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六章 未结心愿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二百六十六章未结心愿

????我知道我这话说的有些过了,虽然几乎从任何角度来讲,刘安云都是一个好人,至少他的动机是好的,惩恶扬善,驱鬼辟邪,他是以一个‘人’的身份出发,去追寻一个正反两面都对‘人’有利的结果。在这一点上,我从来都是支持敬仰刘安云的,哪怕是现在也没有丝毫改变。

????但是,纵使刘安云身上有九十九个优点,但只需要一个缺点,就足以驳倒他。这个缺点,便是与狼共舞。

????任何时候,人都是需要有底线的,缺乏底线,既是缺乏原则。一个没有原则的人,或许会在某个方面称之为好人,但是却永远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。刘安云就是这种,他的大义,信念,是建立在与‘坏人’合作的基础上。乔娜活剥人皮,老鹰杀人如麻,而想要与乔娜父女合作,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????也就是说,在追求大义的同时,刘安云要舍弃一部分坚守。与坏人合作,不做点‘坏事’,又岂能博得坏人的信任呢?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这种话,到今天仍旧适用。

????所以,我对刘安云的基本态度很明了,在他完成他的追求与信念,从人升华成为‘人民卫士’时,我会敬佩他。但是在他完成这个壮举之前,我会‘鄙夷’他。

????我的讽刺,换回来的自然是刘安云的极力反驳。他注视着我,一字一顿:“陈潇,作为人,你甘愿当阴人的走狗,单凭这一点,你就跟苏靖是一丘之貉!所以,连同你在内,都是我的目标!”

????听到刘安云态度决绝的誓言,我却报以微笑:“能在你心里有这种分量,也算是我的福气了。不过你记住,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事和人,是绝对的。凡事都要两面思考,阴人和阳人,只要存在人性,想要断定善恶,就不那么容易!”

????这话,我既是说给刘安云听得,也是说给乔娜听得。

????孙庭、幽翎公主、贪念、甚至包括苏靖。这些‘高等’邪物,既是阴人,又存在人性的一面,甭管这人性是否正义。但是至今为止,死在他们手上的人,屈指可数,而且绝大部分都是该死的那种。

????我对邪物擅自决定他人生死的做法,正义与否保留意见。但是不得不说,相比于这些看似危险之极的邪物,死在苏瑾年,老鹰这类‘活人’手里的人,反倒更多。所以,阴人也好,阳人也罢,我看重的并非是单纯的身份认同,而是最基本的‘可靠’性。

????而刘安云与乔家父女为伍的做法,说得好听点叫做‘驱虎吞狼’,但是玩不好,说得难听点,就是‘玩火自焚’。

????维护正义的方法有很多种,刘安云却偏偏选择了下三路,这一点,让我很失望。

????我轻叹了口气,看着刘安云感慨道:“既然你已经决定淌这趟浑水了,有些话我也就没必要说了。只告诉你一句,池水看似清澈,是因为你站在岸上,当你涉水其中,双脚溅起沉淀的泥沙时,你才会发现,清澈与浑浊只在一线之间。”

????说完,我便不再理会刘安云。至于乔娜,她能够心平气和的和我说这么多,说明至少今天晚上,我们之间的博弈还没有完全展开,算是两军对垒之前的君子问候吧。至于有没有意义,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

????我转身离开,丝毫不担心乔娜他们会对我下黑手,至少当了这么久的好姐妹,这点信心我对乔娜还是有的。

????相比于乔娜一方,我现在最担心的,自然还要属苏瑾年。

????苏瑾年深沉的谋略才能,本身就足够让人忌惮,甚至害怕。而一旦他得到了幽翎公主的力量,无疑是如虎添翼。

????虽然据我现在了解到的信息来看,苏瑾年的计划不一定成功,但是我不敢冒着‘赌博’的风险。

????三天?足够将这件事情从问号,变成句号!

????我本想依靠苏靖的力量,重新打开苏家古宅的大门。但是今夜的月下交谈,让我改变了这种想法。与其剪不断理还乱,倒不如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,免得不断从对方的身上想起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那些影子,徒增煎熬。

????现在,诺达一个城市,我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剩下梅姐了。

????清冷的夜,单薄的月,我一个人独行在空旷的街道。当到达梅姐所处的私人医院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,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。

????医院大门紧闭,我敲了两下门,没有回应,便打算天亮再去找梅姐。沿着大街漫无目的的行走,最后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‘公园’里,我坐在花坛边沿,看着逐渐落下的月亮发呆。

????之前乔娜给我的卡,足够我去高档酒店好好地享受席梦思大床的温暖柔软。可是,一想到这笔钱是弥补芳芳的家庭,我就不想打这笔钱的注意。无处可去,最后我索性起身,直接去寻找芳芳的家庭住址。

????因为一直对芳芳心怀愧疚,我早之前就已经打听过芳芳的家庭,只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登门罢了。

????还好,芳芳家所在的小区,距离私人医院不算太远,拂晓之时,我便到达了目的地。

????一个挺普通的小区,说不出寒酸,也看不到富贵,几栋居民楼已经相继亮起了灯光,估计是一些干着上早班的人们,正在做早餐。

????芳芳家位处七号楼三层西户,房门是绿色的防盗门,上面贴满了小广告。我站在门口踟蹰了片刻后,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。

????“叩叩叩。”

????片刻之后,房门打开,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,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这个女人头发蓬松,体态臃肿,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,打量了我一眼:“你找谁?”

????“阿姨,这里是芳芳的家吗?”

????我本以为,在我说出‘芳芳’这个名字的时候,她的家人会很激动,结果却出乎我的预料之外。

????中年妇女轻昂了一声,满是冷漠道:“你是她的朋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