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一章 蟠龙之威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在老道士喝问我的时候,他竟然把印咒都给收了,而且还举起手掌,做了个停止的手势,他身后的一众道士,立刻停止了攻势。这种突然的转变,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,唯一的解释,就是老道士认识我手上的白玉蟠龙,而且还不是简单的那种认识。

????我翻遍了脑海中的所有记忆,也没有发现任何与老道士有关的蛛丝马迹,茫然之际,我谨慎无比的看着老道士,沉声道:“我叫陈潇,前段时间电视上一直有关于我的报道,你不看电视吗?”

????老道士眉头紧锁:“我自然知道你是陈潇,我的意思是说,你怎么会有白玉蟠龙?你和雪影飞鸾是什么关系?”

????雪影飞鸾?周凤薇?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。

????我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,没好气道:“白玉蟠龙跟周凤薇没有关系,要战便站,少废话!”

????老道士连退数步,不断摆手,并且止住他身边的一众道士:“不对,这事儿不对!”

????老道士的转变,就连一旁的陆磊都一脸茫然,摆出一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表情:“我说你好端端的又发什么羊癫疯,眼瞅着就要干掉他们了,你这个时候刹车,是想坐地起价,还是怎么着?你给我个痛快话,早知道你这么墨迹,我就应该花钱雇你的竞争对手,艹了!”

????老道士瞥了陆磊一眼,眼神不善:“谁让你之前没有把话说清楚,问你要对付的人,你也给我推三阻四。若是你一早就告诉我,陈潇和雪影飞鸾有关系,打死我都不会接这个活儿。”

????“雪影飞鸾?不就是个娘们吗,你也算是纵横江湖十几载了,怎么连个娘们都怕成这样?”陆磊阴阳怪气,几次想要冲上去跟老道士理论,不过等他的视线落在我和苏靖身上,又立刻识相的缩了回去。

????听到陆磊的话,老道士冷哼了一声:“娘们?都什么社会了,连我都知道男女平等,你一个年轻人竟然还有重男轻女的心理?远的不说,霁雪梅是不是个娘们,论身份地位,连你那个什么叔叔,都要给她几分面子。再说咱们市的商业精英,十个里面有四个是女的……”

????“得得得,你少跟我讲这些大道理,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。”陆磊有些急了。

????老道士脸色冰冷,一字一顿:“这事儿扯上雪影飞鸾,性质就变了,这活儿你爱找谁找谁,我们就不掺和了。”

????“嘿,紧要关头你给我尥蹶子,老东西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陆磊有些狗急跳墙了。

????结果他这话一出,老道士立刻发出一声冷笑:“呵呵,等你今天能够活着走出这间房子,你再说这些话吧。”说到这,老道士一挥手:“咱们走!”

????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事儿都能喝‘瞬息万变’扯上关系,前一刻,我们还在拼命,这一刻就鸣金收兵了。

????我和苏靖对视了一眼,眼神交流下,我俩都感觉,那个老道士应该真的走了,而不是在玩什么‘计策’。

????仅仅是‘雪影飞鸾’这个名号,就把老道士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油条给吓退了,我知道雪影飞鸾名气大,却没想到已经大到了这种地步。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,雪影飞鸾怎么会和我的白玉蟠龙扯上关系?

????难道是因为之前我和周凤薇在老茶馆碰过面,这事儿已经传扬出去了?

????想不通,却也懒得再想,我看向远处有些发蔫儿的陆磊,揉着刚才战斗造成的皮外伤痛,很是调侃的笑道:“还真是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人转啊,我本来还觉得你是个面面俱到的对手,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你了,你这个人事工作做得很不合格嘛。”

????陆磊脸色阴的发黑,估计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年头竟然还有钱摆不平的事儿。或许在他的三观里,钱就等于名气,而现在事实却向他证明了,名气大于等于钱,很多钱搞不定的事儿,名气可以搞定。

????“陆公子,请问你准没准备后手?”我笑眯眯的看着陆磊,轻声问道。

????陆磊步步后退,直到屁股靠在墙上,已经退无可退了,他才不得不停下来,摆出我印象中那张厚颜无耻的嘴脸:“陈潇,有话好好说,要不这样,你觉得多少钱能够抵消咱们之间的恩怨,你只管开个数,我绝不还价。”

????我心里止不住的冷笑,都到了这一步,陆磊竟然还以为钱可以摆平一切。

????而就在我准备好好‘疼爱’一下这个无无耻之徒时,苏靖理智的嗓音自我身后传来:“苏瑾年什么时候出关?”

????不是苏靖提醒,我差点都忘了,今天是奔着苏瑾年来的,我只好暂时压下心中强烈的报复欲,等着陆磊回答。

????在我和苏靖的注视下,陆磊显得很是为难:“我不能说,否则苏瑾年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????“论身份地位,你在苏瑾年之上,怎么甘愿当他的一条狗?”我眉毛轻佻,鄙夷不解的问道。

????陆磊扭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,估计在盘算跳下去有多大的生还几率,大约几秒钟后,陆磊才哭丧着脸,很是无奈的转过头回答我的问题:“表面上看,我的比苏瑾年有钱,可是我俩认识这么多年,苏瑾年的本事,我比谁都清楚。除了有钱这一点之外,我也没啥地方比苏瑾年强了。再说了,有的时候,钱也不是那么好使。”

????“你也知道钱不是万能的?”我故作惊讶,实则鄙夷:“既然你不肯说,那我们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
????说完,我便径直向陆磊走了过去。

????陆磊指着我大喊起来,显得紧张无比:“你别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,明天的新闻头条绝对搅得天翻地覆。”

????“死到临头了还敢威胁我?你放心,死对你来说是结束,但是对我们来说却只是开始而已。哪怕是你死了,我也会让你体会到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。”为了显示出我话语中的真实性,我直接释放出地府冥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