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六十章 势均力敌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废物!”陆磊毫无怜悯的瞥了一眼那三个打手,冲剩下的道士们大吼道:“赶紧灭了他们俩,不然你们一毛钱都拿不到!”

????其中一个年纪稍长,大约五十多岁的道士,冲陆磊沉声道:“你之前可没说,这俩邪物这么难对付,之前谈的价钱不算数,必须加价!”

????“艹了,都这个时候了,你们还跟我讨价还价,都还是不是守正辟邪的道士了?算了,老子懒得跟你们废话,只要干掉他们,价钱随你们开!”

????“有你这句话就够了!”老道士,眼中精光一闪,没有奔着我来,而是去抵挡苏靖:“人来隔重纸,鬼来隔座山,千邪弄不出,万邪弄不开,急急如律令!防鬼咒!”

????这咒印平淡无奇,但是击中苏靖之后,苏靖的动作竟然慢了下来。很显然,这个印咒并非是攻击性的,而是以限制为主。

????苏靖无法及时来帮我,我立刻陷入了被围攻的局面。好死不死,那个老道士似乎经验颇丰,冲一众道士低喝道:“别用那些招数了,这俩邪物不一般,不顶用。用蛇药狗血,驱邪!”

????得到老道士的指引,除了两个继续用印咒压制我的道士外,剩余的道士手忙脚乱的翻出辟邪物品,朝着我就扔了过来。

????蛇药,狗血,黑色,绿的,溅了我一身。可是,预想中的辟邪效果却并没有出现。不得不说,这老道士经验丰富,这种做法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,若是换做苏靖,必然会取得显着效果。

????只可惜,他们面对的是我,我有一半是阴人,而另一半是活人,平常蛇药狗血都是我用来攻击的手段,反过来攻击我,自然是没有效果的。唯一产生的作用,就是弄脏了我的衣服,让我觉得很生气!

????身上这套裙子,是我穿过最高档,最有气质的衣服,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穿第二次了。弄脏了我喜欢的衣服,无疑是在挑战我愤怒的底线在哪里!

????我怒喝一声,不再用地府冥气保护自己,而是直接将地府冥气完全释放了出去。

????墨黑色得地府冥气,所到之处,桌椅板凳全部腐烂,桌布分解,以摧枯拉朽之势,毁灭着接触到的一切。

????可是,在我印象中,向来势如破竹的地府冥气,却并没有取得显着效果。

????那个经验丰富的老道,沉声冲陆磊吼了一嗓子:“姓陆的,这钱还得继续加,连地府冥气都出来了,这俩邪物已经成精了。”

????陆磊可能也是火了,被老道气的直爆粗口:“MLGB的,你能不能别废话?我不是说了吗,事成以后,你们要多少钱,我给多少钱,绝不还价!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他们干掉!”

????老道重重一点头,冲一旁的道士们低喝道:“东西呢?”

????其中一个年轻的道士站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个黑口袋,打开袋口,将里面的东西对着势如破竹的地府冥气就扬了出去。

????地府冥气竟然立刻停止蔓延,然后缩回到我的身体里!

???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

????在我不可置信的注视下,年轻道士用来克制地府冥气的东西,竟然是一堆人的手指甲!

????我记得以前乔娜告诉过我,人的手指甲是最污之物。而污,便代表着腐烂破败,与地府冥气算是相同的一种力量,虽然无法与地府冥气相提并论,但是却给地府冥气造成了假象,算是同性相斥。

????这就好比,一些处在大草原上的人,遭遇火灾,火势沿着干草迅猛蔓延,逃无可逃。这个时候,就要以火攻火,在自己脚底下生起火来,当火焰把周围的干草烧掉之后,大火就无法再蔓延过来。

????还真是活到老,学到老,我没想到,连七星邪尸都无法抵挡的地府冥气,竟然被‘手指甲’这种小玩意儿给克制了。

????释放地府冥气,对我身体的副作用极大。在我捂着胸口,喘着闷气的时候,老道士又发话了。

????“印咒和辟邪物品都对她没用,只能用杀手锏了,灭鬼除凶咒!”

????听到老道士的话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灭鬼除凶咒是比黑杀咒高上一个档次的印咒,一个档次相差的威力便是繁星与皓月之别。

????这些道士,道行浅薄,想要施展出灭鬼除凶咒,就必须要合力。

????就在我紧张不已之际,一直被防鬼咒克制的苏靖,终于恢复了过来,他第一时间冲向一众道士。

????老道士估计没有料到,苏靖这么快就突破了防鬼咒,慌乱无措的下令:“快,快去挡住他,剩下四个人,跟我用灭鬼除凶咒。”

????一众道士立刻分成两队,一队对付苏靖,另一队对付我。

????老道士先是给我施展了一个防鬼咒,克制住我阴人的那一面。但是我阳人这一面不受影响,因此不顾一切的向老道士他们冲去。结果,其中一个道士,连印咒都不施展,就直接用蛮力抵挡我。

????结果可想而知,我的阳人一面极弱,哪怕是在冥妃之躯的提升下,也仅仅能和阻挡我的道士打个平手。

????而在我被缠住的时候,老道士已经在掌心刻画好了灭鬼除凶咒,同时其余的道士,则不断在往老道士身上施展甘露咒,将彼此的道行联系在一起。在我推开面前的道士时,老道士的手也朝我拍了过来。

????“火灵交换,灭鬼除凶,上愿神仙,长生无穷,律令,敕!”

????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,如遭雷击,一股巨大的力量,直接将我整个人压趴下了。我的阴人一面,受到严重的创伤,无法提起半点地府冥气。而我的阳人一面,面对这种局势,又发挥不出半点效果。

????情急之下,我也是病急乱投医,举起白玉蟠龙,想用圣光解围。可是面对道士,而非邪物,我不知道圣光能否奏效。

????可是在我还没等我释放圣光的时候,我身上的压迫感骤然消失,紧接着便响起了老道士的惊呼:“什么?白玉蟠龙?你是什么人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