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心如死灰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不愿意?”苏靖从地上捡起我的衣服,随手扔给我:“穿上。”

????我抱着衣服,没有动,心中满是挣扎。若是在很久以前,至少是我没有遇到苏靖之前,被人威胁,作为一个胆小懦弱的小女生,兴许我会逆来顺受,勉强答应。而现在,我心里已经被一个男人占据着,无论是出于道德,还是出于自尊,我都不能这么做。

????可是,我又担心苏靖言出必行,真的对何姐怎么样。

????之前的乔娜,还有现在的梅姐,一个失去了眼睛毁了容,一个失去了女人最重要的器官。而这一切,都是因我而起。就好像,只要沾到我陈潇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不对,不是好像,而是事实!

????我隐约记得,书中记载,就算阴人无法上身,但是与阴人接触久了,就会阴德受损,带来霉运。

????我不算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阴人,更像是活死人,但是我的冥妃之躯,却是比阴人还要阴的存在。

????乔娜和梅姐,全都是因为接触我,付出了代价,我现在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扫把星。而现在,又一个对我好的人出现了,就是何姐。何姐对我的好,没有任何理由,仅仅是因为她善良而已。

????越是这种毫无动机的善良,越弥足珍贵。

????我决不能让如此善良的人受到伤害!道德自尊,与保护他人,究竟如何取舍?成了我不得不做出抉择的难题。长久的沉默之后,我终于叹了口气,妥协了。若我为了爱,拒绝苏靖,那么我只能算得上一个好女人,但我却不是一个好人。

????我并不是在意世间对我的评价,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地,我只是单纯的,无法迈过自己心里这个坎儿而已。

????若是我爱的苏靖,知道我做出这个选择,或许也会原谅我吧。

????想着想着,我的眼泪就不断往下流:“我答应你。”

????“答应我?”苏靖的语气突然变得异常凌厉,看我的眼神,从刚才的闪烁,变成了纯粹的冰冷与厌恶:“你还真是不拿你自己当人!”

????我不明白,我不答应,苏靖要我付出代价。我答应了,为何还要如此的贬低我?难道仅仅是因为看我不顺眼?为什么人和人之间要这么互相伤害。我心中的屈辱被愤怒所取代,但是我不能发作,至少在何姐家里,我要顾忌得失。

????此时此刻,苏靖给我的感觉,就像是逼良为娼之后,还要骂人不守妇道。这是一种比落井下石,还要可恶的作风!

????古代人不尊重女性,这点我是知道的,但是像苏靖这种不把女人当人看,我却是第一次遇到。我对苏靖产生了浓浓的厌恶,比他讨厌我还要讨厌他!我只是人质,不是任人欺辱的奴婢!

????“今天晚上,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苏靖站起身,冷冷扔下一句话,便上楼了。

????不多时,何姐跑了下来,见我傻站在原地,就手忙脚乱的帮我穿衣服,嘴角还挂着笑:“你们年轻人真会玩。”

????玩?我都快被玩死了好吗!

????我不想把真相告诉何姐,免得她承受太大的心理压力,只能硬着头皮,把威胁算计屈辱,变成了她口中的‘玩’。

????“对了,陈姑娘,最近电视一直在报道,警察四处在找你,我觉得这段时间,你还是不要随意走动的好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不是顾忌苏公子,也要顾忌警察不是?若是没有报道,被抓了,我和老雷还能把你捞出来。现在舆论闹得这么大,我们也不好出手的。”何姐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。

????我点了点头,表面应付,心里想的却都是今天晚上的事。难道,我真的要和苏靖以外的男人,发生关系?

????就在我满是屈辱,胡思乱想之际,何姐拉起我的手,带着我往二楼走,笑眯眯道:“之前苏公子交代我,给你买一套新衣裳。我也不知道你适合穿什么样的,索性就买了十几套,走,跟我去楼上试穿一下。”

????新衣服?呵呵,苏靖还真是一站式服务啊,把我送给别的男人也就算了,还要精心打扮一番。男人做到他这种地步,也是挺可悲的。

????到达二楼,何姐拉着我去衣帽间时,我隐约听到了苏靖的声音。这声音是从左手边一个房间里发出来的,似乎在和雷老板说些什么。期初我是没在意,可是当听到我的名字后,我立刻停了下来。

????“陈姑娘,你怎么停了?”何姐一脸疑惑,等她也听到了苏靖与雷老板的交谈后,脸色顿时一变,压低声音,惊呼道:“哎呀呀,快走快走,偷听苏公子说话,不想活啦。”

????我没有动,而且挣脱何姐的手,走到门后,仔细倾听里面的动静。何姐在一旁急得不行,却又无可奈何。

????“苏公子,房间我已经准备好了,是鼎泰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。那个人我也联系到,他已经答应了你的交易。不过……”

????苏靖的声音依旧那么的没感情:“不过什么?”

????雷老板的声音显得很犹豫:“用陈潇姑娘当交易的筹码,是不是有点过了?毕竟,这种事儿,花点钱,什么样姿色的女人找不到,又何必直接用咱们的人?”

????“咱们的人?”苏靖冷哼了一声:“谁告诉你,陈潇是咱们的人了?”

????“怎么?不是吗?”

????“是不是,不用你来下论断,你只需要把我交代给你的事办妥便可。至于陈潇那个女人,哼,不过是个贱货罢了,我领教过她的浪荡,这种事儿她办起来得心应手!”

????我在门后捂着嘴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,心里剧痛难忍。曾经在老茶馆,有苏靖以外的男人碰我,被我直接废了一只手。而现在,我在苏靖心里,却成了一个贱货。那种痛心疾首,是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

????“不是,苏公子,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。那个家伙,如果只是好色也就算了,问题是他有一个怪癖。”

????“什么怪癖?”

????“那孙子是个施虐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