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四章 安云之怒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原来是威胁我啊,我松了口气,不以为然:“怎么,你也想抓我的?还是两倍?”

????我的一番话,直接让苏靖一愣。或许苏靖曾经两世为王,可惜,他的古代守旧思维早已经根深蒂固,面对我这种‘开放’的女人,他多少有些没辙。再说了,我和苏靖早已经有夫妻之实,有很多话,我对苏靖能说出来,对外人是绝对说不出来的。

????若是苏靖知道,他恨之入骨,却又无可奈何的女人,曾经为他怀过孕,甚至差点让他变成孩子的爹,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。

????一想到我那还未出世就惨遭夭折的孩子,我心里就有些压抑,旧事重提,仍旧足够让我感伤到难以呼吸。

????四目相对,久无语。

????而就在我和苏靖对峙之时,客厅的大门开了,雷老板和何姐走了进来。

????此时此刻的客厅,早已不是当初的富丽堂皇,而是一片狼藉。家具该碎的都碎了,不该碎的也碎了,墙上,地上,到处是糯米粉,蛇药之类的残留物。乍一看之下,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,而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????雷老板和何姐站在门口,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。

????对于雷老板的财力来说,房子的装修不打紧,就算是把房子掀翻了,大不了再买一个。可是当看到我被苏靖压在墙上,我俩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时。雷老板却又愣住了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????“对不起,对不起,苏公子,陈姑娘,我们什么都没看见,就是回来拿点东西,你们继续。”雷老板在说到这的时候,嗓音很是窘迫,不用想也知道,他脑海里想着什么龌龊的画面。

????而何姐,则干脆相由心生,摆出一副惊为天人的羡慕嘴脸,娇声道:“哇,你们俩之间还真是激情四射,亲热能亲热到惊天动地,也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,居然还能这么玩。”

????“老婆,你别瞎说话,走走走,咱赶紧离开,别打扰了苏公子和陈姑娘。”

????“啧啧啧,我早就说过,陈姑娘能跟在苏公子身边,肯定不简单。我没说错吧,能跟苏公子玩成这样,一般的女人可受不了。”何姐临走的时候,还在雷老板嘴边小声嘀咕,也不知道她是在惊讶,还是在兴奋。

????雷老板和何姐的插曲,让本来凝重的气氛,瞬间变得尴尬之际。

????苏靖看着我,脸色变幻莫测,最后,恢复了冷漠的脸庞,后退把我松开。

????我俩互相盯着对方,片刻之后,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轻哼了一声,扭头就走。

????回到我的阁楼,之前的一幕幕,不断在我眼前浮现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心里竟然有些小兴奋。尤其是在我掌控了苏靖那活儿,苏靖臣服在我面前时,竟一瞬间找到了自己身为女人的证据。

????而苏靖,所表现出来的姿态,虽然仍旧凶猛愤怒,但是却处处手下留情,最后反倒是被我击败。看得出,苏靖至少对我的身体,存在着一些无法割舍的牵绊。也正因为这一抹牵绊,我知道在苏靖的心里,最重要的依旧是冥妃。哪怕他借尸还魂,忘却了记忆,这一点仍旧从没动摇过。

????是什么样的爱,才可以排除万难,不被天地间任何事物干扰,永远的烙印在一个人的心里。哪怕是时空变幻,时间流逝,甚至是转世复生,也从不动摇?

????刚才在对峙的时候,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,将真相讲给苏靖听。但是,理智告诉我,现在还不是时机,因为苏靖并没有接受我的心,甚至还处在非常非常强的抵触心理之下。这个时候告诉苏靖,非但没有丝毫益处,反而只会坏事。甚至可能让苏靖怀疑我存在什么‘私心’,冒充冥妃。

????之前提到绝命箴言,苏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,是那么的坚定不可动摇。当我意识到,绝命箴言比苏靖的命还要重要时,我就已经明确可以判断,绝命箴言必然与冥妃有着极强的关联性。

????因为除了冥妃之外,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,值得苏靖以命相拼。

????至于有什么关联性,由于我掌握的讯息太少了,无法猜测出来。

????在无数复杂的情感交织下,我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朦朦胧胧之间,我感觉肩膀被人碰了一下。

????自从经历了生死之事后,我的睡眠质量很差,几乎到了一触即醒的地步。因此在感觉到了异样后,我本能睁开了眼睛。隐隐约约,我看到我面前站着一个人,是个男人,期初以为是苏靖,结果就在我心里纳闷,苏靖跑我房间来干什么时,我的嘴突然被一只大手捂住。

????下一瞬,一个熟悉且愤怒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别出声,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!”

????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我精神为之抖擞,我这才看清楚,出现在我房间里的人,竟然是之前的刘安云,刘队!

????他怎么会出现在这?他又是怎么躲过苏靖的感知?

????短暂的错愕之后,我立刻惊醒过来。虽然鬼克人,是不变的规矩。但是万物平衡的道理,也是不可动摇的,因此人在面对鬼的时候,并非是待宰羔羊。有两种人,对于鬼有着先天优势。

????其一,是绝对正派的人,这种人一身英气,邪气不侵。其二,是绝对邪恶的人,这种人一身戾气,又不惧邪气。

????刘安云明明被开除了警务,但还是能够躲过苏靖的感知,悄悄地潜伏到别墅里,很显然,他属于前者。

????一想到这,我也就放下心了,至少绝对正派的人,不会乱杀无辜。

????性命的到了保障,也就没什么值得担心的。我冲刘安云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放心,我不会乱叫的。

????等刘安云松开手,我喘了几口气,小声道:“我上一次阻止了苏靖,不代表这一次还能,你真的一点都不怕死?”

????刘安云注视着我,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豁出去了,沉声道:“怕死的人当不了刑警。”说到这,刘安云的语气变得更加生硬,他注视着我,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