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力语言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的人,我自己碰可以,别人碰,死!

????我下意识端起面前的咖啡杯,把基本没喝的咖啡泼在刘安云的脸上,趁着刘安云愣神之际,我一拳打在刘安云的鼻子上,鲜血飞溅的同时,我站起身,拎起刚才坐的椅子,举起来重重的砸在刘安云的脑袋上。

????男人们之间流行一句话,叫做练三年武,不如打一年架。我经历了这么多生死险境,并非毫无长进,至少在面对我的敌人时,我并非是毫无手段的羔羊。

????前刑警队长,在普通男人中,算是比较有战斗力的刘安云,被我一连串的攻击,直接大趴在地。也不知道是鼻血还是被椅子砸中的脑袋开了瓢,鲜血滴的满地都是。在刘安云晃晃悠悠的想要爬起来时,我抡起椅子,又重重的砸在他的后背上,直接把刘安云再次砸趴在地。

????当我再次举起椅子,准备一鼓作气把这个威胁我男人的家伙,砸成半身不遂的时候,我的手被何姐紧紧抓住。

????“陈姑娘,注意气质!”何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眼神中尽是惊讶,估计她被我真实的一面给吓住了,没想到平常在苏靖面前逆来顺受的我,竟然有这么暴力的一面。

????我心里的火都已经被勾起来了,不顾何姐的阻拦,胳膊一甩,就把娇柔的何姐甩开了,怒道:“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!”

????说到这,我把手里的椅子,重重的砸在刘安云的背上。这一下,直接把刘安云砸了个七晕八素。

????我还有些不解气,下意识抓住刘安云之前坐过的椅子,结果手腕再次被何姐抓住:“陈姑娘,你就算不注意气质,也要注意场合啊!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才猛然惊醒过来,感觉到刚才还窃窃私语不断的咖啡厅,竟然变得鸦雀无声。我用眼光四周扫视了一下,发现咖啡厅里所有的人,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。

????“我的天,那个女人也太暴力了吧!”

????“真看不出来,长得那么漂亮,一看就知道是白富美,竟然出手这么狠,三两下就把一个大男人给打趴下了,好凶悍!”

????“什么凶悍,明明很帅好么,明明看起来那么娇嫩美丽,结果出手竟然雷霆一般,哇,这才是女人呀!”

????“报警吧……”

????“报什么警,没看到那个女人旁边的女人?那是雷老板的老婆,咱们市里有名的名媛,警察来了又能怎么样。别惹事儿,咱们在旁边看看就好了。”

????“哇?跟何夫人在一起?那个漂亮的女人是什么人?”

????周围客人议论纷纷,我这才意识到一时没搂住火,竟然引起了躁动。为了避免吸引太多不必要的注意,我只好强压下心中的火气,伸手抓起刘安云的头发,将他拖出咖啡厅。就在我打算直接报警,把这个畏罪潜逃的‘犯人’,送交法办,永绝后患之时,刘安云却诡异的大笑了起来。

????“哈哈哈……”刘安云被我‘K’的很重,笑得很惨烈,但这笑声,还是让我眉头紧缩了起来。

????“不愧是乔娜盛赞的女人,手段果然了得。”

????我将刘安云扔到咖啡厅门口,本打算避开咖啡厅里的人,却没想到反而吸引了更多路人的注意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不理会周围射来的无数异样视线,冷声道:“乔娜到底跟你说了什么?”

????刘安云依靠在玻璃门上,满脸是血,墨镜也被我K碎了。他缓缓将墨镜摘下,有气无力道:“千古一凤,冥妃之躯,游走在阴阳之间的奇女子,面对无数十死无生的险境,仍旧可以笑到最后。期初,我以为乔娜夸大了,现在看来,她说的没错,你这具看似娇柔的身躯里面,却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比起很多男人也只强不弱。”

????“如果你只是为了拍马屁,那当我没问过。”我语气中尽是鄙夷。

????刘安云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口水,连带着还有一颗门牙,很显然,我刚才下手太重了。

????刘安云满脸惨笑:“马屁?我还没沦落到拍一个活死人马屁的地步。你以为裕龙酒会的邀请笺是给我的?你错了,是给乔娜的。乔娜跟我说过,你会帮她的,无论是出于姐妹友谊,还是你的心结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眉头紧锁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?非要挨一顿揍才开口,你是不是贱骨头?”

????刘安云放肆的大笑了起来:“如果不让你动手,我又怎么能知道,你的底线在哪里?看样子,让你与阳人为伍,显然是不现实了,你已经中了那个阴人的毒,而且还是世间最猛烈的毒,情毒!乔娜真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啊。”

????我刚刚压下的心火,因为这话,又再次燃了起来。我蹲在刘安云面前,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任何事都可以谈,唯独这件事不可以谈,若是你以后再敢用苏靖来压我,我会让你知道,我的态度有底线,我动起手来没底线!”

????刘安云满脸笑意,撑着身体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:“有一点你忘了说,你的三观也挺没底线的。”说完,刘安云就一瘸一拐的走了,因为周围的路人已经有人开始报警了。我不怕报警,但是刘安云不同,他现在毕竟是个通缉犯。

????人还真是喜怒无常,不可捉摸。之前我还对刘安云敬佩有加,这一刻却变得厌恶至极。大义值得尊敬,可是终究大义是比不上私欲的。

????由于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,此地不宜久留,何姐拽着我离开,止不住的叹息道:“陈姑娘,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,解决事情不一定需要暴力。”

????我轻哼一声:“暴力是世界通用语言。”

????何姐的语气变得很无奈:“刘安云的事儿,要不要告诉苏公子?”

????我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用了,刘安云虽然将苏靖视为死敌,但以他现在的能力,还威胁不到苏靖,告诉苏靖,只会引来不必要的猜忌。”说到这,我苦涩的看着何姐:“何姐,我是不是个坏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