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二章 众矢之的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梅姐这么说,伤的就肯定不轻。趁着梅姐不注意,我抓住被角,猛地把梅姐的被子给掀开了。

????“潇潇,你干嘛……”梅姐吓了一跳。

????我没理会梅姐,双眼死死盯着梅姐的肚子。之前在天隆庄园,我就记得梅姐被幽翎公主踢了一脚。

????幽翎公主具体有多大力气,我不清楚。但是之后她跟苏靖对战的时候,苏靖一脚将她踢飞,连同墙都撞到了,而幽翎公主却和没事儿一样,甚至可以和苏靖进行力量对抗。也就是说,幽翎公主的力量比之苏靖,只高不低。

????梅姐纵使身手了得,但毕竟肉体凡胎,幽翎公主这一脚的杀伤力,不可谓不大。

????而此刻,梅姐只穿了内衣,而肚子上却绑着绷带,在她的小腹位置,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药水渗透的黄色。很显然,梅姐之前动过手术!而且是开刀的那种!

????我眉头紧锁,抓着梅姐的手:“梅姐,你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????梅姐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出去,拉过被子盖上,微笑道:“我没事的,你就别担心了,这点小伤对我来说,无足轻重。我年轻的时候,比这还严重的伤也受过,现在不也是好端端的吗。”

????我正欲继续追问的时候,梅姐却抢先一步岔开话题,堵住了我的嘴。她看着我,脸色稍变,严肃道:“潇潇,你有没有察觉到不对劲?”

????“不对劲?怎么说?”

????梅姐视线转移到电视上,里面正在播新闻,自然是和苏瑾年有关。毕竟这种‘大佬级别’的商人,稍微出点问题,就会引发极大的社会反响。

????梅姐语气凝重道:“暂且不提之前发生的事,只看当下。自从我一回来,我就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,这也是为什么,我不轻易让人来看我。而且我感觉,这双眼睛,并非是冲着我来的,而是冲着你。”

????“我?”我楞了一下。

????梅姐点了点头:“不错,毕竟我和你的关系,不算是什么秘密,知道的人也不少。监视我,或多或少都会了解到关于你的信息,就比如说,战术上的术语,围点打援。狙击手先打伤一个敌人,等敌方战友来救的时候,就一个接着一个干掉。我感觉,现在咱们的情况就有点类似。”

????由于梅姐形容的非常贴切,我立刻明白了梅姐的意思。

????现在梅姐受了伤,暂时离不开医院,而以我和梅姐的关系,我必然会来探望梅姐。梅姐口中所谓的那双眼睛,只要盯着梅姐,就必然可以发现我的行踪。

????女人的感觉向来准确,尤其是梅姐这种江湖阅历颇丰的女人,她若是这么说了,就绝非空穴来风。

????我变得有些紧张:“梅姐,该不会是老鹰吧?”

????跟我有利害牵扯的势力,无外乎两方,其一是七星邪尸,其二是老鹰那边。而现在,孙庭濒临魂飞魄散,贪念又完全被我控制住,而幽翎公主,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几率没死,她也翻腾不起什么浪花了。

????既然我接触的七星邪尸都已经没了危害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老鹰。

????老鹰这家伙,极度危险,倒不是说他的实力可怕,而是谋略深沉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背后给你来上那么一刀,防不胜防。

????在我暗自琢磨的时候,梅姐摇了摇头:“我感觉不像,老鹰虽然是个极端主义者,扬言要灭掉一切邪物,可她真正的目标,其实是为了报复背叛之恨,也就是周凤薇。没理由在这个时候,把心思放在我们身上。”

????说到这,梅姐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:“依我看,有两个可能。一个是警方,另一个则是苏瑾年的残存势力。”

????我来了兴趣,让梅姐继续说下去。

????梅姐深沉道:“道理很简单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国家机器。某种程度上来说,邪物之所以一直苟延残喘,不敢大张旗鼓的杀人害命,就是忌惮于那些国家机器。抛开ZF的强大手段和资源,但是从玄学上来说,我曾听人说起过,邪物是进不了警察局的。”

????这点没错,天罡北煞乾明录上也有记载,天地有正气,正气聚集不散之地,阴气难入,没有阴气作为媒介,邪物也就无法靠近。而警察局,就是正气聚集之地,尤其是警徽,某些时候,比黑驴蹄子都管用,辟邪效果极佳。

????这也是为什么,警察无论是去如何惨烈的凶案现场,或是如何暴戾的阴气聚集之地,都会安然无恙。

????随后媒介告诉我,我们这段时间的动作有点太大了,已经引起警方的注意。就在我来之前,还有两个警察过来盘问过媒介,问题的内容,无外乎是关于我的。表面上是想依靠我找到苏瑾年,实际上,明里暗里都在打听我们的底细。

????我猛然回想起,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大事,好像每一次我们死里逃生后,都只顾着疗伤了,根本顾不得善后工作。而之前在老茶馆,周凤薇雷厉风行的干掉了鲁宁,马上就让人清理现场。

????在这一点上,我们和周凤薇比,简直就是小学生和博士级别的差距。因此被警方盯上,就显得理所应当了。

????不过还有第二个可能性,我静静地听着梅姐分析。

????梅姐眼神变得凝重起来:“俗话说得好,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论隐忍能力,我这辈子只服两个人,其一是苏公子,其二便是苏瑾年,到底是一家人,行事风格真是一模一样。”

????“你的意思?”

????梅姐盯着我的眼睛,严肃认真:“之前在天隆庄园,苏瑾年展现出来的身手你也看到了,很强。一个看似文弱的纨绔子弟,却暗藏着这种身手,我们又怎能断定,除了身手之外,苏瑾年还隐藏着多少实力?这实力,包括手下,人脉,邪物,种种可能性。”

????“也就是说,若监视我们的人,是苏瑾年的手下,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也在寻找苏瑾年的下落?”

????“十有八九!”梅姐笃定道。