十三章驯服猛兽

????“吕峰,你退什么?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!”

????“就是啊,一鼓作气,把她打趴下,别忘了她是杀害芳芳的凶手!”

????搏击台下面群起激昂,很显然,吕峰成功击中我数次,给了他们无穷的信心。可惜他们却意识不到,刚才那几拳,杀敌没有一千,八百的自损倒是实打实的。地府冥气挡住了吕峰的拳头,同时因为触碰到地府冥气,吕峰必然会受伤。

????我离得最近,可以看到他的拳头已经发红,像是被烫伤一样。

????看着吕峰眉头紧锁,眼神中尽是错愕,我云淡风轻的问道:“现在可以谈了?”

????“谈你MB!”吕峰低喝一声,竟然再次朝我扑了上来,这一次,他没有挥拳打我,而是一个低鞭腿,踢向我的小腿,企图将我踢倒。

????奈何在地府冥气的作用下,我的身体宛如不动泰山般的雕像,吕峰凌厉的腿击,对我产生不了丝毫的作用,反倒是吕峰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嚎,一瘸一拐的后退回去。

????这一幕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惊呼声不绝于耳。

????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她会硬气功?”

????“什么硬气功,就算有硬气功,也不能脱离最起码的物理规则吧,这一脚,就算是石塑雕像,也直接踢翻了!”

????“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见周围的人已经发现了端倪,我生怕他们窥见我冥妃之躯的真相,为了安全起见,我不再等待吕峰攻击我,而是化被动为主动,主动出击。

????由于穿着连衣裙,再加上高跟鞋,我根本没办法做出特别快速的跑动,因此直接迈开步子向吕峰走去。高跟鞋踩踏在搏击台,发出‘嘎达嘎达’的脆响。当我走到吕峰面前时,吕峰本能做出反击姿态,拳头朝着我的脸就挥了过来。

????尽管有地府冥气保护,我的脸不会受伤,但是一个大男人,总是打女人的脸,这算怎么回事?

????我当即抬起胳膊,挡住吕峰的拳头,紧接着一拳打在吕峰的嘴上。

????这一拳下去,直接把吕峰的一颗门牙都打了出来。在吕峰哀嚎之际,我抓着他的手腕,往后一拉,趁着他往我这边倒的时候,左手拉住连衣裙,往上一拉,露出大腿,一膝盖撞在吕峰的小腹上。

????吕峰的身体素质没的说,连续遭受攻击,倒下之后立刻就要爬起来。

????我根本不给他这种机会,直接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,将其踩爬。

????由于用的力气比较大,再加上我穿着高跟鞋,鞋跟竟然刺进了吕峰的皮肤里,虽然不深,但还是疼的吕峰发出野兽般的低沉咆哮。

????我用眼神扫向旁边,发现站在搏击台旁边的运动员们,全都一脸呆滞的看着我,那眼神仿佛活见鬼了似得。

????而张平,则是双拳紧紧攥着,浑身颤抖,眼神无比炙热的盯着我。

????我看着被高跟鞋踩住的吕峰,轻声问道:“现在可以谈了?”

????吕峰这家伙,哪都好,唯有一点不好,喜欢爆粗口,由此可见文化程度不高。

????“我说了,谈你MB!”

????我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,同情他归同情,但是谩骂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我眉头微皱,脚上一用力,高跟鞋立刻深入了一公分,疼的吕峰止不住的惨叫:“张口闭口你MB,除了MB,你就不会说别的了?那怪芳芳不喜欢你,就凭你这一点,喜欢你的女人就不会多。”

????“你没资格提芳芳!”

????“呵呵,你有资格?在我看来,你只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,喜欢一个女人,却不敢大胆追求,还当什么狗屁哥哥。人家缺你这个哥哥?懦夫!”

????“你懂什么,我爱她,所以我不会让她为难……”

????不等吕峰说完,我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,用小拇指扣了扣耳朵,这话我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:“爱她所以不让她为难,爱她所以不让她伤心,爱她所以不让她选择。女人要找的是可以托付一生的挚爱,不是找个爹!你们这种男人,最虚伪!”

????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不禁想起了苏靖,之前的苏靖就是这样,总是无孔不入的替我着想,却忘了,我真正在意的是他这个人,仅此而已。

????我有些激动,似乎把吕峰当成了苏靖,痛骂道:“爱她,就把她按倒,吻她。最后的结果无外乎两个,要么得到一个女人,要么得到一耳光。连被扇耳光的勇气都没有,你也配说爱?”

????我止不住冷哼:“在你的人生中,若是有那么一个女人,你无论如何一定要上了她,哪怕蹲局子,进号子,哪怕小鸡儿被人切成片,你也一定要上了她,那才是你的真命天女。没有勇气,没有胆量,只有一张嘴,你也配教给我什么叫爱?”

????当我一鼓作气把心中的不满全都宣泄出来后,我这才发现吕峰已经沉默了,半晌之后,他才咬牙切齿道:“我不需要一个杀害芳芳的仇人,教给我什么是爱。”

????“我不是你妈,没理由去教给你!”我毫不留情的讽刺了一声,同时碾了一下脚,鞋跟又往里刺入了一点,不过这一次,吕峰没有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而是双手攥着拳头,发出低沉闷哼声。

????“除了会发泄你的愤怒,你什么都不是,甚至连给芳芳报仇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????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并非是在故意气吕峰,而是打心底里这么觉得。连我都打不过,去面对害死芳芳的真正凶手,甚至连飞蛾扑火都算不上。

????在我鄙夷的注视下,吕峰缓缓扭动脑袋,用余光看向我:“你为什么要杀芳芳?她哪里招惹你了?”

????我瞥了一眼周围,既震惊,又有些跃跃欲试,想要上来围攻我的运动员,沉声道:“杀人的动机有很多,我杀芳芳,只不过不想让她忍受那些地狱般的折磨。”

????“什么折磨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,因为活剥人皮实在是太残酷了,连我都无法接受。我只需要让吕峰知道,芳芳受过折磨便可,至于什么折磨,不说也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