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四十三章 相互妥协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一只手掌握着苏靖的命脉,一只手伸出食指,摇了摇手指,冷笑道:“我劝你别轻举妄动,你看,我是用带着白玉蟠龙那只手抓着你的……那个东西。你也知道白玉蟠龙对邪物的伤害有多大。只要我稍微一用力,你就会从苏公子变成苏公公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的脸都快绿了,牙齿咬的咯吱作响,冲我一字一顿道:“你这个无耻的女人,碰男人的那里,竟然还气定神闲,在你心里就没有礼义廉耻吗?”

????“好一个礼义廉耻,你也配跟我说礼义廉耻这四个字?”我很是不屑的看着苏靖:“且不说现在的时代,男女之嫌早已没有你那个时代那么禁锢了。单说你的为人,杀人如麻,也配教给我大道理?”

????说到这,为了惩罚苏靖,我故意用了点力气,苏靖立刻发出一声低沉的哀嚎,双腿一抖,险些跪下去。

????他这一跪,可把我吓了一跳,我赶紧松了一点,免得他真疼的跪下去。他以前毕竟是冥王啊,生前又是差点成为王的男人,自尊心什么的必然无比强大。要是让他跪了我,恐怕真的要恨我一辈子。

????这时,我发现苏靖的额头已经浮现出一排细汗。我有些心软,可是为了不再有无辜之人,遭到苏靖的毒手,我必须狠心。

????我牢牢地掌控住苏靖的那活儿,盯着苏靖,严厉道:“只要你答应我,不再滥杀无辜,我就放了你,怎么样?”

????“你做梦!”

????“还嘴硬?”我立刻用了点力气,苏靖凶狠的眼神立刻被痛苦取代。看着曾几何时不可一世,目中无人的苏靖,变得像是小狗狗一样老实,我心里别提多解恨了。这些天,他可是把我给折磨惨了,现在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!

????苏靖缓了两口气,嗓音低沉:“该杀的人,我一样会杀,但是……不该杀的人,我不会去杀。”

????终于服软了?我心里冷笑不止。既然肯服软,那就说明有的谈。

????“你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,我是说不准杀人!”说到这,我突然意识到点问题,就改口道:“准确的说,除非那种罪大恶极的人,否则不准杀,明白了吧?”

????苏靖的腿抖得不行,已经有些站不稳了,单膝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我:“在你心里,什么样的人是罪大恶极的?”

????“谋财害命,杀人不眨眼,像你这种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竟然笑了起来,虽然笑得很惨:“那我没杀错人!”

????“还敢嘴硬!”我立刻加大力道,疼的苏靖咬牙切齿,但是我没有丝毫的心软,我质问苏靖:“昨晚那些警察,哪一个不是卫道士?哪一个不是秉公执法,你为什么要杀他们?若是他们也算罪大恶极,那这世间就没有好人了!”

????“你懂个……”苏靖因为太疼,竟然破天荒的爆了一句粗口。我的手对苏靖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,大到他已经有点乱了方寸。

????只是,这话我恨不爱听,当即一瞪眼:“我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!”

????苏靖咬着牙,没有重复,一字一顿道:“我虽然复生,失去了冥王的身份,但是新任冥王上任之前,我依旧拥有冥王的一部分权限和实力。只要是阳人,我就能看到他们的前世今生,和阳寿命运,在这一点上,他们都该死。退一万步讲,光是因为他们别有用心,就该死!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眉头紧锁,质问道。

????苏靖冷哼了一声:“在他们身上,我察觉到了我的气息!而我不认识他们,所以只有一个可能,他们是我侄子,苏瑾年的手下!”1

????听到这话,我心头一沉。之前梅姐就警告过我,苏瑾年隐藏的实力很惊人,只是我没料到,连警察里面都有苏瑾年的手下。他们那么处心积虑的抓我,想要知道苏瑾年的下落,无疑是想找回他们的‘主人’。

????“那个刘安云也是?”我眉头紧锁,问道。

????苏靖脸色难看:“他不算,但是他看到了我杀人。”说到这,苏靖看着我,眼神满怀深意道:“若是我想要不顾一切的杀掉刘安云,你觉得你能挡得住我?还有之前在酒店那个叫小强的服务员?谁该死,谁不该死,我比你清楚!”

????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一直错怪苏靖了,可是就算那些人该死,直接大杀四方,也未免有些太过惊人了。

????“现在能松开了?”苏靖恶狠狠地瞪着我。

????我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不能!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我眼神鄙夷道:“之前你那么折磨我,是不是该付出点代价?我这个人向来有仇必报。不过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,只要你答应我两件事,我就松开手。”

????“说!”苏靖几乎是吼出来的,看得出,他已经快疼的受不了了。

????“第一,从今天开始,我不强求你把火灵虫从我体内取出,但是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,我想去哪就去哪。第二,告诉我,你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四句绝命箴言,到底有什么用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苏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冷,眼神也坚定无比:“第一件事可以,第二件事你就不要想了,别说是我命,就算是天地毁灭,海枯石烂,我也不会说出来!”

????绝命箴言对苏靖竟然如此重要,重要到比他的命还要严重。意识到苏靖不会告诉我,我也就无法再逼他,只能妥协。

????“那好,我现在松开手,但是你记住我们之间的约定。”言罢,我犹豫了一下,满怀私心的又捏抓了一下,这才有些‘恋恋不舍’的松开手。

????苏靖一直紧绷的脸,终于化解开来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下一秒,他猛地站起身,抓住我的肩膀,将我推到墙边,压制住我的身体。我还以为苏靖出尔反尔,刚要伸手去抓那活儿,苏靖的嗓音便在我耳边响起。

????“陈潇,别让我找到机会,否则今天之辱,我必定让你加倍奉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