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五十三章 卿随君侧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或许我就是冥妃,而冥妃亦是我,但是从一开始,我就搞错了一个概念。真正能够让人牵挂的,并非是一个特定的人,而是特定的细节。人衍生出细节,而细节才能丰满一个人,让人真真正正的活着。

????活着的苏靖,爱着当年那个死去的冥妃。因为他们相处过,恋着彼此,念着彼此,回忆的依旧是他们之间才有的点点滴滴。而我,只不过是冥妃转世之后的一个普通女人罢了,与之前的冥妃并无关联。

????而死去的苏靖,爱的却是我这个活着的冥妃。幼年初见,多年纠缠,最后修得正果,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,或许有酸甜苦辣,嬉笑怒骂,并不完美,但却真实。而今,苏靖死了,所以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也随之流失。

????现在坐在我面前的男人,是苏靖,又不是苏靖,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和我在一起时才有的生活。

????这或许就是天底下最悲哀的事情吧?两个活着的人,无法割舍掉两个死去的人,最后竟然将这种牵挂与思念,寄托在了完全陌生的人身上。除了皮囊一模一样之外,我和冥妃,苏靖和冥王,又有哪里一样呢?

????所以,在与苏靖交谈过后,我的心彻底死了,因为我终于接受了我所认识的那个苏靖已死的现实。

????我无力的坐,在座椅上,再无言语。或许,分别才是我和苏靖最好的结果吧,至少我们不会从彼此的身上,找到那些极度悲伤的过去,念着那些已经死去的花朵,无法割舍,陷入永恒的梦魇之中。

????若明日是终点,那我想在今夜纵情洒脱。

????想到这,我一把抓住身旁苏靖的手。苏靖的手抖了一下,在他扭头看我的瞬间,我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,将身体前倾,吻在苏靖的嘴上。我本以为苏靖会把我推开,但是他没有。

????唇与唇的接触,时间仿佛凝滞。

????这一刻,或许我们都想找到过去的影子,从对方身上,体会到那个离我们远去,却又牵动心肠的人吧。纵使我和苏靖性别、性格全都天差地别,完全是两个极端的人,可是现在我们却又一模一样,都是两个在爱情面前一败涂地的可怜人。

????因为妥协,因为认命,所以不再顾忌。

????这一吻,仿佛时间都变得飞快了,当双唇分别之时,车竟然已经到了裕龙酒店的大门。

????“苏公子,陈姑娘,到了。”雷老板在前面轻言呼唤。

????我和苏靖凝视着彼此,谁也没有说话,同一时间转身开门下了车。这一夜,或许将是我们最后一次携手。

????在走下轿车的刹那,一阵阵惊呼声便不断在我耳边响起。

????“快看,是苏公子!”

????“他就是最近圈子里盛传的苏公子?果然一表人才!难怪最近很多人跟我提起他。”

????“苏公子?干什么的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????“呵呵呵,你没听说过,只能说明你的身份地位还不到那个份儿上。据我所知,但凡是能跟苏公子扯上关系的,非富即贵。雷老板,孙老板,副市长,哪一个说出来不是咱们市的‘泰山北斗’?可是在苏公子面前,全都是手下级别的。我猜啊,这个神秘的苏公子,要么是上面的关系,要么就是某个大财阀的背后势力。”

????“这话不假,今天裕龙酒会,本来只是几个老板洽谈合作,出席的人并不多。都是听说了苏公子会来,这才临时出现这么多‘混场’的人。像这种人物,谁不想攀高枝啊。”

????随着一阵躁动,渐渐地,话题从苏靖身上转移到了我身上。

????“咦?苏公子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?有点脸生啊,该不会是苏公子的太太吧?啧啧啧,瞧那身段,那模样,那气质,和苏公子站在一起,当真是天作之合。”

????“我是该说你没见识呢,还是眼瞎?”

????“嘿,你这话怎么说的?我可没招惹你,你挤兑我干什么?”

????“不是挤兑你,这几天电视天天报道,你难道平常都不看电视?苏公子身边的女人,肯定是陈潇啊,虽然打扮和电视里的差距很大,但是错不了。”

????“陈潇?今年这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人物?这个陈潇又是怎么回事?我记得之前电视报道,说是陈潇跟腾龙公司的董事长苏瑾年有关系,现在怎么又和苏公子扯上关系了?”

????“这就不太清楚了,不过据说这个陈潇也不简单,当然了,能跟苏公子走在一块的女人,又怎么可能简单呢。这不嘛,苏瑾年一失踪,关于苏瑾年和陈潇的事儿,都被人给扒出来了。听说,早之前陈潇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,苏瑾年就跑到人家班级里去找人家,当时在学校的轰动可不小。”

????“公子哥追女大学生,这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????“当然,问题是,苏瑾年和陈潇有关系也就算了,霁雪梅、周凤薇也跟陈潇有关系,这就不简单了吧?”

????“什么?!你是说聚宝楼的霁雪梅,还要那个外号叫雪影飞鸾的女人?我的天,这个陈潇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

????在无数人的注视下,苏靖率先走到大门前,他并没有急着进去,而是转身等着我,然后把胳膊微微一弯,竟然示意我挽着他的胳膊。虽然之前苏靖提到过,今天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,可我心里还是一阵悸动。

????双臂交缠,我和苏靖踩踏着无数炙热的视线,步入酒店大楼。

????“苏公子,我是市第二电视台的主编,不知道改日方不方便请尊夫人,去我们台接受采访?”一个穿着西装,梳着三七分的中年男人凑了上来,满脸堆笑。

????苏靖淡然回应了一句:“抱歉,陈潇是我的女伴,并非夫人。”

????这时,我耳边也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,是个穿着挺时髦的年轻女性。

????“陈姑娘,我是丁兰服装设计公司的首席设计师,不知道您和您先生有没有兴趣,来我们公司兼职当模特?”

????“对不起,他不是我先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