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八章 鸿门之宴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当我看向一起来的乔娜时,却发现乔娜早已经和刘安云离开了。

????在我错愕之际,陆磊发出一声轻笑:“你看,那个独眼龙就比你识相的多,一察觉到有危险,立刻就借尿遁跑了。”

????乔娜一直带着墨镜,而陆磊居然知道乔娜是独眼龙,这意味着,早之前苏瑾年就将一切都告诉了陆磊,我不禁在心里暗叹失策。

????我有些恼羞成怒,死死盯着陆磊,一字一顿:“如此近的距离,我想要杀你,简直易如反掌!”

????听到我的威胁,陆磊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,放肆的大笑起来:“陈潇啊陈潇,苏瑾年真是一点都没说错,跟你玩脑子,真是其乐无穷,总能从你身上找到很多笑点。”说到这,陆磊的视线落在我的胸部上,啧啧道:“胸大无脑,说的恐怕就是你这种了。”

????陆磊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摇头叹息道:“你看到的会场这些人,只有两类,一类是我的人,另一类是公众精英。只要你敢轻举妄动,必然会产生连锁反应。你们是会为了保住身份的秘密,伸着脖子挨宰呢?还是为了保命,大杀四方?无论哪一种,被这些公众精英看在眼里,你们将面对的,都是比我们强大一万倍的追捕和围剿。”

????我并不怀疑陆磊的威胁,甚至这一点一直都是我最为忌惮的。

????鬼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这是事实。那么国家机器的情报网络,既然连一个市井小民昨天晚上给谁打了电话都能查的一清二楚,更何况鬼这种事情了。国家机器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原因很简单,他们没有‘理由’。

????简单的‘理由’二字,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两点。其一,担心引起社会恐慌,因此只能安于现状。其二,若是大张旗鼓,会颠覆某些价值观。

????可是,一旦事情闹大了,比如被公众知晓了。到时候,某些上层就拥有了正当的理由‘斩妖除魔’。到那时,国家机器的恐怖,是难以想象的。

????我注视着陆磊,一字一顿:“既然你知道舆论的危险性,那你又如何能够阻挡我们离开?”

????陆磊耸了耸肩,没有回答,而是直接将手中的高脚杯往地上一摔,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????“各位,咱们在这光喝酒有什么意思?不如去楼上包厢,我已经给各位准备好了上等‘服侍’,大家好好享受享受。”话音落,几个女服务员就开门走了进来,半推半就的把‘不相干之人’全都带出了会场,而剩下的人,无异全都是陆磊的手下。

????清场之后,陆磊依旧没有急着和我保持安全距离,而是似笑非笑道:“陈潇,说实话,你挺聪明的,但是聪明并不等于智慧,在全方位思考这方面,你还差了点意思。问你个问题,当你得知这世间存在鬼以后,你最先要做的是什么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陆磊这个无聊的问题,但是从陆磊那不以为然的眼神,我可以感觉得到,陆磊似乎今晚已经胜券在握。

????我的冷漠,并没有打消陆磊的热情,他淡笑道:“我们首先要做的,并非是报警,也不是心惊肉跳的苟延残喘,而是要先想办法武装自己。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,不光适用鬼身上,同样适用任何事物身上。知道狗会咬人,所以面对狗的时候要拿一个棍子。知道山势险峻,所以要备好绳索。”

????说到这,陆磊瞥了一眼旁边的苏靖,轻哼道:“钱对于鬼来说,没有意义,可惜这里是人的世界,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,亘古不变。只要肯花钱,我还怕区区几个邪物?”

????“你的自信会害了你。”苏靖脸色平静无波,似乎一早就料到了这种险境,也正因此,他才没有让雷老板和何姐陪同。

????这时,陆磊才一步一步开始后退,与我们拉开距离:“你们来有点本事,这点我承认,所以苏瑾年早就告诉过我,对付你们的办法,不用搞得太复杂,直接简单粗暴的干掉你们就可以了。”

????在陆磊说这话的时候,周围穿着形形色色服饰,前一秒还是服务员或是商界精英的人们,这一刻,全都开始向我们靠拢,变成了斩妖除魔的道士,而且其中还包含着几个打手,专门为了对付我。

????有钱能使鬼推磨?看得出,陆磊请这些人,花了不少钱。

????不过苏靖冷漠的眼神,给了我不少信心,因为钱和命,哪个重要,显然不需要权衡。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我就不信他们会要钱不要命!

????陆磊把场子清了,也算是变相的帮了我们一个忙,至少不必在束手束脚。

????我看向身旁的苏靖,微微一笑:“最后一夜,本打算与你花前月下好好聊一聊,却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。”

????“有什么想说的,只管说便是。”苏靖平淡无波的话语,证明他根本就没把周围这些道士放在眼里,如同强心针一般,让我信心十足。

????我松开一直抓着苏靖的手,微笑道:“如果我在那个女人之前遇到你,你会爱上我吗?”

????“或许吧。”

????“如此说来,我们俩怕是永远都没有机会在一起了,因为你说过要不顾一切的救回你爱的人。而我,却又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已经死去的挚爱。”

????“死去?”苏靖眉头紧锁:“你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?为什么不早说?”

????我苦涩一笑:“以前我不想承认而已……”

????“靠!你们俩还聊起来了,真把这当成茶话会了!”远处的陆磊恼羞成怒的低喝了一声:“给我上,不管是谁,只要杀了苏靖和陈潇其中一个,就赏一百万!”

????话音落,立刻有一名穿着黑西装的中年人,从西装口袋里抓出一把白色粉末扬到空中。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周凤薇,立刻意识到这是施展印咒的前兆。单凭这一点,就足以看出来,陆磊请的这些人,全都不是泛泛之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